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推测一下本次疫情后,除湖北外最有可能出现反贼,及最不可能反抗的省份

前几天澎湃做了一个近期中国国民情绪的抽样调查问卷,结果我觉得很有意思,能从中推测出将来有比较大概率出现反贼的地区。

先上结论:

未来最有可能出现反贼的地区有:湖北、江浙沪、重庆、陕西
未来最不可能出现反贼的地区有:河北(包括北京和天津)、湖南、四川、山东、东北三省

接下来进行分析:

https://i.imgur.com/tk0MHUT.jpg

首先我看了一下问卷的其它数据,发现这个问卷的采样率比较低,平均每省33人,在覆盖广度上面可能存在问题。问卷本身并没有给出被调查者年龄、居住地的分布。由于问卷中很多人表示,在家期间上网和打游戏做得比较多,所以这里假设,问卷主要面向的是比较年轻的城市居民,相对也是社会运动的主要群体。

问卷的调查时间是1月27日,当时武汉封城已经三天,疫情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还只是在初期阶段,而武汉封城导致的很多人道主义灾难尚未显现。全国舆论的主要关注对象在湖北省疫情严重,省政府瞒报疫情,和大批武汉人已经离开武汉这三件事上面。当时红十字会和病毒来源的问题还未曝光,部分地区疫情也远没有今天这么严重。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在今天重新发布同样的调查,上面的很多指数都会产生一些变化。

当中共的宣传随着疫情的发展开始失效时,人民更容易因为对现实的不满而开始产生反抗的念头。这张问卷当中涉及到了八种情绪。如果从"推测人民反抗可能性"的角度出发,以下这几项是比较有标志性的:

第一项也是最关键的指标是“自信”,实际上代表了人民对政府的信任程度。自信一方面显示了政府的救灾政策和应对措施,是否得当;另一方面,由于中共的宣传显然是“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这样的套路,这也可以从一个宏观的层面,推测中共宣传对某地的人民是否比较有效。

第二项指标“愤怒”同样也很关键,而且需要和“自信”结合起来看。由于中共近期在宣传中,将疫情扩散的锅甩给了湖北省政府和红十字会。如果一地的民众“自信”“愤怒”这两项同时比较高,说明中共把责任推到地方政府的宣传实际上起到了效果,这样的民众其实更容易被煽动成为“红卫兵”。然而,如果一地的民众“自信”较低而“愤怒”较高,说明民众已经意识到疫情可能难以控制而产生了绝望情绪,同时政府的各项措施和应对使民众产生强烈不满。民众开始把矛头指向政府甚至中共,从而更容易起来反抗。如果民众在“自信”和“愤怒”这两项上同时偏低,说明民众虽然感到绝望和不信任政府,但因为当地政府处理得当,或疫情暂时未影响到自身,没有产生反抗的念头。

这里接着就需要引出第三项指标:“难过”、“焦虑”。这两种情绪,往往是因为了解到了疫区惨状;身边有亲朋在疫区被传染;或是担心疫情会进一步扩散等原因造成的。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这两种情绪也会转化成“愤怒”,从而促使民众开始进行反抗。

因此,这里的假设是:当民众的“自信”越低,同时“愤怒”情绪越高时,民众就越容易开始反抗政府。如果两者都偏低,则“难过”、“焦虑”越高,民众越有可能随事态的恶化开始过渡到“愤怒”的情绪。

接下来就分析一下数据:全国的平均“自信”评分是3.25,应该说低于这个值的地区,就相对地不信任政府。因为我们只需要找出最容易产生反抗的地区,所以从最低的开始就可以了。在这个表当中,“自信”最低的有以下几个地区:

湖北、广东、江苏、上海、浙江、陕西、重庆

由于湖北显然已经是受害最严重的省份,这里就不多分析。

陕西:说实话这个省份的表现是让我非常吃惊的。作为梁家河的发源地,以及本朝的龙兴之地,当地民众却表现出了相当不满的态度。陕西的“自信”指数只有2.95,在这张表中倒数第四,而“愤怒”指数高达3.84,名列榜首。“难过”“焦虑”指数也仅仅只低于湖北。但从疫情数字来看,截止到1/27日陕西省也仅有35例,民众的情绪似乎与疫情严重性并不相称。是调查的数字有所偏差,或是当地政府平时就不得人心,还是当地人武德充沛,天然就存在大量反贼?真正的答案,目前不得而知。

重庆:作为和湖北邻近的直辖市,重庆的疫情比较严重,在1/27日有115例。重庆在“自信”上全国倒数第二,“愤怒”“恐惧”“难过”“焦虑”等指数都普遍高于平均值,成为反贼高发地区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里顺便分析一下隔壁的四川:截止1/27日四川疫情已有90例,情况不比重庆轻多少,但是四川人的“自信”指数居然排在全国第一,其它指数都低于平均值。随意推测一下,可能因为当地地震多发,使得民众在灾难面前普遍保持乐观心态有关。但对于一心要光复大巴蜀利亚的姨粉们来说,这恐怕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
(在查找数据时,居然发现四川省卫健委网站无法打开!)

