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在中国,当一个女生有多艰难

https://i.imgur.com/0Dpw76g.jpg
图为庆阳市一名19岁女生遭到班主任性侵,在投诉无门后选择跳楼。(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23年06月15日讯】最近Me too运动在台湾如火如荼,许多人揭露自己曾被性骚扰的经验,“不要这样就算了”,决定勇敢一次挺身而出,追求一个公义的结果。然而,Me too运动如果在中国大陆发生,情况会是如何?

我们先来说一个台湾女学者的真实故事。

龙缘之为了追求学术理想,从台湾到北京清华大学就读科技哲学博士。2018年四月,是龙缘之最后修改博士论文的关键阶段,她的指导教授刘兵,把她找去他家里,说是指导论文。本来在谈论文的刘兵,谈着谈着开始对龙缘之动手动脚性骚扰,最后在她用尽全身力量奋力抵抗之下,性侵没有得逞。

她回忆,后来她兀自镇定地离开刘兵家,“实际上脑海中无法处理自己刚才面对的情况。”然而,她即将提交论文、面对论文答辩,需要走各种行政流程,但是各项程序都要经过刘兵,没有经过导师之手不能毕业。

“我的目标是学位、我要毕业,我要在那一年毕业。家里再也无法负担每年往返北京台北的机票交通、每年的学费、生活开销…错过一次提交论文的机会,就是半年或一年的延期毕业,甚至无法延期,只能退学。”

于是,龙缘之选择咬牙隐忍。在后来刘兵其他众多女学生,也就是龙缘之师姐师妹的“关心”之下,她不为所动,只是渐渐看清了她所处的环境。

她发现:“一个大学老师,就足以无法无天。”在中国大陆读博士,导师的权力之大,其他国家难以匹敌。再加上,中国是人治社会,没有“关系”,办任何一件事都可以难如登天。“任何小事,都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崩溃是正常的、容易的、没有用的。只有强悍、奋斗,才能求取生存。”

魔幻的是,刘兵还是中国知名的女性主义学者。如果上网查“女性主义”、“女性学”、“性骚扰”,会看到他很多著作和访谈。刘兵在媒体上夸夸其谈“何谓性骚扰”。可以说,“女性主义是什么”、“什么是性骚扰”的论述,就是由他和其一大票女弟子建立起来的。女弟子们成立的性别研究学会等,还找他担任荣誉职位。

那群“女性主义学者”们,每年招收些女学生,还一定要回到清华和刘兵“联合指导”,让刘兵有密切接触年轻女生的机会。

而刘兵不仅对在学的学生下手,众多想考他的硕士、博士生的人也受其所害。其中不乏家长实名举报性骚扰的考生……但后来官官相护,不了了之。

龙缘之认清了,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的现实:“如果没有从权力关系的结构中去认识这些,那么人要不就是很天真,或者是很幸运的,傻瓜。我过去就是这样的傻瓜。”

中国女性面临组织性、系统性的性侵风险

在中国大陆当一个女生有时候实在很艰难。政经学者何清涟表示,许多中国大陆的女孩子寒窗苦读,最终进入了高等学府攻读硕士博士,却要面对禽兽导师的无耻性骚扰、性侵害。为了学业能够顺利完成,她们不得不屈服。

何清涟指出,中国国内某知名门户网站对100名艺校女大学生随机调查,有40%以上的在校女生遭遇过教师“潜规则”(即性骚扰与性侵犯)。2009年8月,中央音乐学院一位70岁知名博士生导师、教授自曝曾与一名准备考取该校博士研究生的女学生,发生肉体关系,并收受该生10万元贿赂,以便帮助其顺利考博。如果以为这事只发生于艺术学校,那是大错特错。

一名北京外国语大学女硕士于2009年披露,其导师何其莘利用论文审查权力对她进行性侵害;2008年,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程春明被一男生砍死,起因是这位男生无法忍受程与其女友的暧昧关系;龙缘之的密友也因为其导师不断诱奸女学生、要求男学生奉上他们的女友以惩兽欲,最后导致精神分裂。

据博讯报导,一位北大副校长告诫好友:别让你女儿在中国国内读博士。这位前副校长说,目前中国的博士导师基本上都会找女博士生,这些女学生要想最后戴上博士帽,一定会被博导性侵害。他说,据他们北大教授圈内的统计,全国高校中高达70%以上的女博士被博导“潜规则”性侵。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是中国的第一流名校,北京大学。

女学生反抗的结果?

