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终审法院屡屡拒绝将逃犯送交内地,为什么澳门从来没有考虑过制定什么送中法?

也就是说,在内地犯罪逃到澳门,就无法被移送回内地。内地要求澳门移交的的几个逃犯,刚巧都是香港永久居民,澳门终审法院都拒绝移送了。澳门终审法院的判决理由就是将逃犯送内地没有法律依据,所以不能送。
Hayashi 此生不悔乳華夏!
當然有 澳門有還未立法的《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内容包括“送中”。
而且還有送中的實際案例:
《南華早報》今日報道,根據澳門法院文件資料顯示,澳門政府曾經先後將入境澳門的三人非法移交去中國大陸,當中兩個是香港永久居民。儘管澳門保安司稱「一切依法律與國際慣例處理」、司警和檢察院均以國際刑警通緝為由將有關人士移交中國當局,但澳門至今仍未與中國簽訂任何移交逃犯協議,而終審法院在07和08年先後裁決當局做法是違法並損害澳門司法制度。報道亦指港澳兩地法律界人士亦批評當局做法是原則性錯誤,「法外綁架」嚴重地損害了兩地的司法完整性以和法治,破壞「一國兩制」。

報道中列出三宗非法移交個案,第一宗發生於2007年3月18日,一名女子乘船來澳。在入境澳門時被當局截獲,要求協助調查。翌日,澳門檢察院同意把這名因逃稅而被列入國際刑警紅色名單中的女子移交給中國當局。但根據當年3月20日的一份文件,澳門終審法院另有見解:「由於中國和澳門移交疑犯無區際或本地法規規範,檢察院、司警或其他公共部門不能以移交中國當局為由,把一個被國際刑警通緝的人扣押。」

第二宗發生於2008年2月6日,一名被指在內地犯下侵佔罪、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女子,在入境澳門時被扣留。據法院文件顯示,當時司警局局長黃少澤聲稱遵循了國際刑警的指示。終審法院的結論是:「本院在2007年已經裁定……向內地移交逃犯是不合法的。當局沒有法律或協定規範,沒有有系統的程序,沒有容許答辯人申辯,也沒有法官的命令……仍然堅持執行這種移交,這些做法讓司法系統失信、破壞法治,損害澳門特區的聲望。」

第三宗發生於2015年7月,涉及在國際刑警一百大涉貪逃犯名單上的前廣州市新塘鎮大敦村原黨支部書記、前中共黨員吳權深。據《澳門日報》報道,在去年5月,中國廣東省追逃辦得知吳權深藏身澳門的消息後,立即組成工作組趕赴澳門開展追逃工作,並在7月在澳門警方協助下成功將吳權深緝拿歸案。至於他原來有效期至2017年的本澳居留權,在內地當局通報後被澳門方面取消。中國官方喉舌「新華社」甚至於去年9月11日稱,「當疑犯不能被引渡,當局就需要採取遣返等其他手段。這就需要很長的時間研究能運用的各種法律,從中搜證。」
香港《南華早報》爆出澳門警方於 2007 年 至 2015 年間曾三度經「法外」途徑將中國通緝犯移交至當局。根據終院判辭,三人均被指在中國大陸觸犯經濟犯罪。其中兩名是香港永久居民,都是由家人向終院申請人身保護令,要求司警局放人。在司警和檢察院極速處理下,涉案者在被截獲後翌日或隔日已被送返中國大陸,即使在中國與澳門間沒有就移交逃犯協議,澳門終審法院因此裁定移交不合法,但已經太遲。

只要中共真的想要
澳門警察的速度會比法官要快
法官的判決基本沒有任何卵用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公众领域施行民主原则 私人领域施行自由原则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70465
比如,我们中国人喜欢过年放鞭炮,那么我们城市是否允许过年期间放鞭炮,这是公众原则,用民主投票决定。
但是是否允许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这是私人领域。任何人都不能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鞭炮。因为我的窗户一定范围内属于私人领域,我有这个领域的安静权。也就是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我在这个范围内做什么。

公众领域的事情不能延伸到私人领域。你民主再什么少数服从多数,你也不能投票决定大家可以在我的窗户下面放鞭炮。

所以在真正的民主国家,你的问题根本不成立。因为群己区分是常识。只是我们中国人不懂而已。

民主国家唯一烦恼的是群己权界。也就是哪些属于公众领域,哪些是私人领域。
比如放鞭炮的例子,多少米以内算私人领域。多少米之外才算公众领域。这才是真正的难题。但是虽然如此,民主在协商这些领域时也比专制拍脑门合理得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