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是否普遍无法理解政治是个多目标系统?

很奇怪的现象:国人经常拿中共治下极个别不那么不堪的“政绩”(例如基建)来试图说明中共的成功,就如同在粪坑里找到一朵花就把粪坑说成花园一样。

这种一元化的思维方式在本次疫情中也显露无疑:人们对粗暴封城后看似控制了病毒而沾沾自喜,甚至纷纷嘲笑其他国家防疫不力,却对粗暴封城导致的经济停摆和种种次生灾难熟视无睹。

在国人眼中,仿佛政治只有一个目标,政府也只需要干一件事。然而柴米油盐衣食住行缺一不可乃是生活的常识,政治更何尝不是如此?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布爾什維克主義者鄙視傳統社會民主黨和所有資產階級黨派的理由就是,他們是高度集中的,他們有高瞻遠矚的政治家,一切都在他們的廟算之中。這個在某些具體的場合是有好處的。例如像在十月政變那種情況,很明顯就是,社會民主黨的各黨派和資產階級自由主義者的各黨派都是群龍無首。他們一天到晚都在想著等立憲會議召開了再解決問題,沒有想到在立憲會議召開以前就有人突然襲擊。而列寧就是利用布爾什維克內部的獨裁機制,他力排眾議,單方面決定召集一小撥軍人突然襲擊首都,讓你的立憲會議根本召開不了。等立憲會議召開的時候,立憲會議的大廳上已經都是他的武裝部隊,你召開也沒有用了。在這個具體情況下,列寧當然有理由說,你看,就是你們資產階級民主的弱點,才讓我們布爾什維克主義勝利了。

集中的好處就是,集中精力辦大事。如果確實是有果斷而敏感的馬基雅維利主義政治家,像列寧這樣的人,他可以比那些小市民、小經紀人式的資產階級政治家在具體問題上取得更大的優勢,但這個優勢是短期的。大自然產生出來的像蜜蜂蜂巢那種非常合理的結構並不需要蜜蜂像建築師和設計師一樣聰明,它只需要不斷地嘗試錯誤、局部修正。修正不好的,就突然垮塌一下就行了。

一個人的眼睛,哪怕是最英明的人,都不能看到所有地方。他可能在他集中力量算計的那個地方取得重大勝利,但是是以忽視和犧牲其他地方為代價的。統戰也是這樣。如果你只計算看得見的部分的話,那就會有一個奇特的現象:你可以看到,資產階級民主一直都是輸的,蘇聯人一直都是贏的,蘇聯人集中精力要顛覆什麼或者要辦什麼事情,利用資產階級民主的弱點,在他們的核心地帶肆無忌憚地行動,幾乎遇不上什麼阻力,但是最後垮臺的居然是蘇聯。就是因為它贏到了所有看得到的地方,卻輸掉了所有看不到的地方。

國有企業和眾多的小企業之間的差別也是這樣的。他們搞計劃、集中資源辦大事是可以的,但是社會主要是由你看不見的增量知識組成的,而不是由你看得見的存量知識組成的。如果社會的好壞只取決於你掌握的既有資源和既有知識的話,那麼計劃一下是可以的,甚至是優越的。但是社會進步主要是依靠不斷產生的新的知識和新的資源,這些東西都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出現的。
封建修正主義帶師 吃飽就算偉大功績,穿暖就是物資富裕。現今的聖上真的迎來了中華民族最好的時代,最好當皇帝的時代。
吃飽就算偉大功績,穿暖就算物資富裕。

每次說強國不夠好,就拿非洲當對比,說的好像勝過長年戰亂的國家是天大的難事,吃飽?世界工廠喂飽百姓有什麼好說的?讓百姓吃飽穿暖是該做的,人均多少?

六千?那吃飽穿暖本來就是正常的。

餓死都不鬧革命的基因作祟,聖上幹的偉大功績韭菜也配感到榮幸?說實話中華歷史上就現在這幫奴才最聽話。

另外,基建強國?

