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如何看待墙内洗白王莽,说他是“穿越者”的反智观点?

最近几年,墙内有一种说法,说王莽是“穿越者”,企图洗白他的倒行逆施。例如:仇恨匈奴和高句丽、注重科学技术、土地改革、废除奴隶制、国有化等等。懂一些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些要么是子虚乌有,要么是王莽当时企图恢复“周礼”大开倒车的行为,为什么墙内还有一堆别有用心的人去美化王莽?想到未来宽衣帝也会这样被洗白,被说成“穿越者”,我都觉得不寒而栗。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王莽是那个时代的国家社会主义者,为儒家周政的理想以身殉道。东汉对王莽的指责有失公正。

刘仲敬:西汉游士和东汉士大夫属于不同的阶级,尽管他们都有可能自称孔门子弟。西汉末年的周政主义者构成两者之间的缺环,正如三世务农的良家子萧望之构成介于浪人冒险家陆贾和学阀世家子袁绍的缺环。除去越来越占优势的机会主义者以外,嬗变的倾向并非不符合阶级的演变趋势。游士往往是“君主派”国家社会主义者,周政派往往是“民众派”国家社会主义者,士大夫往往是政治保守主义者和经济放任主义者。周政派儒士厌恶中间阶级,不逊于武帝麾下的酷吏和官商。如果张汤是政治领域的国家社会主义者,桑弘羊是工商业领域的国家社会主义者;那么师丹和孔光就是农业领域的国家社会主义者,王莽则是各领域国家社会主义的集大成者。新莽政权将四朝周政主义者的梦想全都实现了,包括禅让制、土地公有制、私人贸易国有化、国家供养平民知识分子、裁抑权贵(包括王莽自己的亲人)、奴婢解放、万国来朝、贬斥夷狄。新莽籍舆论领袖之力得天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新朝初建,举国儒者感激淋涕。《剧秦美新颂》代表了他们共同的认识和期望:秦政是万恶之源,周政是百病良药。汉家出于现实利益的诱惑,不能彻底废除秦政。所以,周政复辟的关键在于高尚的道德水准。古圣先贤都说德性决定盛衰,德性应该就是道德的意思。王莽的道德水准看来不低,连自己的儿子都愿意牺牲。天命蘼常,唯德是依。当今之世,舍莽其谁?

显然,周政主义者的理想一点不像成王真实的周政或孔子想象的周政。他们都是平民子弟,并不打算从封建主义立场反对秦政。他们的梦想是:原封不动地接管秦政的国家主义机器,但不再为军国主义服务,而是为社会主义服务。他们看到汉武帝的盐铁垄断给消费者带来了无穷的灾难,却认为这是贸易管制和价格管制不够彻底的缘故。他们痛恨吏治国家,又不想要封建贵族。他们幻想周政不是依靠任人唯私的封建贵族,而是依靠道德高尚的志愿者。他们幻想自己就是这种理想的志愿者,但上任以后的第一批举措就是:削减官吏的收入,增加国家给他们的津贴。他们的社会主义新政给官吏增加了无数的新任务,却在同时大幅度削减武帝以后增加的聚敛项目,将其改组为更有统制主义性质的社会工程民众尚未得到减轻负担的实惠,首先领教丧失秩序的恶果。没有一个王朝比他们更加罪有应得,因为他们的荒谬是如此肆无忌惮;没有一个王朝比他们更加值得同情,因为他们的灭亡主要因为善行、而非恶行。他们如果真是汉武帝那种老练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就会首先准备好可靠的酷吏集团和文宣(缘饰)部门,以周政之名行秦政之实,将扩张的权力用于汲取和镇压,只要注意掌握汲取收益和镇压开支的适当比例,不但可以乱而不亡,而且可望赢得大多数愚人的赞美。

