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走六四記憶】中大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 嶺大拆六四浮雕 塗去壁畫【轉載自立場新聞】

[left]見隔了一天也沒有人提到三大學府相繼自我閹割,繼香港大學國殤之柱後,中文大學的民主女神像及嶺南大學的六四浮雕也在電光火石間被校方使用最低武力除去,行動得到廣大民眾(保安狗)支持,校園環境由亂而治。[/left]
[left]以後中國再無一處可以紀念六四,香港也正式與國家接軌,邁進「正確的集體記憶」時代。為慶祝反中亂港分子顛覆國家政權的陰謀又被粉碎故而做個記錄,以下正文。
[/left]




港大移走豎立校園內逾20年的「國殤之柱」後,分別位於中文大學及嶺南大學的「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今日(24 日)同樣遭拆走,兩個雕塑同樣由新西蘭籍華人雕塑家陳維明創作。位於中文大學的校園大學廣場的民主女神像,今日清晨約 6 時許被移走,多名中大的保安及清潔工人在場善後,有清潔工人在原本放置民主女神像的位置用高壓水槍洗刷地面。

中大發聲明指出,曾參與安排雕像於校園展示的兩個組織支聯會及中大學生會現已解散或無實際運作,大學作為校園管理者,經內部評估後決定移走該雕像。

中大前學生會代表會主席:決定沒經正常決策程序

有份處理中大學生會解散的學生會前代表會主席黃博瀚指,雖然中大學生會已經無實際運作,但校方的處理也不合理。據他了解,校方移除民主女神像的決定,也無經過正常的決策程序,例如校董會、校董會轄下的行政與計劃委員會或是緊急應變小組的會議。他認為,「來自校外嘅壓力非常之大,已經唔喺學校可以控制到嘅事。」

他質疑,「究竟佢基於咩原因之下要繞過曬所有正常嘅程序做呢個決定,同埋邊個人做呢,到兒家無人交代過,同埋舊嘢去咗邊?」他指昨( 23 日)才剛與學生事務處代表開會,對方也指不知道會怎樣處理女神像。

嶺大發言人表示,大學最近重新檢視及評估校園內可能構成法律或安全風險的物品,為保障大學社群的整體利益,相關物品已被清除或移除,並妥為儲存。

中大:從未准許雕像校園展示    經內部評估後決定移走

香港中文大學今早發聲明指出,今晨從大學站廣場移走一個「未經許可擺放的雕像」,2010 年校方接獲中大學生會呈請,要求大學批准於校園展示該雕像,大學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一致決定不予批准,並對外闡明了校方立場。中大指出,從未准許該雕像於校園展示,亦沒有任何組織為該雕像的維修及管理承擔責任。曾參與安排雕像於校園展示的兩個組織支聯會及中大學生會現已解散或無實際運作,大學作為校園管理者,經內部評估後決定移走該雕像。

獨立記者白影指出,約 6 時 15 分收到消息指中大校方有行動移除民主女神像,約15 分鐘後趕到現場,但雕像已經被校方移走,吊臂車駛離現場。他提到,現場留下一有些石碎,相信是民主女神像底座的碎片。

民主女神像 2010 年 由校友、支聯會義工運抵校園

香港民主女神像,又稱新民主女神像,是仿 1989 年天安門事件民主女神所製的民主女神像,身高6.4米,銅製,由陳維明所雕。2010 年民主女神像在六四21周年燭光晚會結束後,隨即在超過2000名香港中文大學校友及支聯會義工的護送下,於深夜12時15分抵達中大校園。中大校方當時曾以指大學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拒絕中大學生會將新民主女神像安放在大學火車站對出廣場的要求。

嶺大學生編委:校內六四浮雕被拆

另外,嶺南大學梁銶琚樓外、同樣由雕塑家陳維明創作的六四浮雕,今早被移走。在嶺大校內民主女神像壁畫同樣被塗去。

嶺大發言人表示,大學最近重新檢視及評估校園內可能構成法律或安全風險的物品,為保障大學社群的整體利益,相關物品已被清除或移除,並妥為儲存。

嶺南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報道,嶺南大學保安部及工程部人員已經將六四浮雕移除,並其拆件移至劉李婉嫻樓(LYH)LG層儲物室。現時雕像原址仍繼續圍封,只遺下一地碎片。

