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多,再次谈谈我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看法

以前我发表过所谓中国“民主运动”的看法,链接在这里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1119
因为我讲的不够多,果然不少人反对,甚至是冷嘲热讽。其实我倒不讨厌别人反驳我个人的看法,只是觉得部分葱友的想法还是有些天真的地方,这样会影响以后对此类问题的思考。
先说说8964,不谈这场运动的重要性有多大,我想谈的是其中的一些问题。
当时参加运动的学生,很大程度上来说是“改良派”,并非一部分人想象的那样,很多学生有远大的政治理想,推翻共产党,然后怎样怎样巴拉巴拉说一大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是反贼了,要抱着必死的决心,跟朝廷作对你还想活命不成?
当然,或许是学生们没想到中共如此的邪恶,但中国民众在这件事上做出了什么响应吗?
当然,或许是消息封锁了,很多中国人不知道,那请问学生的家长也不知道吗?
其实,说来说去,根本问题就是怕死,这是人的本能,很正常。
但是,就算退一步讲,这场运动是“为自由而战”,那也只是一场闹剧。
想要自由,又想活命,甚至是保护自身利益,各位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一个奴隶,跪在奴隶主面前,说:“行行好,还我自由吧!” 各位觉得这可能吗?
我敬佩那些敢于站出来的人,那些真正敢于为自由流血的人,但现实是,这种人在中国只是极少数,多数人不是在观望,就只是在背后跟着喊口号罢了。或许,还有人会耻笑为自由而死的人:“他们可真傻,你看老子现在可活得好好的!”
在我看来,这种运动在中国只会牺牲少数人,让更多人觉得自己很“聪明”而已。
中国的“民主运动”更多的像是维权,要说反中共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

对于香港人的抗争,同样,很多港人盼望西方国际社会拯救他们,我就知道结果是怎样了。
如果国际社会能拯救你们,那就不存在一国两制了,97年你们就“原地独立”了。
但我也承认,自由也并不都是自己争取到的,假如当年台湾被中共打下来,那如今台湾会民主吗?
香港就是一个例子,真面对极权政府,“合理非”的游行就是个笑话,你见过平民跟土匪和平谈判的吗?
这还涉及到一个维稳强度的问题,就算现在8964重演,并且上街的人都不怕死,中共完全有能力做到封锁现场并镇压。
民众手无寸铁,真的没法跟中共斗。

实际上很多中国人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跟中共妥协了,“让我活着,我就不需要自由了”

经常听人说:“活着最重要”,这句话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配上小粉红常说的:“民主不能当饭吃”,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反抗不止是胆量的问题,更多的是价值观的问题。

很多人喜欢说8964,返送中这些让国际社会认清了中共的邪恶,这些运动当然有它的价值,但国际社会也很“健忘”,也决不应该是“不流血革命”的借口,这样只会像在纽约要求北京给老百姓自由一样。

讲到这里,会有人认为我在煽动别人上街送死吧?
然而恰恰相反,我并不希望有任何人去白白牺牲,在抗争中死去并不可笑,但抗争的人只有你一个人,却是可悲的。
1
分享 2021-10-14

9 个评论

先说1989年的学生运动,本质上仍是“皇上你可不能这样啊,再这样江山社稷就完了”这一套。但我们并不能去指责他们什么,在那个年代能说出“It's my duty”本就相当了不起(现在的大学生根本做不到,无论是视野,阅历还是组织和行动能力都无法与三十年前的前辈们相比,确实挺悲哀的)。而木樨地的血流成河,则明确告诉了中国人改良道路是行不通的。中共派出部队镇压学生的那一刻起,它的执政合法性就荡然无存了。
北京本地人不可能不知道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三十多年前固然消息传播慢,但封锁消息的手段也不比现在,何况这么大个事,根本盖不住,在当时必然传遍大江南北。
所以如果当时的人们在得知惨案发生后,没有选择沉默,而是纷纷走上街头去声援学生呢?抗议示威从东北到西南,席卷全国各地,那结果会不会有变化?
但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能理解,毕竟少部分人看到的是王维林挡在18辆59式坦克前,而绝大多数人看到的是那18辆59式坦克。
怕了,怂了,那算了,就这么过吧。
指望外国友人/境外势力来帮助你的前提是自己要敢于抗争到底,自己已经认罪服软了,那想帮你都帮不了了。那时的中共不比现在,洋人联起手对中共施压的效果远比现在要好。
但前提是自己先要抗争下去,哪怕下场会很惨,哪怕株连家人,也要抗争下去。
扪心自问,有几个人能做到?
台湾人做到了,韩国人做到了,所以他俩成功了。中国人没做到,所以失去了机会。不是失败,而是失去了机会。毕竟我仍然希望中国有一天能尽可能少流血地实现民主改革。
当时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由于特殊的时代背景,当时中共对于社会的管控力度并不如现在这么强,即便是参与运动的大学生只是大学生群体里的一部分,或者说社会上的人们参与的力度并不大,但相对于现在而言,我个人认为如果当时坚持到底,成功几率比现在再来一遍要大。
如果下岗潮提前几年,大量的失业工人与学生合流,那又会是什么场景?
当然说这些意义都不大了,三十多年了,如今的中国年轻人,对于这场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要么不知道,要么盛赞中共镇压得好,高校学生又红又专,网络上言论空间日益逼仄,中国人终于一步步倒退到了今天这个样子。不过对小粉红来说则是“这盛世如你所愿”。
于是乎我们面临这样一个窘境,你无法像粉红一样陶醉在大国崛起的氛围中,你无法忍受各种删帖封号,但随后发现你只能这么痛苦地活着。想上街游行?马上抓了你关十五天。在网上去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怕是给网警送kpi。
不是每个人都是刘晓波,你葱99.85%的人没这两下子,这很正常,不丢人。连北大马会去深圳给工人们讲马原这种看起来政治上无比正确的行为都被悄无声息打压了,何况扯反旗呢。
说句不好听的,中国人是无法靠自己拯救自己的,索多玛更是不值得拯救,所以反贼们还是多做准备,能跑路尽量就跑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