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蔥友們對墻內的中國人多一點信心

在品蔥近兩年,常常能看到不少蔥友(尤其港台蔥友)對墻內普通百姓的惡意,諸如中國人已經百分之九十九無藥可救了,已經都被徹底地洗腦成滯人了,只需要被核平得乾乾淨淨了之類的。但作為一個剛肉身出墻不久的自由主義者,我想說的是無論是兔砸、五毛還是入關人,儘管在網路上看起來威風凜凜仿佛已經是中國社會的主流聲音,但他們在整個墻內社會中所佔的比例絕不到10%。就像日本的netouyo一樣,上2ch乍一看似乎全日本的主流聲音就是網右,但現實中絕大部分的日本人還是和他們格格不入的:就拿前幾天的大選來說,就連上ANN這樣的左媒,評論區一看還以為日本人均川粉,但現實中大多數還是秉持著偏Lib的價值觀對Trump不爽的。

墻內社區自孢修憲以降的信息管控之嚴,絕對是超乎一些港台蔥油想象的。就拿知乎來說,其封禁已不再靠著舊有的落後的敏感詞系統,而是大量工作人員踐行的極高強度的人工審核,就連一點隱喻的苗頭都不會有。你問那怎麼被捕捉到的發言還是那麼少?沒錯:知乎今年開始引進了「先進」的先審核後發表制度,根本不給一個觀點出現在社區的機會。每天被刪除的文章、發言、被封禁的賬號之數量超乎想象:這掩蓋了墻內大批有著正價值觀的人正在持續抗爭與發聲的事實,而給外界了內網都是弱智粉紅的錯覺。墻內存在的泛異見者的數量,絕對遠遠超出墻外蔥友的想象,而很大一部分的他們的聲音是隱匿在群組裡沒法見光的,也因為手段的缺乏而沒法傳遞到墻外的:前天還有04年的小反賊請我分享梯子呢。

再說回來,有閒心每天上網衝浪的毫無判斷能力又擁有極端思想的小朋友們在日常生活中所佔的比例是很低的,而大多數的人都還保有著最基本的良知,只是被無孔不入的宣傳機器蒙住了眼,目之所及看到的只能是中共的「德政」。就我身邊來說,還沒有在我跟他們有理有據地詳細叙述中共眼下所做的惡行後沒有觸動的,而其中一個學姐就在知道這些事實後直接從粉紅變成了和我一樣光譜的反賊。和每一個國家一樣,中國的民衆也是由兩個人數少聲音大的極端派和廣大對政治和時事所知甚少的中間派組成的,他們缺少的只是墻外這樣全面的信息輸入和選擇權,而這種困難是墻外的葱油很難體會到的。我們要做的,為什麼是指責辱罵這些人,而不能是傳遞更多能讓他們所接受到的信息呢?
25
分享 2020-11-11

132 个评论

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
日本的媒体多数都是左倾的,可能就只有产经新闻对川普友善
就算墙倒了,大部分中国人还是无法觉醒的。
为什么?因为资源还是掌控在少数人手里。
要获得资源,必需听命于当权者命令。
民主变独裁易,独裁变民主难。
尤其不流血革命变民主更难。
就算流血成功推翻前朝后,当权者往往要优先照顾身边支持者的利益多过一班百姓。
结果变成新独裁政权。

所以民主革命尚未成功,大家还需努力
金將軍說的對,這根本沒有意義,哪怕你說的比例是真的。

農夫與蛇的寓言就很好的告訴了人們,即便救蛇的命,蛇也不會感恩,反倒會殺死恩人。
正如中國人那樣,美國拯救中國無數次,中國人卻還以憎恨與蔑視,甚至還有偷竊美國後的嘲笑,這不僅僅是中國政府的問題,而是中國人本身就有問題。

再者,請問正常世界該如何區分那一成的人?
如果無法區分,那你說這麼多有用嗎?不如將中國人全都視為蛇,避免無辜的農夫被咬傷不是更好的方法?
說的好像那些中國人是被迫出征牆外一樣 (๑◔‿◔๑)
尼玛你们都是sb,有本事到群里来骂我,艹尼玛,我删了你我吃屎,尼玛的好傻,艹
我只關心中國境內不願意當中國人的獨立勢力,一點都不想同情中國人=統派。
>>說的好像那些中國人是被迫出征牆外一樣 (๑◔‿◔๑)

被T大点赞了好开心 (๑◔‿◔๑)
其实中国人都是风向标,骑墙派 ,只要四人帮被抓 老毛一死,再红的红卫兵红小兵 也会跟着 当时打倒的 “邓小平走资派司令部” 坚持走改革开放的道路 ,只要共产党在战争中吃了败仗 ,小粉红们马上又会纷纷化身 公知 民主斗士
所有的问题的核心是组织以及如何组织。 安全的通讯联系方式,尽量不使用手机之类电子工具。

