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CoV-2」正在疫苗的现实与梦幻之间挣扎的西方社会

这一篇,不想指出任何方向,只不过是要看清现实。

在大多数人已经发疯了的时代,做到「自己没疯」,是确保生存的基础。

而现在要达成这一点,哪怕是面对「西方的消息来源」,也不能「仅仅依靠一个两个」了。

只能说,时代变得真快。

----------------------------------
以上闲扯,以下正文。

2021/09/20 美国之音中文网标题:
研究发现,三分之一的新冠病毒患者有长期症状

然而,其中真正重要的东西,并非是什么「长期症状」。既然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通过强调它而要突出的东西,才是重点。

所以我也只引用那部分。
《卫报》周日发表的另一份报告说,随着第四批新冠病毒病例席卷全国,治疗未接种疫苗的患者美国医生正在“屈服于同情疲劳”。

29岁的急诊住院医师米歇尔·书(Michelle Shu)医生说,医学院没有让她准备好应对未接种疫苗的患者相信疫苗的错误信息,称这种经历“令人泄气”。[/b]

费城的精神病学家莫娜·马苏德博士告诉《卫报》:“人们(我们)有一种感觉,'我冒着生命、家人的生命、我自己的幸福的危险,为那些不关心我的人而牺牲'。”


这引用的短短几句话,一看就明白了说的是什么。(括号里是我加的「翻译」)

稍微翻译成人民群众一看就懂的人话,不外乎就是这些按程度排列的台词:

「不打疫苗,增加自己的危险。」

「不信疫苗,自己活该。」

「我要(用疫苗)救你,你别他妈的傻到找死行不行?而且你死前还会拖累我!」

……

如此明确的焦点,当然让人(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疫苗上。(这里主动加括号内容,是为了避免「同样的误会」)

  ----------------------------------
上面讲的,已经把灯聚焦在疫苗上,接下来看看疫苗的「现实状况」如何。(我不关心「理论效果」)

2021/08/27 Bloomberg的标题:
Previous Covid Prevents Delta Infection Better Than Pfizer Shot(翻译:感染过COVID的,比辉瑞疫苗更能抵抗delta

要点就一个:来自以色列的数据显示,感染过COVID的人,面对delta时的风险较低。

两者差距多大?

我来引用一下它的原话:
People given both doses of the Pfizer-BioNTech vaccine were almost six-fold more likely to contract a delta infection and seven-fold more likely to have symptomatic disease than those who recovered.

“This analysis demonstrated that natural immunity affords longer lasting and stronger protection against infection, symptomatic disease and hospitalization due to the delta variant,” the researchers said.


翻译:

「打过两针辉瑞BNT的人,感染delta的可能性超痊愈者的6倍,出现病状的可能性超痊愈者的7倍」

「这一分析显示,自然免疫(即痊愈者)面对delta,在抗感染、抗症状、免住院的各方面,都表现出时间更长,效果更强的保护」

相信看到这里,已经足够在读者心里「咕咚」一下了。

这疫苗,到底是……

----------------------------------
先别急着结论,再多看看。

2021/08/06 美国疾控中心(CDC)针对covid的「病症与死亡周报

该周报的重点内容,就是「突破了疫苗防护的感染」(Vaccine Breakthrough Infections)
In July 2021, following multiple large public events in a Barnstable County, Massachusetts, town, 469 COVID-19 cases were identified among Massachusetts residents who had traveled to the town during July 3–17; 346 (74%) occurred in fully vaccinated persons.