是指什麼方面的基建強國?

基建品質?基建速度?基金普及程度?

是基建宣傳強國吧?

瓦房店的基建品質也配做強國?在此前提下的速度也配作強國?瓦房店後城鄉差距仍舊巨大也配做強國?

說個笑話:

我們中國有最好的網路技術,我們中國有最好的基建速度,我們中國有最高效的行政效率!
但我們不能民主化,因為我們有太多人要管理,所以民主就會亂,各省都會獨立。

強國的民政部門是在用紙質文件做管理?
強國的官員是都靠馬車移動?到隔壁省維穩要走幾個月?上京要幾年?
強國的政令都是靠飛鴿傳書?調動軍隊都是雙腳走路?

說起基建和科技嘴上先進先進的,然後說起民主馬上低效低效的。
維穩科技獨步全球,然後國家仍然可以搞成那鳥樣。

呸!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能理解啊
比方說你和一個小粉紅聊
『你看巴西多好』『只有熱帶雨林,哪像中國有高樓高鐵』
『那你看紐約多好』『只有水泥森林,哪像中國有大好山水』
巴西:看我一條食人魚扇你臉上

樓主要認清,不是這些人以為只要對比基建就夠了的,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根本原因是樓主在分析,而他們在證明
你在分析『一個好的政治應該是什麼樣的』『中國的政治哪裡好,哪裡不好』
他們在證明『中國的政治怎麼好』
出發點不同,出發點就設置成『證明中國政治的好』就會想方設法證明中國政治好
只不過中國基建能比得過很多國家,所以經常被拿出來說而已
當中國基建比不過的時候,就會把自然文化等等,什麼都拿出來說了
Pimpla I will catch you on the flip side
由此引发的表现可以归纳为:

喜欢对反人类的罪行“辩证”看待,主张凡事都有两面性。比如,虽然国内出现了很多惨剧,但总的来说疫情控制住了,所以表现值得肯定;

在需要谨慎思考多方考查的议题面前,一副大义凛然的嘴脸,决不肯让步分毫。比如:成瘾类药物就一定要禁绝,嫖娼绝对要抓起来坐牢;

前者是为了炫耀自己卓绝的头脑,后者是为了宣扬自己无暇的道德。至于议题本身,对他们来讲反而没那么重要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政治从来不是多目标,也从来不是系统。喜欢拿机器比喻现实的各种mindset,各种表达,其实是工业时代留下的化石,只有黄左喜欢拿着当宝。

政治,是 the art of attaining and keeping power, along with all the activities to achieve this goal.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很多中國人無法系統性的了解民主政治,甚至無法理解人的多樣性與社會的多元性,認為整齊劃一是應該的,認為民主會產生動亂。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一般墙民压根就不认为/不知道墙国是粪坑,他们只活在也只看到自己的脑内迫真小花园,自然也只愿意接受外面是个大花园,若是有人试图叫醒它,或者出了什么不符合花园形象的事,你猜猜它会怎么着?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清楚

直到,自家小池塘也被疯狂宇宙掀翻的那天
mizuo 移民德国后更向往瑞典的黄左。我是左,不是你口中的毛左和小粉红的极左(形左实右),不要把瓦房店的假左来代表其他国家的左,靴👢!
我的感觉判断是:
1.中国人对于政治的认知是清廉为百姓维持公道,清廉,大义。
2.政治有黑暗的一面,不愿意面对,且认为只存在于国外。
3.好官必须是清廉第一位(一分钱不拿最好?)

我个人认为政治:
1.以尽可能和谐的利益共同体让多方受益,减少纷争。
2.谎言连篇,但也无需大惊小怪,飘柔的使用者人人头发都柔顺了吗???
3.所有政治家的目的是利益,且个人利益为先,只是眼界决定了部分人“伟大”,部分人“恶臭”。
4.部分地区完全被宗教影响,甚至以宗教为唯一纲领。其实无非就是另一种强化行为管制(不否定可行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1
  • 浏览: 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