新莽的灭亡并不是东汉君臣的贡献,解释新莽的灭亡才是历史赋予他们的主要使命。他们自己属于正在成长的新式宗族,需要儒学提供的宗族意识形态支持。因此,他们没有勇气承认:一代大儒王莽活出了周政主义者的理想,为儒家的事业以身殉道。王莽显然就是这样看待自己的,才会自信地说出“天生德予予,汉兵其如予何” 这样自恋的台词。他天真地低估了后世儒家的虚伪和凉薄,以为自己会以正面人物的身份名垂千古。东汉儒臣用放大镜检查了王莽的毕生行迹,试图找到违背周政主义原则的蛛丝马迹,结果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们为了避免承认自己和王莽共同信奉的理想才是国破家亡的罪魁祸首,只好借助逆向思维的修辞术,将王莽的两大功绩说成罪行:虚伪和篡位。虚伪的意思就是说他尊重舆论、礼贤下士,想必只是为了争取民众的爱戴。其实“争取民众爱戴”恰好就是孔门子弟定义的君子,“争取统治者喜爱”才是奸臣的标志。除王莽以外的任何人用这些手段争取民众爱戴,肯定会赢得儒者由衷的赞颂。篡位的意思就是说他实现了孟子和眭孟力主的禅让,没有为政权更迭流血。西汉后期,禅让是非常主流的意识形态。万世一系极其不得人心,因为谁都不愿跟秦始皇有相似之处。
第三新索多玛 一个大汉在吃屎,先吃了一坨叫毛泽东,没饱,又吃了一坨叫邓小平,没饱,江泽民胡锦涛都吃下去了还是没饱,最后吃了习近平,终于满到嗓子眼,吐出来了。他说:“这坨屎好臭啊”。
这个其实看看他们原文就懂了吧……王莽推行了大量形似共产党的政策,在你国粉红、毛左和梅毒粉眼里好像就是哪个高风亮节的书记穿越回汉朝似的。
至于说所谓恢复周礼,你他妈恢复周礼倒是把分封制恢复了啊。有那么一群诸侯在刘秀还未必打的赢他。
分封制之下土地其实是权限分明的。但是如果在汉制之下搞周礼的土地制度,那就相当于是把私有的土地没收了以后重新分配。但是其中还有一块被收作公田——这一块在周礼之下应当是归贵族的,但是现在没有贵族,那就是哪个官僚都可以过来贪一把的所谓“国家财产”。这是周礼吗?这是共产党土改。
所以王莽被推翻真的不奇怪,如果腊肉能搞出三年大饥荒,王莽为什么不可以?腊肉时代至少科技还比较发达呢。
但其实不是王莽像共产党,而是共产党像王莽。马克思一生所谓的成就就是在不自知的前提下给中国帝皇背书。

那个狗屁游标卡尺确实是假的,不过皇汉们一直不就擅长吹嘘这种假东西么。
墙内很多流行的历史观点真的不是“图一乐”,我怀疑是中宣部雇佣了一批历史写手,在潜移默化洗脑。

比方说,明亡于东林党,东林党不让给江南加税。这就是在给打倒公知作历史价值观的准备。
还有流行的曼德拉卖国,来防止自由派思想
还有德国发动二战是英美逼迫的,为现在中国的军事冒险,做历史上的辩护。
还有二战波兰不自量力活该被打。就是在为中国将来打一些小国做理论铺垫。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王莽是道成肉身的周政主义者,其得国之正体现了三代之治尧舜禅让的儒家道统,其为周政理想的偏执政策也体现一个理想主义的操守。可以说王莽就是现实政治意义上的儒家的最高楷模。
后世儒生因为不能否定他们和王莽共同信奉的儒家,把王莽塑造成一个猥琐虚伪之徒纯粹是鲜寡廉耻的。
王莽的存在也从侧面正面了儒家经学作为文明骨架相对古希腊哲学和基督教神学的层次较低,以儒家能够解释的范围支撑不起太复杂的政治结构,儒家只在宗族范围有维持社会的解释力,对于上层政治体制和复杂的哲学与神学,它完全是缺位的。儒家属于一种习惯法集锦,它所产生的政治体制天生就没办法超过习惯法本身的天花板,到达普通法的高度。
fringe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劉仲敬的理論用來顛覆共產黨政權有什麼欠缺之處?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50108
過於路徑依賴。

阿姨的諸夏不是解決共產黨,而是解決大洪水的。
在劉的理論裏,共產黨不用推翻,到時間它自己就會死。

只是共產黨死了之後,中國依然沒有辦法實現民主,因爲中國人缺乏結社、憲政和法治的能力。
所以中國立刻會陷入無政府主義狀態(大洪水),絕大部分人會在缺乏政府的保護下在很短的時間内死亡并且斷子絕孫。(互害社會)

這種情況在中國古代已經發生過很多次,是歷史事實,并且世界上所有國家改朝換代,只有中國死人最多,可以在幾十年之内,通過内戰屠殺,消滅一半以上人口。(德配下)

劉把這種獨特的現象總結爲:中國人沒有組織國家秩序的能力。(世界文明窪地)
他們都必須像寄生蟲一樣,寄生在一個獨裁者身上才能活,否則就會死去。(費拉無產階級)

