万毒之王习禁評(第四五六回)(轉載自隔壁)

万毒之王习禁評(第四回)
          二人就这样偷偷摸摸地过了几个星期,直到有一天,瞪晓平的手下姜则明碰巧路过习禁評的房子,在附近看着习禁評去上班,发现它出门的时候好像在跟谁说话,于是姜则明趁着习禁評去上班,悄悄地跑过去,它躲在窗边,轻轻挑开窗户,居然看见一个年轻女子正在洗澡,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俏丽的背影,丰满的大屁股映入眼帘,“好你个习禁評,居然敢金屋藏娇,让我看看这女的究竟是谁。”于是他就去拍门,琳琳听见有人拍门,吓得来不及穿衣服就躲进衣柜后面的地洞,姜则明等了很久没人开门,索性打开窗户跳了进去。进去一看,什么人也没有,只看到一盆子水,他左顾右盼,竟然找到一个胸罩。于是他拿起来,忍不住闻了一闻“这味道还真不错。”说完他就收进裤兜里面,拿着它去找习禁評,习禁評此时正在给庄稼施肥,见姜则明来,它知道来者不善,“说吧,你家里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姜则明严厉地问。“什么女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女人呢?”“还敢抵赖,看看这个是什么?”姜则明掏出那个胸罩给它看,习禁評见此物依旧岿然不动,“ 你随便拿个胸罩,就说我家里有女人,谁知道你上哪弄来的,该不会是偷来的吧。”姜则明气急败坏,“好啊习禁評,咱们走着瞧,这么大一个女人看你如何藏着。”姜则明说完就跑去瞪晓平处告秘,瞪晓平一听习禁評家里藏了一个女人,立即通知平时安插在习禁評家附近的眼线准备抓人……
      习禁評赶紧回到家中,正想叫琳琳出来,可是地洞里怎么也找不到人,只见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禁評,我已被发现,不可再留此地,告辞,你平时最喜欢舔我的阴唇和屁股,我不在的日子不要难过,我留了一条我穿了一个星期没洗的内裤给你,上面沾满了我下面的味道,你想我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闻一闻,……”习禁評刚读完,信就自焚了。他在衣柜里找到了那条琳琳穿过没洗的内裤,放在鼻子上面使劲地闻了一闻。“真香啊,这尿骚味是那么香……”习禁評刚刚准备要打飞机,突然听见门外有人大声地喊,“开门,开门,快开门。”习禁評吓得赶紧收起手中的内裤,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开门,为首一人正是瞪晓平,“习禁評,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乱搞男女关系,败坏我共惨社会主义风化,来人,将他绑起来送到姜钦同志那里去审判。”众人七手八脚就把习禁評绑起来,塞进一辆吉普车,不一会功夫,众人便来到茅厕东夫人姜钦同志的办公厅,“跪下”习禁評被强行按在地上。“习禁評,你可知罪?”姜钦问。
“我何罪之有?”习禁評镇定的说。
“你擅自窝藏茅主席秘书,乱搞男女关系,该当何罪?”姜钦严肃的说。
“你说话可要讲证据,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我乱搞男女关系。”习禁評说。
“来人,把那个婊子给我押上来。”姜钦话音刚落,一个被黑布蒙着头的女人被带到习禁評跟前来,瞪晓平一把掀开黑布,习禁評一看,眼前这个女人嘴巴被胶带纸封住,正是琳琳,“我……我不认识她”习禁評声音颤抖的说。
“还敢狡辩,她是从你的家门口出来时被抓个正着”姜钦凶狠的说。
“就算从我家门口出来,也不能证明我认识她,我经常没锁门,也许是她进错门了出来正好被你们看到了呢”
“好你个臭小子,死不认罪是吧,来人,把这个女的手脚给我砍下来”姜钦说完,两个大汉提刀就要来砍人,习禁評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愧疚,猛地冲上前去抱住琳琳,说,“不要,你们要砍就砍我吧。”
“果然关系不一般,刚才不是说不认识吗?现在怎么就心疼了,把他们两个给我砍成十八块”姜钦指挥众人说。众人就要动手,突然听见有一个声音高喊着“刀下留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万毒之王习禁評(第五回)