广东:作为长期不服王化的蛮夷之地,广东人对政府的救灾措施和宣传显然也不怎么信任,“自信”全国倒数第三。1月27日广东已有151例,广州深圳分别出现数十例患者。然而匪夷所思的是,当时广东人的情绪却非常稳定,在“愤怒“指数上只有2.79,全国倒数第二。“难过""焦虑"也刚刚只高出平均值。按姨粉的话说,跟旁边天天要封关的香港比起来简直就是“武德败坏,费拉不堪”。不知道在已经出现895名患者,全国排名第二的今天,广东人是否还能如此淡定呢?

江浙沪:作为中国的经济命脉所在地和人口大量流动的区域,三地的疫情不容乐观,在1月27日已经传出有数万武汉人来到上海的小道消息。1月27日上海出现66例,浙江出现128例,江苏出现47例。三地的“自信”指数都相对偏低,“愤怒”指数也较低,而“难过”和“焦虑”指数都偏高。相对而言,江浙沪政府的行政效率和透明度较高,使得民众至少在1月27日时,对当地政府暂时没有什么太大怨气。三地的信息相对也比较流通,民众容易获取墙外资讯,也不容易被宣传诱导。但是在温州、南京、杭州已经封城,疫情相当不乐观的今天,民意的急速转向是可以预料的。

总结一下,江浙沪、重庆、陕西、湖北将有可能成为将来反贼多发的大本营。

同样,哪些地方最不太可能发生反抗呢?我们不妨看一下列表上“自信”指数最高的几个地区:

北京、湖南、四川、山东、黑龙江、河北

四川:前文已经分析过,不再赘述。

黑龙江
:在1月27日,黑龙江确诊30例,在全国排名不高。当地的民众表现出了超越全国平均水平的“自信”和“愤怒”,根据之前的理论,这说明宣传起到了比较大的作用,而如此高的愤怒值,矛头指向的显然不是当地政府,而是已经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和武汉市政府。东三省中的其它两个情况也差不多,所以在东北出现反贼的概率,我认为不大。

湖南、山东
:同上,湖南疫情比较严重,山东的情况和江苏接近,然而当地民众却表现得异常自信,可见宣传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北京、河北和天津:北京和河北同样体现出了相当强烈的自信,相对东三省而言,当地民众相对并没有那么愤怒。如果算上天津的话,疫情本身在这些地区并不严重,之前也有成功对抗SARS的经验。由于政治上的敏感性,显然中央政府会力保这几个地区不至于失守。

总结:河北(包括北京和天津)、湖南、四川、山东、东三省都不太可能出现反贼。广东的情况有待进一步观察。

以上就是我的一点拙见。一个人生活的地方,只能说明其有可能成为反贼的概率,但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最终是否会成为反贼,还要看各人的人生经历和眼界。这篇文章可能会牵涉到一点对于各地民众的看法,如果有所冒犯,希望多包涵。

最后,我们不应当有着不切实际的希望,认为民众会很快自发组织起来反抗,:

https://i.imgur.com/Lu8sWrV.jpg

从调查问卷里各年龄段人们最害怕的情况来看,40岁以下民众“传染给家人”是第一位的,“社会动荡”排在第二位,而“死亡”排在第三位,“隔离的孤独”和“影响工作学业”排在最后。有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因为家庭价值在华人的传统观念当中是相当重要的。而把“社会动荡“排在”工作学业“之前,说明”为了整体可以牺牲个人利益”的集体主义观念在中国还是在大行其道。同样,为了家人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反抗而言,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觉得应该从两方面来考虑:

第一种情况:如果疫情得到及时控制,死亡人数在有限范围内,正常的社会秩序很快恢复,经济没有受到长时间影响,那么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次疫情也会像之前的许多次灾难一样,被很快遗忘。

第二种情况:如果疫情出现失控或第二轮爆发, 死亡人数进一步加速上升,那么人们最恐惧的事情,即亲戚朋友因肺炎受害将会不断发生。如果社会秩序无法很快恢复,经济崩溃将导致大批人失业。而经济的下滑,社会秩序的动荡,会产生破窗效应,使人对现状彻底失去信心。如果在一地广泛出现这种情况,社会运动就会发生。


对于武汉和整个湖北省而言,就目前的疫情,在未来发生第二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相对较大。对于其它地区,目前的状况还不好说,但浙江温州已经出现了类似的苗头。杭州、南京、上海、重庆、广州、深圳也有出现类似运动的可能性。

参考:

观察者网: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哪里人心态最好:天津
https://user.guancha. cn/main/content?id=234344


2019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大陆病例
33
分享 2020-02-06

55 个评论

贵州反贼或者潜在的反贼挺多的。毕竟天高皇帝远,又穷山恶水的,民族复杂,历史上归化的时间比较短,对政权的认可度和忠诚度都不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