现在的问题是墙内的斗争要转入线下了,线上被严厉管制起来了。
      在线上我们和粉红一起唱歌狠狠的加速得了,把线上的温和派、自由派全部彻底拍死言论空间。“宁可台湾不长草,打到所有资本家,用外国货就是不爱国叛徒之类”,让线上只有一种声音越极端越好,五毛也就最后就失业了,因为言论都统一了,还需要五毛粉红吗?
      在线下,以病毒式、分布式、非中心化的传销方式向身边可靠的人偷偷传递真相和翻墙工具,可以以跨服玩游戏或者看电影的名义进行,每个人发展2-3个可靠的下线,以此类推。。。。。。

      墙外的斗争可以在线上协同,沟通经验,商量对策,行动指南之类,有了组织才是做一切事情和实质性行动的基础。不管你是哪一个派系,诸夏还是联邦,和平还是勇武还是其他什么的,没有组织永远都是键盘侠永远纸上谈兵。20年,30年以后还是空对空在网上发帖子,中共依然坚挺。
>>其实中国人都是风向标,骑墙派 ,只要四人帮被抓 老毛一死,再红的红卫兵红小兵 也会跟着 当时打倒的 “邓小平走资派司令部” 坚持走改革开放的道路 ,只要共产党在战争中吃了败仗 ,小粉红们马上又会纷纷化身 公知 民主斗士


也有可能化身 原教旨主義聖戰士 (๑◔‿◔๑)
眼熟楼主,话说武汉经历肺炎一疫,无数个家庭里死了人后,有没有观察到反贼倾向的人增加了?

我记得有武汉人在豆瓣写中元节时,路边很多都有烧纸的,一排排在路边烧。
>>說的好像那些中國人是被迫出征牆外一樣 (๑◔‿◔๑)

我的意思是:在網路上蹦跶的歡的,出墻出征的蛆就算把他們挨個點名列一張表,在整個中國社會裡所佔的比例都是極小的,用他們來代表大多數對上網衝浪這件事本身就不樂衷的中間派極端不合理。我在品蔥看到的很多觀點都存在這樣本身邏輯的問題。
>>也有可能化身 原教旨主義聖戰士 (๑◔‿◔๑)


贵姨派每天就是口嗨自嗨,到底有没有实体组织,干一票在国际国外打出名声,做现实中有利于反共的事情,让大伙开开眼,作为投名状和信任的标志,我等“费拉”好死心塌地跟着你们干啊,每天键盘真的很无趣和浪费时间。否则共产党永远都不会倒,2049年后继续键盘侠。
范松忠 黑名单
恶意是不恶意,我也绝对没有中国死十亿人,我就开心了的想法。

但问题是,他们的奴性真的令人震惊,觉醒了的人我十分欢迎,而且绝不会歧视他们,关键是那些粉红啊,你没办法不恨他们。
别说墙倒了,就是肉身翻墙这么一大波人,还愣是给自己筑起一道墙。当然你可以赖土共的大外宣--都是他们来勾引我们,但是你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贵姨派每天就是口嗨自嗨,到底有没有实体组织,干一票在国际国外打出名声,做现实中有利于反共的事情,让大伙开开眼,作为投名状和信任的标志,我等“费拉”好死心塌地跟着你们干啊,每天键盘真的很无趣和浪费时间。否则共产党永远都不会倒,2049年后继续键盘侠。


不是早就有了嗎?最近剛剛解除枷鎖的東伊運 (๑◔‿◔๑)
>>别说墙倒了,就是肉身翻墙这么一大波人,还愣是给自己筑起一道墙。当然你可以赖土共的大外宣--都是他们来...


你提的是兩碼事,肉翻的一大批粉紅翻前翻後都保持粉蛆信仰和國內的廣大持續發聲的異見者與中間派的存在這兩個事實互不干涉。
>>眼熟楼主,话说武汉经历肺炎一疫,无数个家庭里死了人后,有没有观察到反贼倾向的人增加了?我记得有武汉人...


大數據上雖然無法分析,但就我身邊而言,對現體制失望的人絕對有大幅增加。
>>我的意思是:在網路上蹦跶的歡的,出墻出征的蛆就算把他們挨個點名列一張表,在整個中國社會裡所佔的比例都是極小的,用他們來代表大多數對上網衝浪這件事本身就不樂衷的中間派極端不合理。我在品蔥看到的很多觀點都存在這樣本身邏輯的問題。


桂枝真正的中間派滅絕於 1950 年,剩下的只有恐怖組織的幫兇而已 (๑◔‿◔๑)
>>眼熟楼主,话说武汉经历肺炎一疫,无数个家庭里死了人后,有没有观察到反贼倾向的人增加了?我记得有武汉人...


