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利用法律反迫害,慈悲救度公检法众生。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尊敬的同修好!

修炼多年以来,每当看到明慧网上刊登的大陆同修被迫害的事例,我都觉的离我很远。但是今年身边的同修遭到绑架之后,我地区的同修也经历了一场利用法律反迫害的过程。在师尊的加持下,在与公检法人员正面接触的过程中,我们大法弟子由被动变为主动,逐渐的让他们明白了真相。在完全没有请律师的情况下,及时制止了本地公检法人员对某大法弟子的迫害,在本地区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

今年四月上旬,A同修在给民众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国保警察绑架。在公安局,A同修正念正行,给警察们讲清了真相。第二天下午,A同修平安回家。

没过多久,我听到明慧广播里的一篇交流文章中说:感谢同修整理的《反迫害法律手册》,同修的家人们看了之后,都变的底气十足,一起和其他同修去公安局要人。

于是我们就在明慧网上找到了这本法律手册,下载到U盘里后,拿给了国保队长,国保队长接受了。之后,没有再骚扰A同修。

九月下旬,A同修突然接到了检察院的电话,声称公安局将她的案卷移送到了检察院。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同修们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我们也知道,面对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能等,而是要用法律形式来反迫害。我们必须抓紧,要拿出有力度的真相资料来,而且必须要快,才能及时制止公检法人员犯罪。而且需要赶在十月一日放长假之前,不然又会耽误一周的时间,真可以说是刻不容缓。

这个过程中,我也闪过请律师的念头。但那需要更多的时间、精力、人力和财力,而且还得先和律师讲明真相。可时间对我们而言,太宝贵、太紧迫了。我想起了明慧网上同修整理的法律手册,里面的相关法律非常详尽,有理有据。我求师尊加持,一定要整理出一份有力度、让本地公检法人员一看就能明白的、完备的法律文书,制止他们对大法犯罪。

我仔细的看了一遍《反迫害法律手册》,文中提到控告和检举是最有力的制止公检法人员犯罪的形式,省钱、省力。既不用花钱请律师,也不用严格按照法律文书的规范写。可是说到检举控告,我们却有些为难,因为直接参与迫害的本地国保队长已经明白了很多真相,我们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于是,我们就让A同修本人去公安局,直接找到国保队长,问他:“把我送到检察院,是你的意思呢?还是公安局其他人的意思?还是政法委的决定?”国保队长解释说:“当然是局里的意思了,这是我们的工作程序。”A同修说:“要不是你的意思,我就知道了。”国保队长说:“你也可以请律师做辩护。”A同修说:“有必要的话,我会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国保队长说:“可以,那是你的权利。”旁边的小警察对A同修嘲讽道:“你要在咱们地区请无罪辩护律师,你可请不着。” A同修说:“那我可以到北京、到上海去请啊,已经有上百名律师为大法弟子做了上千场无罪辩护了。”

A同修回来介绍了情况。当天晚上我们决定先不写控告信,因为出于慈悲的角度,我们还得救度公检法的这些人,不能把他们推到对立面上去。针对公检法人员,就是要用他们能听懂的语言方式告诉他们真相,不同人还要用不同的针对方式。

于是,我们决定先给公安局和检察院分别拟一份“复议申请书”,要求检察院对公安机关起诉A同修一案重新审理,做出正确的决定。在申请书中,我们列举出修炼法轮功无罪以及参与迫害者违法等十一条相关法律及事实理由。

打印好之后,我们有点犹豫,提交的材料以“复议申请书”为名是否妥当?但是A同修特别坚定:“我们是为了让他们能明白真相,就不用咬文嚼字了。咱们说了算,咱们是真的在向他们申请吗?我们只是利用这种形式而已。”

一、国保队长说:“现在看来我是失败了”