嶺大學生會臨委會遺憾:不符「博雅教育」

嶺大學生會代表會臨時行政委員會主席 Eric 表示,今晨 5 時接獲同學通知,校方正在移走六四浮雕。校方於上午約 7 時再封鎖康樂樓 1 至 3 樓位置,並驅逐學生會成員離開該範圍,聲稱有工程進行。校方於 9 時解封現場,學生即發現牆上的民主女神壁畫已塗走。他指,民主女神壁畫自 2000 年代已在康樂樓內,六四浮雕則約於 2010 年進校,而校方除了昨日回應傳媒查詢外,事前未有通知學生會會進行有關行動。

他又表示,今年 10 月校方與學生討論康樂樓裝修工程時,對民主女神壁畫態度仍然開放,並稱即使工程期間或要抹去壁畫,學生亦可在相近位置重畫。他形容,校方今次行動猶如抹走歷史,令學生失去認識歷史的機會,亦不符合嶺大提倡的「博雅教育」中「慎思明辨」的精神,對此感到遺憾。

嶺大學生編委指出,今日清晨校內六四浮雕被圍封,由學校工程部人員拆除後以膠紙層層包住並準備移走,編輯委員會指出現場學校保安拒回應如何處置六四浮雕,且阻礙學生拍攝抄下學生證編號,更有校方職員用強光照學生鏡頭。

職員強光照學生鏡頭

《立場新聞》記者今早到場採訪期間,有校內保安指稱校園屬私人地方,不許記者入內;並稱如有查詢,可聯絡大學傳訊及公共事務處。保安要求記者出示記者證,並記下資料後,陪同同場另一名報章記者離開校園範圍。

來源:立場新聞報道【抹走六四記憶】中大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 嶺大拆六四浮雕 塗去壁畫
2
分享 2021-12-24

15 个评论

Onion_land1104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MikhaiI 非活跃用户 回复 Onion_land1104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阻止不了啊。。。雕像還在就代表香港還存在談論公祭64的自由。。。現在公祭64都會以公安法定罪。。。。
唉😔
坦白說吧,就我的觀點,這不一定完全是壞事。

當然,這無疑象徵香港進一步失去已經本已消失很多的自由,正式淪為中國的殖民地,成為中國人繼續掠奪當地資源,和踐踏香港人尊嚴的事件;
但反過來說,這同時也是一個機會,讓香港人重新審視過去把中國當作自己的國家、把中國人當作自己的同胞這種觀念是否正確。

換句話說,既然「國殤」之柱被拆了,也就表示那並非香港的國殤
既然不是香港的國殤,那接下來該做的不就很清楚了嗎?先從思想上解放,香港不是中國,香港人也不是中國人,中國是死敵,反抗奴役並壓迫香港人的中國人,奪回屬於香港人的香港。


所以這不完全是壞事。
只要能從思想上遠離中國,這甚至可以是香港民族的起點。
>> 坦白說吧,就我的觀點,這不一定完全是壞事。當然,這無疑象徵香港進一步失去已經本已消失很多的自由...


這其實對「香港人」的族群意識覺醒沒有多大推動作用,畢竟在兩年前支共撕破臉皮時就連民主建國派也動搖了。2020年香港民意研究所做了一個調查,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又跌了,而且報告也表示不能排除現有的認同還是因為國安法而答的。

現在國殤之柱代表的是香港在鎮壓下就連代表言論自由試金石(雕塑家自己說法)也容不下,但由於要醒的人都醒了,此事對昏睡和裝睡的親共派完全沒有任何影響,也不可能拉攏到更多人認清支共,真的就只是單純的壞消息。
拆的時間很特別,林鄭上京就拆背後是誰指使。

如果M+博物館夠膽收藏國殤之柱就好了反正裏面有關於64的展品。


一個連自己國家歷史都不敢完整寫入教科書但又要人銘記篩選過的歷史,一邊說自己最民主一邊奪走表達的自由,一邊說國安法香港重回穩定一邊黑警凡節日就加强巡邏歸根到底自己都知道民衆怒火沒有熄滅。
国殇201104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https://pbs.twimg.com/media/FHb2fNKWUAA4JKC?format=jpg&name=orig

这根柱子移不移走都无法抹消那些将六四的腥风血雨根植于大脑的香港人的记忆,我真正担忧的是香港人的下一代在港共政府的洗脑教育下还能不能像他们的父母一样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而反洗脑的工作绝非易事,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香港人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与中共斗智斗勇了,从中大、理大保卫战到每一所中小学的保卫战。

https://pincong.rocks/video/item_id-45446

https://pbs.twimg.com/media/EnHMcvzVcAAePEt?format=jpg&name=orig
说什么也没用,归根结底,没有武装力量很难成事,笔杆子再怎么转也没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_^
>> 坦白說吧,就我的觀點,這不一定完全是壞事。當然,這無疑象徵香港進一步失去已經本已消失很多的自由...