他们现在是反共又爱国,然而又区分不开国家和政府,所以还是一样敌视那些批评政府的人,觉得后者想害他们。
>>不是早就有了嗎?最近剛剛解除枷鎖的東伊運 (๑◔‿◔๑)


游击骚扰袭击猴年马月都看不到希望。能打下疆南地区就不错了,甘肃以西是上限,还需要印度和美国的大力帮忙,必须要有正规军,中亚工业薄弱,后勤困难。
>>游击骚扰袭击猴年马月都看不到希望。能打下疆南地区就不错了,甘肃以西是上限,还需要印度和美国的大力帮忙,必须要有正规军,中亚工业薄弱,后勤困难。


同志請放心,西安以東歸上帝後,以西自然會歸哈里發的 (๑◔‿◔๑)
就拿那些跑到了海外的人來說
為什麼到了自由的地方,還要支持共匪?

香港也有這類民族叛徒
投共賣港
說白了就是為了利益啊

而在大陸地區
這類共匪奴隸與奴材的比例只有更高

就像二戰時日本和德國有沒有反戰的好人
有肯定是有的
就像這裡的大陸朋友一樣
永遠是少數,甚至是極少數
>>同志請放心,西安以東歸上帝後,以西自然會歸哈里發的 (๑◔‿◔๑)


严肃的话题,又是以戏谑结束。 好吧,吃饭,睡觉,梦想核弹,小镇村又是快乐核平的一天。。。感谢飞天小女警的努力。
支味太重,想多了,韭菜們只在乎活著,而不在乎怎樣活著,忙於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希特勒是被選上台的,少部分人的意見並不重要,你的想法來自於被植入的馬列主義批判性思維,不存在“雖然整體不好,但是有一部分好”。勇敢承認整體是垃圾并沒有你想的那麽困難。
抛去绝大多数本质投机者的人,所谓的墙内异见人士,也不过是些温和改良派而已,真正坚决支持暴力革命彻底推翻共匪,配称得上反贼的有几个?

土共能如此大行其道而不被推翻的根本原因在于支人有支性,任凭施暴者手段再高,若不是多数人助纣为虐,那它也根本无从下手,土共的统治同样是多数人暴政,多数人纵容的暴政,一巴掌拍不响的

而我在成为反贼之前,首先就是个少数人
>>就算墙倒了,大部分中国人还是无法觉醒的。为什么?因为资源还是掌控在少数人手里。要获得资源,必需听命于...


“少数人”,就是江西,湖南,湖北的楚国猴子。

一个apartheid,禁止入境,充公的事,被你想象的那么难。
>>抛去绝大多数本质投机者的人,所谓的墙内异见人士,也不过是些温和改良派而已,真正坚决支持暴力革命彻底推...


这一切支性,都来源于楚国人的劣根性。文革到改良只用了7年,而这7年之中,江西湖南湖北人都被困在自己的老家。

一个apartheid,支性就消失了。
当推翻支共成为了自己的interest,那么支共自然会倒下,正确的声音自然会传进来。

而不相信正确声音的楚国猴子,将会是专制重现的遗毒,这时候,把他们赶回楚国并关在里面,民主自然会到来。至于楚国本身,可以在赶回去之后核平或者请美国管。
回复里面好多反人类的疯子,或是伪装的五毛?贬低墙内人是最简单的五毛手法
>>回复里面好多反人类的疯子,或是伪装的五毛?贬低墙内人是最简单的五毛手法
我看到这些人和法西斯只有一墙之隔的言论都只能感叹中共成功地达到目的了。
我的建议是学会宽容。