第二天,也就是十月长假期的前一天,A同修分别将复议申请书交给了公安局及检察院。当送到公安局的时候,国保队长略带惊惶的念着申请书上指证本地公安机关违法的相关内容,不时的对A同修说:“这肯定不是你写的,你写不出来。” A同修回答:“当然了,但我这是有法律依据的。”国保队长说:“我们本来就是想把你‘转化’过来,现在看来,我是失败了。” A同修笑着说:“你要是不失败,就把你自己毁了。”

接着,A同修苦口婆心的对国保队长说:“退一步讲,就算你把我判个三年五年,我出来之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照样堂堂正正。那你呢,你怎么办?这不是对你不好吗?你之前已经迫害过一名大法弟子了,现在不能一错再错了。迫害我,你不但要承担法律责任,还得承担对大法犯的罪,那永远也还不清啊!我们可都是为了你好呀!”

国保队长瞪大了眼睛,听着同修的劝告,不住的点头,对A同修说:“其实我们本来也没想把你咋的。”A同修说:“是呀!我们也没想把你咋的。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有必要互相为难吗?我要是想把你曝光,一分钟就可以把你曝到明慧网上去。”国保队长说:“是,确实是。”

A同修说:“从咱们接触后,很多事情你对我们很够意思,所以我们没想把你报上去。”国保队长紧接着说:“那你要是啥时候给我曝光,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一声啊!”A同修离开前,国保队长对A同修说:“那你这个申请书可以留下给我看看吗?”A同修说:“这就是给你的。”国保队长跟在A同修后面,又问了好几遍:“那你打算啥时候给我曝光啊?”A同修说:“看你的表现。”他接着又说:“你要是曝光一定提前告诉我一声啊!”A同修说:“我不希望你有那一天。”国保队长将A同修送出了门外。

我们知道,这一步只是刚刚开始,因为光让他们知道修炼法轮大法不违法还不够。二十多年来,他们听到的都是邪党造谣的负面信息,受毒害很深,确实需要一个接受真相的过程。所以我们还得继续做,不但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在犯罪,还得让他们明白中共恶党才是害他们的元凶,得让他们真正明白真相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得救才行。

于是在十月初放长假期间,我又在明慧网《劝善之心化飞鸿》的栏目中,复制了多篇能够针对本地情况的劝善信,加以综合整理、修改后,打印出了两份分别针对检察院和公安局的劝善信。信中从头到尾、有理有据的将二十多年来中共流氓集团诬陷大法的无耻谎言、阴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及大法弟子坚持信仰、讲真相劝三退的目地和迫害最终的受害者、各地公检法人员做出正确选择的实例,一一陈述出来。信中完全没有和公检法人员争斗的心,就是慈悲的唤醒他们。

在装订劝善信的时候,我求师尊加持,让每一份劝善信都能够起到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表面目地是想让公安局撤诉、检察院退卷,实质上是要唤醒他们的良知,明白真相得救。

二、政法委副书记说:“有一件事我得跟你道歉”

就在A同修将劝善信送给国保队长和检察院相关人员之后的几天,我地区政法委副书记(以下简称S)带着社区人员到A同修的婆婆家,做所谓“清零”,劝说A同修的公婆放弃修炼大法。A同修的公婆坚定的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并讲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临走的时候,S将A同修婆婆家门上的真相“福”字撕了下来,说:“明天让社区的人再给您带一个新的来。”

晚上我和A同修得知此事后,都觉的我们应该给她讲真相。第二天,A同修带着真相资料直接到政法委去找S。A同修说道:“虽然咱们这是头一次见面,但是很多年就互相知道。”S说:“是。就是因为上级派来暗访的看见了你们贴的东西,才让我们调查的。你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能不管吗?你觉的好,就在家炼呗,咋炼我们都不带管的,千万别出去贴了。你看你学这么多年了,我也没那么高的水平,也说服不了你,也改变不了你的思想。”

这时A同修心想:“师父说了算。我们肯定能改变你的思想,一定能救了你。”