        众人听见有人喊刀下留人,回头望去,竟然是琳妈妈,琳妈妈得知女儿要被批斗,赶紧从大老远跑过来救人,只见她手中拿着一本小册子,对着姜钦说道“我女儿岂是你想杀就能杀的,我要见茅主席。”姜钦冷笑道“主席现在正在闭关修炼,谁也不能打扰他。你女儿偷看魔教最高机密,茅主席已授权我处理,虽然他老人家没说要如何处置,但今日我即使判她死罪也是合法合理的。”琳妈妈将手中那本小册子递给姜钦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这是你当年在窑洞与别的男人偷情的罪证,如果主席知道了他会怎样收拾你呢?”姜钦看了一下,顿时满脸通红,她一怒之下把那本小册子给撕了。原来琳妈妈早年乃魔裆中央秘密特工组组长,他手里掌握了各级魔教成员的把柄,但是身份一直没曝光,她见姜钦将小册子给撕烂,竟冷笑道“你尽管撕,这个是复印本。”姜钦倒吸一口冷气,过了一会她突然笑着说“好姐姐,当年我们在一起出生入死,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杀她呢,刚才是为了考验一下禁評而己。”说完就对手下的人打招呼说“把琳琳放了。”
        琳琳撕掉封在嘴巴里的胶带,与母亲相拥而泣,悄悄的说“妈,我死定了,我之前无意看到了主席的日记,主席说要打死我,然后我就躲进书房,突然就被一本书吸了进去,等到出来的时候居然在习禁評家里,我也不想这样。”
       琳妈妈说“孩子别怕,我知道你是清白的,不用怕,主席当年欠我一个人情,只要我跟他说,你就不会有事的,快告诉妈,习禁評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你的身体……”
琳琳羞涩地说“他……他只是舔了我的屁股和小妹妹,没有强奸我,他多次提出要和我做爱可是我没有答应。妈,你快救救他吧,禁評是个好人,他虽然好色可是他也救过我。”
“这样的淫贼救他干啥,咱别理他”
“可是……”
       琳琳还想说什么,被琳妈妈打住,琳妈妈走到姜钦跟前说“习禁評虽然有罪,但是他毕竟是茅主席选中的人,你如果弄死他,到时候应该不好交待”
       姜钦一听,她沉思了一会,说“将习禁評关进地牢,未经我批准任何人不许给他东西吃。”
       就这样过了几天,习禁評肚子饿得眼冒金星,他忍不住叫喊着“饿死我了,这个时候如果有个包子多好。”狱警一听,忍不住嘲笑道“你还想吃包子,吃屎就有你份。”习禁評气得咬牙切齿,说道“等老子出去把你的阴“近”切下来。这时,琳琳正好来探监,琳琳几次想带吃的给他,但是最后都被狱警没收,这次她进来听见狱警的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她又跑回家,直到第三天,她再次来看习禁評,只见他早已饿得晕过去,琳琳赶紧叫他“禁評,快醒醒。”习禁評听见琳琳的声音,挣扎起来说“琳琳,我肚子好饿,你有没有带什么吃的来?”
“有,不过我想给你个惊喜,来,把眼睛蒙上。”说完琳琳就把一条红领巾蒙住习禁評双眼。
习禁評不解地问“干什么呀,吃个东西还要这么神秘。”琳琳笑着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万毒之王习禁評(第六回)
        琳琳拿出一叠钱轻声对狱警说“同志们,我有话要对他说,你们先回避一下”。“好说好说,不过只能聊半个小时哦。”狱警收下钱转身离去。
      见几个狱警走远之后,琳琳让习禁評躺下,过了一会,习禁評突然闻到了一股鱼腥味,他心急地说“是什么好吃的,是鲍鱼吗?”
“不是,再猜猜。”
习禁評使劲地闻了闻,又闻到了一股鸡蛋味,“我知道了,是鸡蛋。”
“也不是。”
“让我看看吧。”
“好,给你看,不过你要先闭上眼睛我叫你睁开才能睁开。”琳琳说完解开红领巾。
          “我数到三你就可以睁开了,一……二……三”
习禁評猛地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琳琳丰满的大屁股。
“你干什么?”习禁評惊讶地问。
“当然是要拉给你吃了,”
“你不是说带了好吃的给我吗?”
“之前做了几个包子想带进来给你吃,谁知道他们死活不让我带进来,只能给你吃这个了,你想不想吃?”
