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垮台后,需要采取何种手段才能稳定社会秩序和经济?如何避免马教再次兴起?

如题
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国情不一,所以垮台后经济的恢复手段肯定也不一。
我谈的主要是经济和社会问题,请各位葱油不要回答不相干问题。
中共垮台,必然伴随着经济的崩盘,那么要如何稳定经济形势呢?根据现有国情,中国并非苏联那样的重工居多轻工农业匮乏,而经济崩盘必然也带来社会的动荡,在现在左翼思潮兴起的情况下,如何避免中国再次轮回上演二战德国或者俄国那样的悲剧呢?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抄戰後德國就好
德國現在聞納粹色變,全世界對納粹元素最敏感的除了以色列就是德國了
要是要防止馬教復活,抄襲德國就好
從教育入手,從小就洗腦小孩讓他們理解馬教的邪惡,珍愛生命遠離共產
結合法律,認定馬教為恐怖主義,嚴打『新共產』

中共垮台後如何穩定形勢,要看中共是如何垮台的
要是是因為內戰,那經濟就成為次要中的次要了,先要把地圖畫出來才行。戰爭結束後才有空餘時間來討論經濟,因為內戰時經濟是不會好的
要是是對外戰爭戰敗,那就看怎麼敗了。一戰德國敗了以後英法沒幫他,還開出了巨額罰單。二戰日本敗了以後美國就帶他走向正軌了。當然,美國是吸收了前人,包括一戰英法的失敗才得出這個決策的。我們不知道中共垮台後是會被如何處置,想也沒用
如果是蘇聯解體式,那還是這句話,先畫地圖……

所謂現代左翼思潮,其實很大程度是因為歐美比較和平才會出現的
如果你能不能活到明天都不知道,你就不會去關心隔壁黑人小孩或者電視上的北極熊的死活了
中共垮台後如果不能和平交棒,那短時間內是不能達成歐美的和平水平的,也不具備左翼思潮的土壤
苛政猛于虎 Now,our war is your war.
我記得有人說過一句話:飢餓和失業是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最好的土壤

當年中國國民黨在戰前十年的建設中忽視了農村問題和自己的基層政權問題,從而讓中國共產黨有機而趁最後尾大不掉。

所以新政權必須保證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民的生計,不然很難避免農民慘遭煽動從而讓中國陷入更大的混亂。
请北约来驻军、维和,像二战后的日本那样重建和改造它,进行普世价值文明的恶补。

否则单凭苏联式的改朝换代,只会产生亚洲版甚至是劣化版的普京帝国而已。

最让人担忧的是经过了大刀阔斧的改造也无法杜绝倒车,就像凯末尔的土耳其世俗化了快一个世纪,竟然还出了个埃苏丹。
这不是马不马教的问题,而是独裁和民主的问题。马教只是个幌子。

暂时没想到什么特别靠谱的办法。好的宪法加广泛选举能够增加几率吧,但也不保证能做到。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好问题,总算又盼到个不是只知道无脑喷中共有多坏,而知道思考为什么这片土地上反反复复老出现 “中共”、思考如何避免将来再出现 “中共” 的用户了。

卡尔马克思,并不比谁聪明,也并没有开创什么。

老庄,远比卡尔马克思更狠。它们早就让一个幽灵、一个 “伪道家” 的幽灵在华夏游荡了。
共产主义,就是披着理想主义外衣的犬儒主义。这个不需要谁来创造,古希腊、古华夏早就玩过这个了,甚至美洲与非洲土著,常年就活在这种状态下。
希特勒、屎大淋等等流氓,是尼采、卡尔马克思等神棍的产物;极右的商鞅、韩非、申不害,极左的墨翟,也同样都是老庄的产物。

商鞅式的法家,就是法西斯;墨翟式的墨家,就是射秽主义。极右与极左,导致的后果是一样的,都是专制。

而上面专制,下面必定会出现犬儒。正如王夫之说的——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

王夫之还说过——古今之大害有三:老庄也、浮屠也、申韩也。说明早在萌末清初时期,中国就已经有人意识到了共产主义、射秽主义、法西斯是一个妈生的,有了一个,就一定会带出另外两个。

当务之急,在于把《道德经》这种害人的妖书批倒、批臭——它有什么资格跟《圣经》相提并论?
《圣经》把人从兽格往神格的方向带,《道德经》却是在把人格还原成兽格。

尽管中国就没几个人看过、看得懂《道德经》,但是它们的思维与行为却完全符合《道德经》。因此,除了要大力批判《道德经》,还要识别那些敢于鼓吹《道德经》的家伙——这种人往往都是潜在的 “法西斯”、人品严重有问题,随时都是社会秩序的隐患。

天底下没有几个造神者会真心信奉自己亲手捏出的泥胎,而是为了用这个 “神” 的名义去攻击、统治、奴役、抢劫其它人。正如天底下没有几个大毒枭会亲自去当瘾君子、没有几个赌王会亲自去当赌棍,而都是为了用这个工具去害别人。
何鸿燊的所谓 “赌王”,不是它自己很能赌,而是它开赌场就是 “赌王”、你开赌场就是 “犯罪”;章子怡贵为国际影星,有的是路子,它也绝不可能给自己的孩子吃中国奶粉,它只是做广告、忽悠你去买。