如果猴子惹了你,你可以枪杀猴子,但在一段时间以前的台湾,猕猴是保育类动物。

那当时的台湾人怎么办?绕着走,别无他法,直到禁令解除的时候......哎呀。

共勉之。
我沒有失望或是惡意,就是不爽小粉紅。

偶爾上來蔥逛逛或是看看一些YouTuber,也會覺得還是有正常人的。

也不太想指責其他普通民眾什麼,該給的資訊給一給,醒不醒是他家的事情了。
"但他們在整個墻內社會中所佔的比例絕不到10%",  <- 不相信, 也難以相信, 尤其經過真實接觸之後
如果說"香港人是英國人, 香港是英國的, 香港應該獨立, 台灣應該獨立, 香港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在品蔥以外接觸的中國人, 沒試過有人不反對
我覺得比較樓主合適的說法是
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我對牆內的中國人很有信心啊,我相信在合適的情況下他們也會醒
但這跟白头山伟人金正恩金將軍跟民主信仰者大大兩位說的完全不衝突R
正是因為重視中國人,對中國人的能力和智慧有信心,相信中國人足夠聰明,絕對不是只會坐以待斃的智障廢人,所以更要防備他們吧?混亂邪惡的五毛一點都不可怕反而還會自毀,可怕的都是混亂中立的普通人R
沒有應該不應該的這種道德綁架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認知 A自己覺得應該就他自己應該好了 但B覺得不應該也讓B自己覺得不應該好了 特別是這種 no right or wrong answer 的東西

支共和支那人把“中國人”“中國” 的名聲搞得多麼的臭 在國際上多麼的過街老鼠 不言而喻 跟中國人中國沾上邊的就倒會八輩子的霉 所以 no way. 

We are NOT one of them, and we are NOT them. 
中國境內普通老百姓絕大多數是想統掉台灣的帝國主義大一統恐怖分子,
台港人對他們反感完全正常也正當。

大一統信徒=中國人=恐怖分子

@理念是刀槍不入的
問題是那一船人絕大多數都沒有自覺他們坐在海盜船上,還想叫被他們搶的船乖乖給他搶,不可以把他們當敵船還擊。
>>我覺得比較樓主合適的說法是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道不同的話 根本就不會坐在一條船上 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志不同不相為友
>>道不同的話 根本就不會坐在一條船上 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志不同不相為友

有些人在船上出生啊
>>有些人在船上出生啊

那就是他們自己不想辦法下船或叛變的錯,是他們自己要服從海盜船的。
>>中國境內普通老百姓絕大多數是想統掉台灣的帝國主義大一統恐怖分子,台港人對他們反感完全正常也正當。大一...

是的,我只是試著猜測樓主想表達的意思,不代表我本身的立場
我對牆內的"中国人"倒是很有信心。
他們即使牆倒下了,或者肉身翻了牆,都依然會是跟現在沒分別的支那蛆蟲,不會比現在更像人類。

我是香港人,而且接觸支那人許多年了;
以往沒有牆、網絡自由縱橫的時候支那畜普遍是甚麼鬼樣子,我還記得很清楚。
現在肉身雖在自由世界,但靈魂活在牆裡支那畜都是甚麼鬼樣子,我每天都面對著。

所以像這種整篇說著空話、YY腦補中國人「沒了牆就會怎樣怎樣變好」的文章,我現在看了只會陰笑。


我不同情喪屍,你們可以罵我五毛了。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4784
>>有些人在船上出生啊


在船上出生 感覺到不對勁 一般都會跳船 除非對現實屈服了 做個順民
就是因為中國人有事沒事對著台灣人、香港人、身為各國公民的華裔人士叫「同胞」、「中國人」、「華人」,我才會得出他們對著別人裝熟時叫的中國人,指的是「中國大一統信徒」。在講「PRC國民」時又把這個身分偷渡成預設支持大一統的「中國人」。

因此我叫中國人就只會指「中國大一統信徒」。也會故意把中國人說的中國人理解成指統派。
我不是對牆內的中國人沒信心
我是對人類沒信心

牆外的現在也頂多是50多分,不及格頂多可補考的程度
牆內的…死當吧
>>我覺得比較樓主合適的說法是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對台灣香港人來說, 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才是正確的策略
中國人太多, 表面上對己方友好的人太少, 在現實生活中根本看不到. 還要花時間去分辨中國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根本是找死, 台灣人香港人沒那個力量.
破墙之后自然会开窍。我们应当优先策反部分白领、求知欲强的名校师生、良心律师、良心记者、尖端科研人员以及食不果腹的艺术家。至于“六亿1000元”的劳苦大众——也就是最需要拯救的韭菜——在墙不倒的情况下建议暂时放弃,否则就会发生其他葱友警告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趙彈呼叫壬
我們要做的,為什麼是指責墻內人的麻木,而不能是傳遞更多能讓他們所接受到的信息呢?

我沒辦法同情現在正在攻擊我的現行犯。在台灣排除中國威脅之前,統一的中國存在一天都是對台灣的存亡威脅。
>>回复里面好多反人类的疯子,或是伪装的五毛?贬低墙内人是最简单的五毛手法


反中國就是反人類? 不能反你的中國哦? 把反對敵人說為反人類, 才是五毛手法吧.
我剛想到以前看過人家說:
我們也不是自願生為中國人,不是自願讓這個暴政吸血的啊;
而你們台灣人生在政府受法律和道德約束的地方,不就好棒棒?