“嗯,这个时候有得吃就不错了,你拉吧,反正我已经一个星期没吃了。”习禁評眨了眨小眼睛,饥渴难耐地说。
        “那准备好了,我要开始了。”琳琳说完就从屁眼拉出一条条又粗又黄的屎,习禁評此时哪里顾得上臭,竟然狼吞虎咽,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得津津有味。
“真香……”习禁評边吃边赞叹地说。
“慢点吃,别噎着,还有很多呢……哎,突然拉不出来了,你帮我通一下。”
        习禁評把舌头伸进琳琳肛门里使劲地来回抽插舔舐,一捅开,琳琳屁眼中喷出一条长长的粗屎,正好螺旋状落在习禁評脸上,习禁評赶紧用手把脸上的屎抓了放进嘴里,过了一会,琳琳看了看习禁評,差点笑出声,她拿出厕纸擦了擦屁股,然后给习禁評擦脸,习禁評此时似乎饿疯了,竟将厕纸吞了进去,琳琳大吃一京,只好脱下内裤给他擦脸,不料习禁評竟然饥不择食,一口咬住琳琳的内裤,琳琳使劲抢夺,无奈习禁評力气大,硬生生将内裤给抢了过去。
         “快住口,那是我的内裤,不能吃。”琳琳说完狠狠地扇了习禁評几个耳光,过了一会,习禁評终于清醒过来,琳琳从习禁評嘴里掏出内裤,裆中央已经被咬破了一个大洞。
“还有吗?我还要。”习禁評欲求不满地说。
“没有了,都被你吃完了,你居然饿成这样……,我足足憋了五天的米田共,一下子就被你吃光了,你口渴吗?”
“渴,渴死我了。”
“我尿给你喝吧,他们连水都不让我带进来。”
“好……”
         说完琳琳一屁股坐在习禁評脸上开始撒尿,习禁評如饮甘露,他喝完抹了嘴唇说,“真好喝啊……”接着习禁評开始狂舔起来。
“啊……啊……啊”琳琳忍不住呻吟起来,习禁評舔完屄又开始舔屁眼。琳琳被舔得欲罢不能,正要高潮时突然二人听见远处有人走路的声音,琳琳赶紧穿好裤子,过了一会,一个女人出现在眼前,来人正是姜钦。
“你来干什么,是不是带吃的给他?”姜钦怒斥琳琳说。
“没有,我没有,我只是来跟他说几句话而已。”
“你先岀去。”姜钦恶狠狠地冲着琳琳说,琳琳只好先告退。
“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说了,主席之前是不是把《万毒秘籍》交给你了?”姜钦问习禁評,接着她掏出一个馍馍,说“只要你把《万毒秘籍》交出来,这个馍馍就给你吃。”习禁評笑着说“一个馍馍就想叫我交出《万毒秘籍》,休想。”接着姜钦又掏出几个包子说“我知道你最喜欢吃包子,你看这里有韭菜包、豆沙包、猪肉包。交出来吧,这些都给你。”
习禁評面不改色地说“就是不给你,你想怎么样?”
姜钦看了看习禁評嘴角似乎沾了什么东西,眼尖的她一下子就看出来是屎,心想“原来如此,刚才那个丫头进来拉屎给他吃,这臭小子居然连屎都敢吃,难怪他嘴硬。”想到这姜钦厉声喝道“来人,给我狠狠地揍它一顿。”不一会功夫,几个大汉就冲进来,为首一个正是姜钦的干儿子姜则明,他们七手八脚把习禁評按在墙角,“说不说?”姜钦问。
“不说,你打死我也不说,《万毒秘籍》是茅主席给我的,你休想在我手里抢过去。”
“好,有种,给我往死里弄。”姜钦穷凶极恶地说。
       在众人狠狠地打了一会之后,习禁評脸上己被打得变形,此时姜则明一记左勾拳重重打在习禁評脸上,又一脚踢中他的腹中,这一脚下去,习禁評再也忍不住,将刚才吃的屎狂吐了出来,喷得众人满脸都是屎。姜则明反应快,赶紧使出蛤蟆功一吹,将屎吹回去。“屎……啊!”众人见状赶紧四散逃去,习禁評趁机赶紧就夺门而出。跑到监狱门口,竟然还是被几个卫兵举枪拦住。几个卫兵正要开枪,在这千均一发之际,一个蒙面人从天而降,将习禁評救走……(未完待续)
2
分享 2020-03-18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