S和善的对A同修说:“有一个事儿我还得跟你道个歉。就是昨天把你婆婆家的福字摘下来了。你说我们干这工作的,看见了这个能不管吗?等着明天我再给她送一个别的。”A同修说:“不用不用,我们还有,再贴上一个就行了。”S解释说:“清零行动是上面要求我们做的。你们怎么想、怎么选择,那是你们的事情,但是我们必须得挨家走完一遍。”A同修善意的说:“那你正好就听听不同的声音,好好静下心来想想,我们这些人为什么在这么多年的残酷迫害下都不放弃信仰?中共为什么那么害怕人们知道真相?”

通过与S的谈话,A同修发现S受邪党的毒害很深,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里不停的给她发正念,然后把准备好的大法真相和相关法律资料给了她,对她说:“这些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你有时间好好看看吧。”S双手捧着A同修送的资料,诚恳的说:“我一定好好看看,我一定好好看看。”

第三天,A同修到检察院去做笔录。其中一人对A同修说:“过几天我们就要把你的案子移送到法院了。你要是想请律师,就赶紧请,但是你得告诉我们一声。” A同修并没有答复他们,只是问他们:“那法院是依据哪条法律判我?”一个人回答:“刑法三百条。”A同修说:“刑法三百条里没有法轮功啊!我可没违法。”那人问:“你没违法,公安局怎么把你起诉到这儿了?公安局不是给你处罚通知了吗?”A同修说:“没有啊,他们没处罚我啊!第二天就让我回家了,啥也没给我。”那人翻了半天的卷宗,奇怪的说:“是没有啊!他们可能忘放里了吧?” A同修乐了。

A同修回来后非常坦荡的对我们说:“他们就是害怕律师参与,想打探我到底请没请律师。你们不用担心,谁也动不了咱。要真到法院,那也是咱该救度法院的众生。”

我却多少有点失落,因为我们都以为检察院找A同修肯定是要撤诉了。我不禁有些困惑:劝善信和法律条文都写的那么清楚,为什么他们还不明白?还要继续干坏事?这段时间,每遇到问题后,我都非常明确自己要干什么,该干什么。可是,这时我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我心里跟师尊说:“师父啊,弟子觉的该写的、有必要让众生明白的都写了,也给他们看了呀,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我静下心来学法、找自己,我悟到:我不能光执著表面形式,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同修的正念。我白天上班一忙,就很少静下心来发正念。我想,这就是我所缺少的。于是,我开始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非常巧的是,我当天晚上在明慧网上无意间看到了RTC电话平台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谈打真相电话的体会。经过和同修切磋后,我们将本地区公检法及参与迫害同修的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发给了明慧网,请求转交给电话平台,请平台的同修尽快给相关人员打电话,讲真相。

随后,A同修相继转告本地其他同修,加大力度给本地公检法人员发正念,我们必须要与海外同修形成整体,大面积的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生命,从而使他们得救。

三、国保队长:“你别在控告信上写我的名字了”

随后,我又在明慧网上下载了《运用法律制止迫害》及《信仰合法 迫害有罪》等相关法律文章。A同修看了之后,决定还是应该及时制止他们犯罪。于是在第四天上午,A同修到公安局对国保队长说:“某某,检察院说这两天就给我移交到法院。我决定控告检察院。”国保队长瞪大眼睛,看着A同修说:“你应该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应该走申诉的程序。”A同修质问道:“申诉是在法院判完以后才能申诉,等判完了再申诉,有什么意义?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一声,法院传唤我之日,就是我控告检察院之时。但是控告信上可能牵扯到你。因为我当时答应你了,要是曝光你,会提前告诉你。而且还可能牵扯到政法委、牵扯到其他迫害我的人。”