上一个指着一头鹿,硬要说那是 “马” 的,现在名声还很臭。
这种人跟西方的所谓 “白左” 一样,都是极其擅长披着 “左” 之外衣的 “极右”。
它们不是真的认为黑人没有问题,而只是想试试 “政治正确” 这把刀到底快不快、砍人的时候好不好使。

识别真正的 “左” 与 “右”,我有一个简单而廉价的方法:
如果这个人自己愿意被黑人打砸抢、还能乐呵呵的,就像脑子抽风的佛祖割自己的肉去喂野兽,那我敬它是条汉子,这就是把脑子左坏的真圣母;
如果这个人自己根本与事情本身无关、却总喜欢站在旁边要求受害者 “大度”,或者自己一方面承受着上面的掠夺、一方面却调头用更狠的方式去欺负比自己更弱的目标,这种人就是假左、真右。

由于汉族文化根本不是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化之复辟,自秦汉以来,楚国猴子早就把诸子百家的良知报销干净了,使得这里满地都是假左、真右的畜生,甚至是老庄这种虚无的共产主义乡愿犬儒。
这种人,最应该被强制改造。
儒家文化 “虚伪”、逼着不是好人的家伙硬装好人,可难道害人的 “伪道家” 文化逼着不是坏人的人做坏事就 “不虚伪” 了么?

西方人知道 “贫穷是产生共产主义的唯一土壤”,东方人同样也知道 “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这里的 “贫富” 并不是指的 “金钱” 这种身外之物,而是指的思想。一个人最可怕的不是经济上的贫穷,而更可怕的是思想上的真 “贫穷”。

很遗憾,卡尔马克思这个害人的神棍,以为 “工具” 只能是外部实体,却不知道人的思想、阅历、知识、技能统统都可以是 “工具”。它不知道雇一个高级技术人才为什么会比雇一个清洁工、保安更贵,不知道高级技术人才本来就自带了大量的 “生产资料”、而根本不是什么 “无产阶级”。那么它一旦用 “被剥削” 的理由煽动大家,所有人都可能认为自己 “吃亏”,后果就是整个大环境的秩序陷入混乱。

原秦故地、巴蜀故地、以及现在的广西,虽然也不富裕,虽然人也很愚昧、野蛮,但是好歹相对淳朴;
可是原楚故地,却极度盛产反人类的 “共产主义者”,只要它们能骑到你脖子上,当你的 “领导”,它们就会实现 “共产主义”,而你则会变成声控工具。

所以,要想改造中国,必先改造楚地的文化。
当地共产主义、射秽主义、法西斯的比例,确实就要比别人更高,它们连东北、河南、广西人都不如。
“中共”,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楚人,不是什么 “南蛮”、至少不全是,它们更多其实是 “东夷” 后裔——“筚路蓝缕” 是真的,只不过被楚国猴子夸大了,它们对周的敌视,就像今天中共满嘴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一样。而留在原 “东夷” 地区的,则是被伟大的周公重点改造的对象。周公结合齐国人的民风,专门制定了 “周礼”——
齐人有四擅:仁、武、奢、淫。
仁,性豪爽、心肠善,这个值得提倡,不管你;
武,脾气暴、好动手,三句话聊不到一起就打人,现在我拿 “周礼” 弄你,严禁你们打架斗殴、扰乱公共治安;
奢,好面子、喜排场,现在我拿 “周礼” 弄你,严禁你们浪费社会资源;
淫,这个不解释,现在我拿 “周礼” 弄你,严禁你们乱搞男女关系、败坏社会风气。
秦汉以后,由于被反人类的楚文化祸害了几千年、又遭到北方蛮族的污染,山东基本也快还原到被周公、管子、荀子等大师改造前的 “东夷” 状态了,以至于近代,这里居然能带头冒出 “义和团” 这种东西。你仔细看看今天的山东人、甚至部分东北人,是不是这四个特征依然很显著?

周公制礼,虽然赤裸裸的就是带有严重种族歧视性质的社会规则、专门冲着齐国人来的,你却根本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因为这种规则不是只对齐国人有效,而是直接面向全国推广的。那么其它地区的人,根本就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而齐国人做事却处处都会觉得碍手碍脚。久而久之,齐国就能从一个盛产野蛮人的穷山恶水,变成文明之邦。这就叫 “良性的正向淘汰”。

可是楚国猴子翻盘,这种规则却被倒了过来。你不干坏事,你就活不下去;你干了坏事,你就再也回不了头了;一旦人人都干坏事,最后能胜出的就只能是最没下限、最无耻的,堪称 “人民大救星”。这可是 “恶性的逆向淘汰” 吖。以至于中共元老虽然楚猴子居多,而现在的中共虽然各地的人都有,但个个都坏得跟楚国猴子似的。

所以,要改变 “支性”,必先改造 “楚性”。
刘晓波的 “三百年殖民” 是有道理的,我们不需要靠外国人,自己在里面就可以搞。
楚国人,短期内只能被管理、绝不能让它们去管理别人。
只要把 “楚” 这个祸害给改造干净,华夏依然有可能重回诸子百家时代的繁荣。

那么问题来了,你如何把中共那群楚国猴子给扯下来……
瘋魚 信仰只是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事.跟其他人沒半毛線關係.
就是不穩定才需要去穩定秩序嘛...
所以穩定秩序要看當時面對的是什麼動盪問題...
飢荒有飢荒的處理方法..治安有治安的處理方法.水患.戰爭都有各自的處理方法.
細則還別別不同..現在問太早了..