(所以台灣的地理位置是活該喔?

還有
因為你們生在台灣,可以輕鬆地說「不反抗就被共產黨割韭菜啊」;
都不知道我們是辱個包就會喝茶,想反抗就會被失蹤
所以你們台灣人是在那邊講什麼幹話?

(只准中國人否認自己祖輩作的孽,台灣不想當什麼華人民主燈塔的時候又在那邊機歪「可是你們祖先是華人耶~」

之類的,就跟有些未覺醒中國人認為「尊重=大家都要接受我說的話」、「言論自由=我可以隨便說話」一樣,不知道尊重是互相的,不知道自由的前提是尊重他人的自由
可憐哪(韓國瑜臉
>>我剛想到以前看過人家說:還有之類的,就跟有些未覺醒中國人認為「尊重=大家都要接受我說的話」、「言論自...


台灣人當年好像也是"辱個包就會喝茶,想反抗就會被失蹤", 228 是什麼來的?
台灣人今日的民主自由, 是台灣人的前輩們用血換回來的.
中國人就是藉口多多.
>>台灣人當年好像也是"辱個包就會喝茶,想反抗就會被失蹤", 228 是什麼來的?台灣人今日的民主自由,...


根據很多中國蔥友的說法
「殺黨外份子怎能算鎮壓......鎮壓......(空一格)蔣公做的事,能算鎮壓嗎?」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台共」,什麼「守台有功」之類......
墙内的反贼数量绝对比品葱上面的多得多,墙内的那个环境叫人怎么发声,肉身冲塔,换成是墙外的葱油在那个环境下能做到么?粉蛆本来就是言论管控的下的产物,墙内只有粉蛆能发声,哪怕就三个粉蛆也会让你觉得到处都是粉蛆,我常说墙内如果像美国那样不禁枪,不说别的,光是那群被强拆的早就把匪党给操个底朝天了。
>>回复里面好多反人类的疯子,或是伪装的五毛?贬低墙内人是最简单的五毛手法


You DO know you're absolutely talking about YOURSELF right? LOL
>>墙内的反贼数量绝对比品葱上面的多得多,墙内的那个环境叫人怎么发声,肉身冲塔,换成是墙外的葱油在那个环...


不發聲就不要怪別人聽不到, 錯不在"別人聽不到"
尤其港台蔥友沒那個能量去把中國內的人分辨出來.
香港之前就是被一堆"愛國不愛黨"的人, 搞到所謂爭取民主, 連迴響都沒有.
>>我常说墙内如果像美国那样不禁枪,不说别的,光是那群被强拆的早就把匪党给操个底朝天了。


你是說到時CCP會被血洗個底朝天,就像廣州那個錦繡幼稚園一樣嗎
支人就算不是粉蛆的,绝大部分也被恐惧和自我催眠所彻底折服,甚至不需要威胁,他们也会因为恐惧和自我催眠去拥护你支。
>>墙内的反贼数量绝对比品葱上面的多得多,墙内的那个环境叫人怎么发声,肉身冲塔,换成是墙外的葱油在那个环...


想不通過自己流血就等到民主自由? 一直就想別人幫你們爭取流別人的血成就你們然後你們自己坐享其成? 想多了吧.

台灣有今天的民主自由是台灣人流過血得到的, 南韓也同理, 香港也流過血, 但還沒成功. 這三個國家都沒有持槍. 

自己想想原因, 要求別人做什麼之前, 自己想想自己有沒有做自己應該做的.

還有, 看這次泰國人, 這次泰國人自己上街, 泰國人自己寫各種語言的文宣, 他們就是想要外國人幫他們在國際上宣傳傳播讓國際上更多人知道泰國正在發生什麼. 

你們連最基本的上街都沒有做到, 就要求別人為你們流血成全你們給你們坐享其成, 你們憑什麼? 
>>想不通过自己流血就等到民主自由? 一直就想别人帮你们争取流别人的血成就你们然后你们自己坐享其成? 想...


日本好像没流过血吧(指战后,二战期间是全世界都流血、不管了)
>>日本好像没流过血吧(指战后,二战期间是全世界都流血、不管了)


小男孩跟胖子表示:
確實是沒流血,都蒸發惹
>>小男孩跟胖子表示:确实是没流血,都蒸发惹


我都说了战后,二战期间是全世界都流血了

你怎么没仔细看呢?
>>我都说了战后,二战期间是全世界都流血了你怎么没仔细看呢?