国保队长惊惶的说:“你能不能不写我的名?”A同修说:“因为我是实名控告,要写出详细经过,你是前因,无法避免。”国保队长恳求的说:“唉呀,你别写我的名字了,你就写公安局呗。”A同修解释道:“是你们一步一步把我推到这一步的,我得运用法律赋予我的权利,总不能坐家等着法院来判我吧?你觉的那是我的风格吗?”国保队长无奈的说:“还真不是你风格。”

四、政法委书记:“您就收下,就当是我这个晚辈送您的”

A同修于当天上午十一点多回到家。下午两点多,政法委的S就带着司机和国保大队的小警察拎着米、面、油和牛奶来看望老同修,就是A同修的母亲。S对A同修的母亲说:“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来看看您。”老同修和善的对S讲述了大法真相。国保小警察对A同修说道:“姨,咱们都往后退一步,你写个‘三书’,咱们就什么都不追究了。”A同修说:“不可能。这个问题免谈。”

S看着A同修家的墙上和门上都贴着有“大法好”的福字和真相年画,就问老同修:“你家到处都是这个啊?”老同修说:“好东西当然要贴上了!”S说:“好,就在家炼吧,别出去贴就行。”A同修说:“我们是为了救人啊!”S临走时,老同修对她说:“师父不让我们随便收别人的东西。你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吧。”S对老同修说:“您就收下吧,就当是我这个晚辈孝敬您的。您可别以为我送给您东西是让您放弃信仰,我一点那个意思都没有。”老同修说:“那就非常感谢你了。”A同修对S说:“现在形势不一样了,你一定要多听听,不能光听中共一言堂的。我希望你好。”S不住的点头。

邪恶妄想利用公检法部门给A同修非法判刑、勒索罚款等计划,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在我们的整体配合下,破除、解体了。同修们知道,S就是来求和的,她早就知道A同修不会写所谓的“三书”的,就是找个台阶下,从中透露出他们不敢再继续迫害的信号。

这些年来,对于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我总是想回避,一直觉的他们受邪党毒害很深,迷的太深。这次一路走来,真的感觉就是师父一直在推着我们往前走。通过这一段时间与我地区的公检法及政法委人员接触,发现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还是有善良的本性。他们也应该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明白的一面都在急着向我们求救。一次又一次与他们的接触,都是师尊的安排,都是为了他们能得救。尤其是现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肆虐,我们要是不给他们讲清真相,他们可能就真的会被淘汰了,那就太可惜了。

在这个过程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艰险,我们的目地始终只有一个:让公检法众生明白真相得救。法律文书也好,劝善信也好,都是人世间的形式,起主导作用的还是师尊的加持、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整个过程中,A同修非常信师信法,完全不执著自己的安危,不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觉的什么起诉,什么移交法院,都跟自己没有关系,我们的每一刻都是师尊安排的。我们就是利用这种形式接触更多的世人,救度更多的众生。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能放松学法,只有不断学法,才能坚定我们前進的方向。如果放松学法,就容易被表面假相带动。A同修和她母亲每天最少坚持一起学法一到两讲;我也是每天晚上不论多忙,都要先学法之后,再整理相关文章及劝善信。那几日,我一直忙到凌晨三点也不困。

走过这一段历程,真的无限感慨。从A同修的被绑架到今天的什么都不追究,在这半年零八天的时间里,我们同修夜以继日的互相配合,发正念,讲真相,一次又一次的把资料直接送到他们手里,劝说他们不要犯罪。也感谢不相识的整理手册的同修,感谢电话平台同修的配合。虽然我们远隔重洋,但是我们都肩负着共同的责任,唤醒迷中的众生。

以上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5/%E6%98%8E%E6%85%A7%E6%B3%95%E4%BC%9A-%E6%85%88%E6%82%B2%E6%95%91%E5%BA%A6%E5%85%AC%E6%A3%80%E6%B3%95%E4%BC%97%E7%94%9F-415013.html
2
分享 2021-11-06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1-06
  • 浏览: 3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