要点:在马萨诸塞州的Barnstable郡,2021年7月有一批为数469人的感染,其中346人(74%)「完全接种」过。

差不多同时间,德国之声有过一「给权威专家挑刺」的标题:打完疫苗再主动求感染?德国冠状病毒权威学者引争议

要点,就是「德国版的瓦伦斯」,病毒学权威德罗斯滕(Drosten)这么说:
"作为病毒学家,假如我现在想要达到免疫的效果,我就会去打疫苗,然后在有了疫苗的基础上,我还想要经历一次、两次、乃至三次普通的感染。"这位德国冠状病毒研究领域的权威学者解释说,在接种疫苗基础上的自然感染具有免疫增强效果。

德罗斯滕进一步指出,呼吸道黏膜也具备局部免疫力。但是和自然感染相比,仅靠接种疫苗后的呼吸道黏膜局部免疫力消退速度较快。"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许多接种过新冠疫苗的人依然被感染,尽管他们的症状通常都极其轻微。"

德罗斯滕说,在接种了疫苗、又再经历了几次自然普通感染后,"我就会知道我的新冠病毒免疫力是持久的,只会每隔几年遇到一次感染,就像被其他冠状病毒感染一样。"

……

德罗斯滕在播客节目中也承认,完成疫苗接种后的自然感染能持久提高免疫力,这一论断只对免疫系统健全的人群有效老年人等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即便在施打了疫苗后,其新冠病毒免疫力也会很快消退,而他们遭遇重症感染的风险又尤其高。


看到这里,心里的「咕咚」声应该 变得更响了吧?

----------------------------------
最后,我记得8月的时候,有人在品葱转过一篇关于COVID的论文,内容大意是:「发现了对已知11种主要COVID变种(包括delta)都有强效的新抗体」

当时我还回复了一下,说的大概是:关键是在痊愈者体内发现,而且一个人可以感染的亚种数量是有限的。

可惜那帖子我找不到了。

其实回得挺模糊,准确地说,应该是「1个人不可能把11种都感染」。

而现在能从以色列看到的事实,以及德罗斯滕这种专家的理解上,两方面都指向:「感染过一两种COVID变种的人,其体内的抗体持续时间长,保护更到位,且对未曾出现的COVID变种依然有效」。

当然,你可以说「根本没有证据来证明」。

如果是指「现代科学」意义上那种「试验+对照」,是没有。

但现在我就可以补充说:不可能有。如果满足可以拿全地球来做试验的条件,那么根本就不会存在COVID这种问题。

我的一贯理解是:这个世界上重要的从来不是证据,而是「人生可以延续到下一秒」这一类无比重要的事情,「从来不需要证据」。

反疫苗的人,固然可以说,「我拿到证据了」,德罗斯滕也依然可以说「我相信依靠疫苗接种能够最终战胜此次疫情,不过这需要至少90%的接种率。」(去以色列逛逛?)

但,他不这么说,能说什么呢?说点儿让自己和瓦伦斯一样社死的玩意儿?

----------------------------------
结论?

没有结论啦,只是想讲清楚「当前事实状况」而已。

我现在已经失去对任何所谓「重要事情」做结论的兴趣了。精神面的感觉倒是有那么一点点儿:这就又像是一出特洛伊的卡姗德拉式的「预见带来悲剧」,由如今「最少也进步了2000+年的现代西方社会」搏命演出的古典悲剧。

愿意看清事实的人,读来「最多做做参考」就好。
7
分享 2021-09-21

27 个评论

习民 观察
看上去有点滑稽,人们说愿意拜科学为神是因为有在某领域浸淫已久的权威,他们得出的结论更可靠;而权威现在又不敢明明白白说出现象,因为怕社死。到底这个“拜科学教”拜的是什么呢?
「打过两针辉瑞BNT的人,感染delta的可能性超痊愈者的6倍,出现病状的可能性超痊愈者的7倍」

就实用性的角度而言这类比较其实没什么现实意义,注意它是在和得病后痊愈的人做比较,得重症而死的人是不计入其内的,不说清楚又该有人要玩幸存者偏差的把戏了
新冠疫苗跟《葵花宝典》差不多(这里的疫苗特指辉瑞和摩德纳;中国疫苗相当于林平之最初练的祖传辟邪剑法),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欲练神功,引刀自宫』(疫苗刚出来的时候,大家给予厚望,觉得打了就没事了。)
第二阶段:『若不自宫,也可练功』(没打疫苗的人里,感染了挂掉的也不是很多嘛。)
第三阶段:『即使自宫,未必成功』(疫苗似乎也不是很管用……)

现在正在向第四阶段发展:

第四阶段:『若要成功,不要自宫』(不打疫苗靠自然感染获得免疫可能更有效?)