可是他是戰後直接被美國接管耶,而被美國接管的契機不就是小男孩與胖子,講日本民主化居然不講二戰,邏輯呢?
>>想不通過自己流血就等到民主自由? 一直就想別人幫你們爭取流別人的血成就你們然後你們自己坐享其成? 想...
有要求别人做什么么?指望海外民运?指望香港?笑话,香港已经都被捏住喉咙了,继续下去还不就是广东省香港市。你自己也知道香港流血但没成功,我想问下香港还有多少血可以流?你懂民主自由,你就应该懂得骨头硬的永远是少数人,否则争取民主自由压根就是个伪命题。换成是你处在这个环境 我不相信你骨头又能有多硬,台湾民主自由 台湾照样有一群舔共的我都看着寒碜的人。所以你也不要就一棍子打死喷墙内人的支性,我看那些舔共屁眼的那些台湾某党某媒体某些人不比墙内那些不能发声的人膝盖硬到哪里去,高尚到哪里去。
>>可是他是戰後直接被美國接管耶,而被美國接管的契機不就是小男孩與胖子,講日本民主化居然不講二戰,邏輯呢...


看到那個問題就懶得回了 找個歷史教授吧
>>我都说了战后,二战期间是全世界都流血了你怎么没仔细看呢?

那你就等中國的軍國主義/法西斯主義侵略別人, 再被西方世界出兵打到被接管之後再"沒流血"地由盟軍賜予的民主的
>> 有要求别人做什么么?指望海外民运?指望香港?笑话,香港已经都被捏住喉咙了,继续下去还不就是广东省香...


香港人沒成功, 但是起碼香港人爭取過, 你們呢? 

你們自己當事人都不爭氣的話, 那就繼續你們的現狀囉. 怪誰? All I can say is Good luck to you. 

我們怎麼做 怎麼看法 是我們的事. 

現在是你們要我們改變對你們的看法/態度, 但是你們並沒有做什麼事出來可以讓我們改變對你們的看法/態度, period. 
>>抛去绝大多数本质投机者的人,所谓的墙内异见人士,也不过是些温和改良派而已,真正坚决支持暴力革命彻底推...

所以你坚决支持暴力革命彻底推翻共匪?
>>看到那個問題就懶得回了 找個歷史教授吧


人家就對中國人有信心嘛(大聲)這也是原PO發這則貼文所希望看到的啊XD
>>人家就對中國人有信心嘛(大聲)這也是原PO發這則貼文所希望看到的啊XD


I got nothing to say anymore besides LOL.
>> 有要求别人做什么么?指望海外民运?指望香港?笑话,香港已经都被捏住喉咙了,继续下去还不就是广东省香...

台灣現在的民主是台灣人流血去爭取的.
香港人沒成功但還是有爭取過, 現在他說的是中國人連爭取都沒.
但你只說"我看那些舔共屁眼的那些台湾某党某媒体某些人不比墙内那些不能发声的人膝盖硬到哪里去", 就是用了斷章取義去詭辯, 無視台灣人爭取民主時流的血.

你用"成不成功"去偷換"有沒有爭取"

你這裡已經用了最少2個詭辯法.
>>台灣現在的民主是台灣人流血去爭取的.香港人沒成功但還是有爭取過, 現在他說的是中國人連爭取都沒. 但...


我覺得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你的時間 worth things way better than this.
>>香港人沒成功, 但是起碼香港人爭取過, 你們呢? 你們自己當事人都不爭氣的話, 那就繼續你們的現狀囉...

那是发此帖的人要你们改变看法态度,不是我。
>>那是发此帖的人要你们改变看法态度,不是我。


Save it for yourself.

為你們自己的不爭氣找這麼多藉口, I am amazed by that.
雖然說不以偏概全本就是判斷事情的原則
但是在兩岸問題上真的很難
因為在台灣人接收到的訊息中
你口中的少數是台灣人看見的多數
說真的,我確實不相信這些人是少數
反而品蔥的人才是我認為的少數

而且我這麼說好了
既然你們知道自己被關起來
那就要想辦法自己跳出來講話
外面的人看你們不跳出來只會覺得你們"選擇"不跳出來而不是"跳不出來"
再說外面的人也沒有幫你們的義務吧?
>>Save it for yourself. 為你們自己的不爭氣找這麼多藉口, I am amazed...


也不只他一個為了自己的不爭氣找這麼多藉口

你看看這個討論串

法囯二次封城民众迁怒中国人 科研中心:不排除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 - 评论 by @糖醋和里脊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531487
>>Save it for yourself. 為你們自己的不爭氣找這麼多藉口, I am amazed...
没有抗争?你又知道没有抗争?你知道墙内每年大大小小的群体性事件有多少?你觉得香港能扛得住土共几次?香港呢?自己的警察就把自己的民众给按倒了。谁比谁好多少?
>>也不只他一個為了自己的不爭氣找這麼多藉口你看看這個討論串法囯二次封城民众迁怒中国人 科研中心:不排除...