最終一定還是要有領導者出來主持事務..整群人都要來拍板.那是成不了事的..
所以主要是看主事者是誰??我們應該擁戴什麼樣特質的人來主事...
找對人的話...後續引發的問題就少..找錯人.問題就多...

有對的人行仁政...就沒有馬教復僻的問題了.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我認為新自由主義比較適合

一方面應該將政府控制的國企私有化、賣出去、或讓他們在自由市場上倒閉。減低稅率,讓市場自由發展經濟。

同時提供基本的社會福利,進行二次分配分,去改善基層的生活。

而貪汙問題是必然,要反貪不是學香港弄ICAC就可以,更是要新聞自由。香港ICAC今天的公信力也受打擊。讓傳媒去採訪和報導,讓公民去關注。政黨為了選票,就會不得不反貪。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动荡不可避免, 为了减少风险, 分裂成许多政体彼此隔绝是降低冲击力的好办法。
学习波兰啊。 直接将马教和纳粹列为邪教。

禁止任何形式的宣传。 凡是宣传者一律三年起步。

再学习波罗的海几国。

凡是共产党员和其直系亲属。二十年内无公民权,无投票权。
京城血泪1989 在日留学生
这还不简单?你直接学习现在中共治国的方针就行了,看看现在大陆的左翼运动被打压成啥样子你就知道效果如何了。国外也可以参考朴正熙全斗焕皮诺切特还有常凯申父子是如何压制国内民运分子的。
千年暗室一灯明 黑名单 《新冠肺炎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语音播报』揭秘:中共病毒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youtu.be/Xppikzv3Y9w
如何避免马教再次兴起?


这个必须是《解体党文化》呀。还有《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来几波电视台和媒体滚动播放。

《神韵》的演出也有这个效果。(不要折叠我,个人想法
初中肄业上清华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影响中国的其实不是马教,而是君主专制,前几任相对开明而已。实际上中国除了中华民国的一小段外从来都是封建的君主专制国家。马教也好儒家也罢都是一层皮而已,实际上做的是专制独裁者维护自己的统治。我觉得比较好的方法是成为美国那样的联邦制,这样的话台湾也会愿意成为真正的新中国的一员。
風在吹 The wind is blowing
中國現在就是一個爛攤子。怎麼管理?太難了。
還是多拆幾塊,小小的比較容易把問題單純化,就像電腦,回歸到零和一,一下子 二的 32次方,也太挑戰了。
sail2218 自由意志
以现在大陆人民的总体观念,自治一定是重新建立权威体制;自治时永远是人民选择社会制度,而不是反过来。
observerIE 加入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Sic semper tyrannis
我觉得中国真正应该走的路,是小幅解体+权威政体,但是要避免党国,让权威政府过渡到民主政府是最有可行性的路。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支共垮台后,支国大概率会爆发内战,战争结果决定政治架构。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必须从宪法上就禁止一切马主义的宣传和传播,禁止在学校、军警、公务员(尤其是公检法人员)中散布传播马主义及其相关的一切思想和教条,如有传布者视为仇恨犯罪和宣传反人类罪,由国家检察机构提起公诉,依轻重程度处罚金或徒刑。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主要是防止专制复辟,专制复辟主要靠的是枪杆子,可不是思想。

我认为外力的影响也至关重要,观现代战争,背后全是一票票的代理人:什么美国、俄罗斯、周边国家、宗教势力等等,就是中共所说的境外势力。

中共垮台必定引发各派势力想分一杯羹,观被美国扶持起来的德国、日本民主化算成功的,但这依赖在美军的军事上占领才做到的,而中国的国土这么大,西方可管不了这么多,这情况谁能猜个准。

西方世界真的想帮助中国人民吗?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7973
如果北边的俄罗斯在中共垮台后扶持出一个政权,就很难讲了。
同人志 b站萌二
不知道楼主说的“马教兴起”具体指的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极权体制会不会还会建立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极权体制崩溃后就不太可能重新建立个新的极权体制了,哪怕老是被西方国家厌恶的俄罗斯也不是苏联时期那样的马列极权专制,而是威权体制

如果是共产主义 社会主义  左翼思想的话,这个更多的是看运气了,如果整个社会还是贫困糟糕的话很难避免左翼思想兴起进而出现像拉美那样的情况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现在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8
  • 浏览: 4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