想多了,20年后香港遍地粉红,和内地没有区别。有多少64的实际参与者,现在都是粉红一枚,更何况香港,和环境共情被环境同化是人的特点,曾参杀人的历史故事在任何时代都依然有效。
這件事情就算共產黨不做
以後港人也會做的
提早一點沒壞處
十一四记忆 新注册用户 回复 AlexiosI
已隐藏
香港以后完蛋了,你们可能是最后一代嘴硬人。抓紧润吧。其他的都是空话。以后香港就是被土匪随便上了。其实当年我就不明白,既然准备搞事情搞那么高调,怎么就停在示威了呢,就那么自信自己示威有人看就能有用啊。对自己的敌人怎么这么小视,当年64动静可比这大多了,外部环境也比这好多了,脑袋还是干不过履带。没有玩命打成尸山血海的心,搞什么都是没用的,怎么就不明白呢,对手可是美国佬都忌惮的大家伙,对颜色革命有丰富经验。那些小手段除了给自己找不自在吃公家饭,注定要落个今天这般下场,尽管香港到今天这样也是或早或晚的事情,从回归你们就被建制派卖了。
香港以后的意义只有一个:证明人不是天生爱自由,人可以被操纵,爱自由的人也可以被洗脑,自由可以被抹去。20年内必定应验这句话。这一切,都是血流的不够多
>> 香港以后完蛋了,你们可能是最后一代嘴硬人。抓紧润吧。其他的都是空话。以后香港就是被土匪随便上了...


沒那麼容易的,葉師傅。

五十年代毛周二人擺東江縱隊逼英國人剎停所有民主進程;
六十年代直接在香港煽動暴動;
七十到九十年代換鄧小平,武嚇完就開始文攻,順便用香港洗白了;
到二千年後再搞個奧運收攏一波人心,還開始進行宣傳反咬英國人不給香港民主。
要不是反送中裡撕破臉皮由黑警到解放軍喬裝甚至解放軍真正出動(雖然只是出動撿垃圾),有很多大中華派根本不會明白自己只是被殖民的命。所以支共有句話我不得不認同:讀中史的人太少了。大部分人根本不理解支共的威脅。

而且香港也不是光靠示威,很多次的示威都是配合癱瘓重要設施(如機場、交通要道)的行動的,再加上連續不斷地發起罷工,問題是香港人喜歡上班的決心比黑警打擊罪案的決心還要堅決,整個城市被催淚煙籠罩也硬是沒有達到應有的效果。文宣方面,只能說國際線上大家都盡力了,不只用人道理由這些老調,甚至有統計好支那對各國滲透等算是實際點的報告去打動潛在盟友,但最後虎頭蛇尾可不是香港人能控制的…

至於你說屍山血海,我想說一個地方不到最走投無路的話沒人肯玩命這是全世界通用的,雖然有少數肯豁出去的,可不是被出賣就是走漏風聲,每次都被抓來立威。就像你說的,人家有豐富經驗,畢竟他們自己就是這樣起家的。

順帶一提,這不是光靠那群土共出賣就行的,還有英國人、聯合國、香港人自己的責任。脫脂老哥你的言論我在其實帖也看過點,感覺有點太理想化了。如果光靠拚命就能行,香港早就羸了,當初最激進的勇武派是有人打算用命去換解放軍血腥鎮壓來達成加速的,可人家不接招,就偷偷往黑警裡秘密派部隊也不亮坦克,怎麼跟他玩?又要引用你說的,人家有豐富經驗,這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了。可能你忘記了,但反送中的攬炒精神不是為了爭取談判權,而是一開始就奔着加速支爆去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Who I am is where I stand, where I stand is where I fall.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2-26
  • 浏览: 5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