人各有志 他自己的選擇 他自己能夠接受就好了 我能說什麼?
>>没有抗争?你又知道没有抗争?你知道墙内每年大大小小的群体性事件有多少?你觉得香港能扛得住土共几次?香...


我們在說的抗爭, 是指為爭取民主自由, 而不是維權, 而且上面一直都是在說民主自由的爭取. 所以說"沒有抗爭" 沒說錯, 是你打稻草人把維權偷換做爭取民主自由
>>雖然說不以偏概全本就是判斷事情的原則但是在兩岸問題上真的很難因為在台灣人接收到的訊息中你口中的少數是...


他們的邏輯一直都是,我不行啦我不行啦,政府都在監視我們,你們民主國家應該要來解放我們這些愛民主愛自由的人,不然中共就繼續迫害你們!
>>没有抗争?你又知道没有抗争?你知道墙内每年大大小小的群体性事件有多少?你觉得香港能扛得住土共几次?香...


又是這些, I'm tired of hearing them.

反正你們自己才是當事人, 你們要怎麼做, 我們是沒意見的, 也不會有意見. 你們自己能夠接受就行.
>>我們在說的抗爭, 是指為爭取民主自由, 而不是維權, 而且上面一直都是在說民主自由的爭取. 所以說"...

我记得老早之前某葱油发过的一个帖子,你要有兴趣就去找找,我不否认很多是维权,但是政治诉求的也有,还是匪共自己社科院给出的统计。我只想说的是该有的抗争都有,坏人也哪里都有,而且墙内面临的环境更恶劣,香港抗争了是不是被本地黑警给暴力维稳了?林郑是不是香港人?哪里没有真反贼,墙内没有真反贼?至于你们是不是一竿子打死 我不关心这个问题。
>>贵姨派每天就是口嗨自嗨,到底有没有实体组织,干一票在国际国外打出名声,做现实中有利于反共的事情,让大...

真的在幹就不可能聲張 也不需要費拉 姨學小共同體講義有沒有看 一個省的份量已經是極限了
事實上獨立>反共  反共是個虛無的概念
要反誰? 習近平? 那換李克強上去要不要反? 共產黨? 那要先抓一億人連他家人幾億人?
但獨立就不一樣 我畫個界線 我小共同體主張奪取這片土地的主權就好
你反共 得殺遍大江南北 得用大量資源去幫助那些不屬於你小共同體的外人 成功率會有多低
講到底所謂這個共 就算把中南海核平了也是滅不了
你要滅共最好就是把每個黨員抓起來殺 然後又有人說不行了共產黨也有好人
這不行那也不行 那最好的方法就是獨立 獲得地區的主權然後把共產黨人跟殖民者驅逐出去
不要在虛無飄渺的概念上玩文字遊戲了
>>我记得老早之前某葱油发过的一个帖子,你要有兴趣就去找找,我不否认很多是维权,但是政治诉求的也有,还是...


該有的抗爭都有? 民主自由的真的沒看到好不好.
"坏人也哪里都有"已經是訴願偽善的話術了.

"香港抗争了是不是被本地黑警给暴力维稳了?" 是對香港人在海外的發聲選擇性失明了吧, 你還要為找藉口而用詭辯話術了?

因為就算暴力维稳了又怎樣? 網上給外國知道香港在發生什麼事, 告訴全世界香港人正在爭取民主自由. 中國人有? 有就不會看不到了吧.

中國內有沒有真反賊不是台灣香港人需要關心的, 而是中國人不應該用這個去叫外面的人去把你們的反賊不反賊去分開, 因為根本看不到.
>>也不只他一個為了自己的不爭氣找這麼多藉口你看看這個討論串法囯二次封城民众迁怒中国人 科研中心:不排除...


大哥 你到底看没看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啊
你从一个已经拿着英国护照也已经在英国的香港人看反共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而如果站在一个作为在海外还拿着中国护照的大陆人 护照都搞不定 当地证件都没法换
你让我反共 你告诉我怎么反?