会不会达到第五阶段,还要拭目以待:

第五阶段:『如已自宫,尽快进宫』(打了疫苗再感染变种的话可能挂得更快?)
>> 「打过两针辉瑞BNT的人,感染delta的可能性超痊愈者的6倍,出现病状的可能性超痊愈者的7倍...

这个比较当然有意义了,说明疫苗制造的免疫力效果远远不如自然获得的免疫力好。
>> 这个比较当然有意义了,说明疫苗制造的免疫力效果远远不如自然获得的免疫力好。


这么说的话,是不是让大家一起集体感染更好?
>> 这么说的话,是不是让大家一起集体感染更好?

当然不是了;自然获得的免疫力虽然好,但是风险也大啊,挂掉的概率肯定比打疫苗要高多了。
>> 这个比较当然有意义了,说明疫苗制造的免疫力效果远远不如自然获得的免疫力好。


這邊有個取捨,自然免疫的去世可能性比打疫苗大。所以我明明知道自然淘汰一批人口是最優解,還是希望可以掙扎一下的。
>> 这么说的话,是不是让大家一起集体感染更好?


最好当然是自愿选择了,尤其现在打疫苗也有不低的风险死于他因,既然有人认为疫苗的作用强大,那他们也完全不用担心不打疫苗的人对他们造成感染,甚至还能笑看选择自然免疫的人死于重症,然而现在无论中外都在变相强迫打
>> 這邊有個取捨,自然免疫的去世可能性比打疫苗大。所以我明明知道自然淘汰一批人口是最優解,還是希望...

这是你个人的选择;但是反过来选择不打疫苗的人也是很多的。
正確的道路:研發治療藥物。

只聽說過病人吃藥,哪裡聽說過健康的人吃藥。以前打狂犬疫苗也是被狗咬了的反應,狗沒咬打什麼疫苗?還沒得病就打了疫苗,得了病打什麼?

這個疫苗策略本身就是錯誤的,尤其不能強制接種。只有在明確有風險且疫苗作用明顯且自願的情況下才可以打疫苗。
>> 这个比较当然有意义了,说明疫苗制造的免疫力效果远远不如自然获得的免疫力好。


前提是你能活着获得(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言中了…)
>> 前提是你能活着获得(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言中了…)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主角。
也就是打不打你都可能死 .... 或自然死 或概率死 在变异病毒前疫苗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安慰剂

怎么感觉像俄罗斯轮盘赌
>> 看上去有点滑稽,人们说愿意拜科学为神是因为有在某领域浸淫已久的权威,他们得出的结论更可靠;而权...

"我只信科学" 这句话放在现在的delta疫情和疫苗面前 就有点讽刺 之前我好像也表达过看法 疫苗解决不了病毒变异所带来的危害 也就是跟不上变异的速度和造成的结果 还被人嘲笑过傻子不懂科学 

如果是反疫苗者是"危害"了他人健康和信心 那相信医疗权威和政府去打2-3针疫苗安心 却落得永远无法预计后果的人算什么? 又有谁去管他们呢 质疑只会被打成反疫苗反科学
都翻墙了,不管是肉翻还是网翻,自觉点用“中共肺炎” 行吗
>> 都翻墙了,不管是肉翻还是网翻,自觉点用“中共肺炎” 行吗


不强制用语
>> 这么说的话,是不是让大家一起集体感染更好?
对于不承认伊维菌素作用的人来说就是把印度的成功说成该死的人都死完了,剩下的都有免疫力来总结。
林董:我常跟行家講,西方疫苗企業是我偶像,疫苗研發出來不必臨床試驗,直接強迫民眾打,民眾不願打,就鼓吹變種病毒,接下來2針,3針,4,5,6,7,8針,再和FDA勾結,強推疫苗護照,一場瘟疫下來,一個人起碼要打十幾針。    ——「黑金」
楼主到底想说什么?