女学生们为什么不反抗呢?大陆舆论分析,遇到性骚扰性侵害,女生的情况分为以下三种:

一、学生本身不反抗,甚至很乐意接受。这种情况变成权色交易。教授骚扰,学生接受,但是以后写论文、找工作、生活费用就要教授支持,两方各取所需。

二、学生不乐意,但是也吞下这枚苦果,因为揭露教授的丑行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一是证据在哪里?没有证据,教授说不定反告诽谤、想借名人出名,最后女孩子身败名裂,而教授却依旧四平八稳,继续骚扰别人。

三、勇敢地站出来,控告教授的禽兽行为。但在中共治下,挑战权力会面临非常大的代价。事情爆发出来以后,组织可能会找女生谈话,毕竟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之后对学校的影响不好,“应该顾大局,识大体”。而教授也可能会声泪俱下的想与女生私了,私了真不行,大不了扔出一句话,你让我不安稳,我让你也没好日子过,于是女生或妥协,或自杀,可能有极少数可以坚强站稳维权立场,但那是极少数。

中共官场令人叹息的权色交易

比较令人难受的是,一些女子或主动、或被动地投入“权力”的怀抱,和魔鬼做交易,以美色换取各种权力金钱资源,这种情况在中国并不罕见。

一九九○年代,江泽民上台后公开讲“闷声发大财”,腐败淫乱成为官场常态。近年来,在中共官方通报中,“权色交易”、“与他人通奸”等词句几乎成了落马官员的“标配”。

最近屡传年轻女官员也陷入权色交易的体制之中。2023年2月,中国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就通报一名“80后”正厅级女干部段颖,因涉嫌收贿、与多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而被“双开”。

据通报消息,该省投资促进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段颖与私营企业主“勾肩搭背”,长期收受礼品礼金,接受旅游活动安排,且与他人搞权色交易,与多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承揽工程项目、工程款拨付、转接党组织关系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

段颖不是个案。2023年年初,江苏扬州市广陵区商务局副局长戴璐也因外遇问题而被免职;同月,四川省成华区政府副区长陈枢因不雅聊天纪录外流爆出婚外情遭免职;2022 年,安徽省青年企业家协会副秘书长吴方媛在聊天室自爆与 11 位男性发生性关系,被当局停职调查。有网友把这四人戏称为中共官场“四大女性”。

在这样的体制当中,Me too运动着实受到了污辱。一些性骚扰性侵受害者为了自己的尊严站出来,希望得到真诚的道歉,并示警加害者的真面目,不要再产生下一位受害者。但是当“性”变成了官场筹码,尊严也能拿出来标价,只要敢“牺牲”,就能换取金权利益各种奢华的享受……这样的价值观已远远脱离一般人的理解范畴。

当这条路越走越远,当人们已经没有底线时,这样的人就已沦落到地狱之下。彼时,地狱熊熊烈焰当头,魔鬼梅菲斯特已在微笑。

责任编辑:朱颖

http://cn.epochtimes.com/gb/23/6/15/n14016672.htm
8
分享 2023-06-15

6 个评论

抱抱題主

沒有法律對權力的限制,人們就會在自己的慾望裡面沉淪毀滅
我認為作為女性在中國狀況會越來越糟糕,任何安慰的話都是蒼白的,希望題主勇敢。
收集证据,立即报警。
但凡面对性骚扰,都采取以上的方式,绝大部分都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要不然,普通群众怎么知道谁才是坏人?
即使法律不能制裁,以现在网络的能力,也能令其社死。

其实很恐怖的,就是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就靠女生一张嘴,几滴泪,就掀起网络暴力甚至产生法律制裁。参与者自以为伸张了正义,但其实很多时候是成为了帮凶。
有熔炉这样的电影,也有狩猎这样的电影。
有小学生被人引导诬告老师强奸导致老师坐牢几十年的现实,也有未成人被官员侵犯却被定义为“嫖宿”的现实。

每个观点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反证,我们到底该相信哪个?
只能凭证据!
完全不能同意,在中国女性什么事情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有自己想要碾压其他人的特权,才会出现色相交易的情况,这种交易本身也是一种特权,着实恶心。

建议中国取消婚姻制度,实施完全性别平等,建立举报性别出发点言论和对应的惩罚机制,不论男女。
美国去年有部电影叫Nope,讲的是有关奇观的故事,推荐看一看,里面有个设定或者说有个知识点很微妙,就是人类不要直视牲口和野兽的眼睛,因为它们会觉得被挑衅被侵犯了领地,从而发起攻击。对于男性这种没进化好的生物,是一样的,作为女性尽量不要搭理男的,他们会把你的任何直接对话解读成你对他有意思。更不要直视陌生男性的眼睛,不得以沟通时也看着他们鼻子或以下部位就好。盯着他们看,哪怕是不经意地确认了眼神,都会瞬间引发这群生物的主体意识,给女性带来潜在的风险。东北人有个笑话就是“你瞅啥?瞅你咋地?”几个字就能打起来,原因也在于此。那些随机杀人事件,从来都不是真的“随机”,很多时候就是不小心“确认过眼神,是对的人”。女性要懂得保护自己。
小姑娘一个人跑去外地别打扮花枝招展,穿丑点才能挡桃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魔性。退出中共组织(党团队)即恢复人性。https://tuidang.org 避免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6-16
  • 浏览: 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