这不是自己是否为自己的不争气找借口的问题
而是逻辑问题
如果你还是不能理解 那也不用再回复了 谢谢
>>又是這些, I'm tired of hearing them.反正你們自己才是當事人, 你們要怎麼...
你们自己也警惕被渗透吧。甭管哪里人,舔起土共的屁眼都一样的难看。
>>


墙内很多的所谓抗争,基本停留在反贪官不反皇帝的阶段。乃至于很多的维权,根本就是内鬼不断,只想自己获益,根本不管别人死活。有组织过维权的人也说过,累死累活去组织了数千人的维权抗议,然后跑来几个武警,对空射一发催泪弹,数千人瞬间鸟兽散,留他们几个在原地欲哭无泪被抓进去判刑,就这种所谓的反抗,也配和香港比???
也正因为如此,你支很多的前维权社运人士,最终流亡海外后都投身基督教民主主义了,没信仰的费拉真不行啊。
>>大哥 你到底看没看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啊你从一个已经拿着英国护照也已经在英国的香港人看反共自然是理所当...

海外中國人快上億了 反共的有幾個
>>該有的抗爭都有? 民主自由的真的沒看到好不好. "坏人也哪里都有"已經是訴願偽善的話術了."香港抗争...

去跟发此帖的人说。不要张口闭口诡辩,我是在接发帖人的话,所以 对于你们愿意不愿意区分,我不关心这个东西。
>>大哥 你到底看没看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啊你从一个已经拿着英国护照也已经在英国的香港人看反共自然是理所当...


是你沒看清楚我在說什麼吧, 在海外已經拿外國護照的前中國人不反共, 就是藉口
你就是在為這些人找藉口
>>海外中國人快上億了 反共的有幾個


就是了. 根本就是在找藉口
>>去跟发此帖的人说。不要张口闭口诡辩,我是在接发帖人的话,所以 对于你们愿意不愿意区分,我不关心这个东...


你有詭辯的話, 別人指出是很正常的事, 你要人"不要张口闭口诡辩", 首先是你不應詭辯在先
>>你们自己也警惕被渗透吧。甭管哪里人,舔起土共的屁眼都一样的难看。


我現在所在的國家對支那一直都很強硬. 一直都很警惕支那人支共的infiltration.
>>大哥 你到底看没看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啊你从一个已经拿着英国护照也已经在英国的香港人看反共自然是理所当...


既然你也說了這多次 “你让我反共 你告诉我怎么反?” 這句話.

那表示說你也放棄了讓別人改變對你的看法/態度的機會, 你有你自己的難處? 別人就沒有別人要昧著良心的難處? 

Keep doing what you suppose to do and go on with your life. That's it.
>>就是了. 根本就是在找藉口


本質上就是道德敗壞的共產主義費拉跟秩序消耗者 他們這麼熱愛大一統是因為他們要"共產"比他們優秀的人的地位財富 怎麼不見他們吵著要跟印度或者中東統一 因為中國人認為他們比兩者高級
>>海外中國人快上億了 反共的有幾個


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就好玩跟超級好笑了 出來幾十年了 在外面也是看 CCTV, 看 WeChat 裡面的東西. 嗯, 出來了, 沒牆了, 又如何啊? 還是妨礙不了他們kui然不動的愛國愛黨的決心. 每次回去支那探親, 回來就說, 現在支那多好啊, 這個好, 那個好, 全部都好, 人民生活穩定又有錢, 問題是, 他們幹嘛還回來天天做收現金偷税漏稅的工作然後天天吃著這邊政府福利的事, 不是回去會更好嗎? 哈哈哈哈哈哈

Assimilation? that's bullcrap.
>>是你沒看清楚我在說什麼吧, 在海外已經拿外國護照的前中國人不反共, 就是藉口你就是在為這些人找藉口


看完了前面您给别人的所有回复
我终于明白了
是是是 您说得对 您说得都对
>>既然你也說了這多次 “你让我反共 你告诉我怎么反?” 這句話. 那表示說你也放棄了讓別人改變對你的看...



第二句话也送给你吧


其实大家都是生活在地球上  恰好都说中文而已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  我并不想说服您  

我是觉得没必要带强烈的政治情绪看普通的中国人

您和您的朋友是否愿意去区分或者不区分他们也并不重要

这样的讨论也没有任何意义

到此为止 

Keep doing what you suppose to do and go on with your life. That's it.
>>本質上就是道德敗壞的共產主義費拉跟秩序消耗者 他們這麼熱愛大一統是因為他們要"共產"比他們優秀的人的...


本質上也是他們覺得, 只要我的大腦是反共的 就萬大事都行了 外面的人一定認同我們 blah blah blah

問題是 是 大腦是反共了, 但就只是反共而已, logic 其他的都沒升級 言行舉止還是跟支那那套一摸一樣, 然後別人還是不認同他們, 就開始 blah blah blah 了, 你們應該怎樣怎樣.

cm'on man. Duh!!!!!!!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你錯了、我不是理客中、我是反賊喔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26
  • 浏览: 1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