目前疫苗是不能抵御感染delta。

但目前还是有很强的证据,打了疫苗的人,和没打疫苗的人,存活率和重症率完全不一样好吧。

有效期,时间长度自然是另一种考量。可能过了半年,有些人就得打加强针了。

问题是,人类现在没选择好吧。你现在有除了打疫苗,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要么就是你生活在大中国,靠“低人权优势”,“集体主义”获得所谓大多数人的安全感。

要么就是老老实实打个疫苗,期待自己万一得病时症状轻些。

在更有效的疫苗研发出来,或者特效药问世,咱还能做啥?

日子照过得了。天天生活在紧张气氛中,还活不活了?

我反正躺平了,每天周围1000多例,照样送孩子上幼儿园。不然咋样?
不知所云,美国又没强制打疫苗,你在红州不愿意打疫苗没任何所谓,生病了也是免费治疗。我愿意打我就去打了。这有什么问题?左人抱怨几句又怎么样,我一点也不在乎。跟投票作弊相比逼逼几句不是小事一件。
>> 正確的道路:研發治療藥物。只聽說過病人吃藥,哪裡聽說過健康的人吃藥。以前打狂犬疫苗也是被狗咬了...


有在研发了,辉瑞的蛋白酶抑制剂已经在临床了。现在要么就是上免疫球蛋白但是产能太低成本太高了
对于个人而言,只要不是对疫苗成分过敏,打疫苗还是很有价值的,虽然和那些稳定病毒的疫苗相比有效性很差,但总归是一份保护

然而在政府层面而言,大范围推行这种低效疫苗根本就是自讨苦吃,它没办法有效防止染疫、没办法有效防止传播,甚至连防重症和死亡的效果都不尽人意,针对原始株的疫苗从上市第一天起就无法有效防御已存在的 Beta 变种,更别说施打才半年就冒出个 Delta 直接把接种率极高的以色列搞成全球疫情最严重国家

更糟糕的是这种无效手段带给人们的「安全错觉」,鉴于 SARS2 没有 SARS1 那种靠下水道传染整栋楼的开挂级能力,防疫的最好办法就是躲在家里不要见人,口罩、社交距离和当下的疫苗是用来降低你的染疫几率,而不是保你无虞的,各国政府却完全不强调这一点,而是狠推疫苗护照,搞得好像打完疫苗就高枕无忧可以满世界乱跑了一样,根本就是害人害己

现有的防疫手段对于终结大流行而言远远不够,而疫苗护照为首的这些繁琐手段却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自己处于安全环境中而放松警惕、忽视防疫,而疫苗护照制度本身又在默许甚至鼓励这些忽视防疫的人到处乱跑传播病毒,这都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能叫了
用对待传染病的方式对待一种生物武器,没用不是显而易见的嘛
习大大的九个情人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反正我都打了两针mRNA疫苗还是得戴口罩,时不时来个lockdown,那我这疫苗不白打了吗。
武汉肺炎已经持续快两年了,还不学会躺平接受现实
>> 对于个人而言,只要不是对疫苗成分过敏,打疫苗还是很有价值的,虽然和那些稳定病毒的疫苗相比有效性...


封城或大家窩在家中,會讓很多生意倒閉,很多人失去收入或收入銳減,最後整個社會受害者比病毒受害者還多...這就是為什麼各國政府選擇現在這種模式

太求全,像中國那樣的控制法,最後可能很慘
>> 这么说的话,是不是让大家一起集体感染更好?


不控制感染速度的話只會導致醫療崩潰而已

即使面對delta變種,疫苗還是大幅降低了需要住院治療的機率
所以盡可能提高疫苗覆蓋率,然後解封讓病毒自然傳播,直到大多數人都獲得自然免疫
看起來歐美國家是打著這樣的主意

也就是以疫苗控制傳播速度+重症比例
長期來說讓每個人都感染or突破感染,來獲得自然免疫
melo_iro 黑名单
我想知道 有公布的全世界所有疫苗 任何病毒病症的, 打完有明確因為疫苗造成的後遺症或死亡的有賠償之類的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 follow Trut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23
  • 浏览: 4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