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只有在议会政治下,谈左右才有意义?

首先左右概念本身就诞生于法国议会,在群主制的朝廷可从未产生类似的东西或雏形。在议会政治当中,不同议员代表不同利益阶层的声音,所以才会有左右之别。

第二某些独裁政权或许起初存在某些政治属性,但为了瓜分利益和维护统治,一定是不择手段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所以左右都只是暂时的手段,没有任何意义。
杰哥不要啦 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讨论和参与应该分开吧,所以不是很认同这个说法。用同样的逻辑也可以说:先不提左右,只有在非极权政权下,谈论才有意义。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確實是這樣,硬要分類的話可以從獨裁政黨發跡的政治思想判斷是左派右派,不過一條路走到底之後是左還是右意義都不大,因為理論上為了政權穩定,不論是民族主義、社會主義、集體主義甚至是國際主義,能用上的都能用上。最起碼現代的獨裁政權都是大政府然後反自由、事實低人權(他可以聲稱人民的人權很高,但實際上並沒有),其他就是有啥就往上加,呈現極左極右橫跳的現象。


如果硬要分就會變成「納粹是右派,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勞工黨是左派」這種亂七八糟的笑話。
是的。左右都建立在承认主权来自于国民授权,国民自己分配税额,以纳税的责任,承担国家的主权义务。

所以才有左右之分。左右之分,其基础是国民是主人,主人对国家有不同的看法。

如果不承认主权来自国民授权。你谈左右是因为什么?因为你觉得时髦吗?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至少在某部分类似INCEL再世的人眼里还挺有用的,尽管我认为所谓的左右多半也就是键盘大师用来显摆自己自认智慧的借口。

它的本质是什么不重要,只要我觉得这么讲很牛逼,还能给我的反对者扣个左胶或右翼沙文猪的帽子就行力!

当然,对独裁者来说这就肯定无所谓了,独裁者可也没有用键盘战斗的兴趣,有了坦克谁会在乎左右呢?
等待黎明 怀念2003至2013
只是我们的敌人不是现代的主义而是过去五千年的封建专制,是商鞅和秦始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