那麽,中國人想要提高文明水平,實現民主文明,第一個需要提高的,就是組織國家秩序的能力。

所以劉給出一個解決無政府狀態的方案,就是諸夏。大家都去嘗試著建國,不要統一。

這樣的好處是:
1、可以充分鍛煉各個小國家内人的結社,組織能力。提高“德性”
2、就算這些小國也是個獨裁國家,推翻一個小獨裁者更容易。

總之,就是重走一邊歐洲各個民族國家在現代民主化之前的狀態,才能最終產生出現代民主文明。

==========================================

劉的理論問題在於路徑依賴。

説白了,就是他認爲一個文明不能跨越式發展。

中國人不經過歐洲中世紀那麽幾百年的分分合合,民族國家互相勾心鬥角,頻繁戰爭,是不可能有現代文明意識的。當然 ,經歷完這個過程,“中國人”也就如同“羅馬人”一樣,已經消失于歷史之中了。

很多學者認爲,文明是可以跨越式發展的,中國人無需經過這幾百年的鍛煉,也能直接學習現成的民主國家的經驗,在中共死亡之後,實現民主化,成爲一個現代國家。
比如王劍就是這麽認爲的,他經常跟觀衆互動時說,你怎麽知道中共亡了,天下就一定要大亂呢?你怎麽知道中國人就沒有能力和意願實現民主化呢?

=======================================

我認爲,諸夏有一個問題是,大洪水意味著其他國家不會插手。

但是美國、日本、俄國和印度看到中共下臺的時候,居然不會插手扶植代理人是很難想象的。
就算以劉的馬基雅維利主義的角度看,美俄是一定會插手扶植代理人的。

諸夏戰爭最後一定就是看誰背後的大腿粗,但是美國不可能會扶植兩個代理人,因爲這樣并不划算。
這造成一個結果就是,諸夏就算有,存在的時間不會很長,而且也不會如同劉那樣期望的向歐洲中世紀那樣自然發展。

而是擁有美歐日裝備的某個軍閥會議最快速度解決掉其他所有的國家,不等你民族發明完成就已經一統江山。
之江新军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龙髓汤龙须糖五龙羹 有着我们Long Long的根 我的龙根能屈能伸 人人都是龙的传人 皇帝吉祥谢主隆恩 五千年来YYDS YYDS永远的神
网警搞不懂这是自媒体借古讽今诅咒习近平新时代封建社会主义颜色革命兔子尾巴长不了。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王莽确实是儒家理想的一次幻灭。是个有争议的人物。有人愿意讨论不是坏事。

说他穿越显然是牵强附会。大体上是因为汉朝跟西域沟通
百年。大量思想和技术传入中土所致。

他和刘向刘歆父子才华和贡献还是有的。左传和古文尚书无论真伪,可读性是很强的。对历史的解释也较当时其它材料更为丰富。公羊和谷梁过于呆板,只在意义和伦理上进行讨论,颇为无聊,只是每到大变之时,都要出一个公羊学家。
孤鸿 寂寞沙洲冷。
这不是郭沫若的说法吗?没想到郭狗跪舔毛腊肉的那一套现在还被人吹着。不过在意料之中
rowlandheights 尊包讨李,天诛国贼李克强
王莽是穿越者这段本来就是对王莽新政的讽刺,包括刘秀的崛起,被称为“穿越者遇上位面之子”。但是说多了,就有人开始从嘲讽变成真粉了。膜蛤就是从讽刺江泽民变成膜拜江泽民,“战忽局”就是本来一些人,对中共官媒用张召忠说大话结果事实不成立进行讽刺,说张召忠是奉旨忽悠;后来演变成了中共下大旗,韬光养晦发展骗住了西方。
yujay 观察
王莽是个社会主义者。
但中国政府推崇他,不怕大臣学他政变嗎?
米奇妙妙屋 中国毫无信用,名不虚传。
以前感觉挺有趣,反正那个话题是:什么历史人物像穿越的人,倒是没往共党意识形态上多想
flyfighter IP属地:西朝鲜的废墟之上
中国的史官就是一群奴才太监,司马迁这个真的被阉了的人已经是天花板了,所谓的史学研究都是建立在这些以内宣为核心的记载上,不能说没有研究价值,但是价值不大
太上老君的羽翼爪牙你也敢反驳?
不要命啦?
小心再来个“化佛为胡”,让你们在哪都被受逆淘汰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