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对武汉肺炎患者的网暴已经理所当然不需要理由了吗?

这几天哈尔滨某位患者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全部泄露,真实姓名(真实性存疑)全网流传频遭辱骂。
墙内网暴传染源患者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毛老太、扬州某老太、成都女生等等,但骂他们的时候至少找了些理由指责他们有违背疫情防控的主观意愿,老太是隐瞒病情去打麻将等等,女生是(被造谣的)去夜场私生活混乱,而且他们的真实姓名也没有大范围流传。这次的患者流调明明很正常,顶多是多去了几个地方,但是仍然被千夫所指,
愤怒的网民把多轮核酸、工作耽误、生意萧条等锅全扣在她一人身上,却不对真正制定一刀切政策的领导起任何怨怼之心,是否能一窥墙人的同理心、对隐私的保护、独立思考能力已经低得令人发指?
你给社会添乱了,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的必须要喷你!

画面忽然回到了我上小学的时候,一个差生正战战兢兢站在讲台旁边,老师质问他为什么迟到,为什么要说谎是帮一个老奶奶捡东西耽误了时间,学习不好又耽误大家的时间,这个差生就成了全班公敌。

他妈妈不要他了,他爸在镇上卖猪肉,反正都没人管他。哼,讨厌他,你看他浑身都是脏兮兮的。对,他昨天问我借橡皮我以后都不会给他借了...下面的同学都在议论着,差生低着头眼角湿润了但强忍着不能哭出来,虽然被冤枉很委屈。

这个差生就是我,当年的画面就像电影《倚天屠龙记》里张翠山和殷素素被各大江湖门派逼死在武当山下一模一样,在张无忌的脑海里永远都抹不去。老师就是元首,同学都是群众,我就是坏分子。那年文革都结束很久很久了,但文革其实一直都没有结束。
xiaotengzi02 黑名单 xiaotengzi二號,基督徒保守派,尋找同道一起離開所多瑪。品蔥不良言論環境,本號完全進入水區。溫馨提示:1.品蔥管理員潛伏大量的biden粉,批評偽總統biden要小心。
對於物質主義和群體主義信仰的大部分中國大陸人來說。它們只看結果,從不看原因。欺軟怕硬是正常現象。

武漢肺炎其實本身不算什麼,死亡率也不過就是一個重型流感,並且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目前的出路,不是傳播不傳播的問題,而是減少死亡率的問題。減少到和感冒一樣的死亡率就行。

這就需要研發治療藥物,或者輔助性藥物。中國大陸到現在還堅持封村封戶的隔離手段,不知道有多少人失業了。
网暴和线下真人快打什么的是芝麻仁喜闻乐见的。因为这算是把芝麻社会性内战表面化和表演化了。鉴于每个芝麻仁都是社会性内战的见习者,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大面积欢迎。这就是芝麻流氓无产阶级社会的具象化。

以后估计就直接靶向治疗了。
毛老太等人或许应该被谴责。然而最应该被拉出来生劏的应该是那年说以及指示说不会人传人的那些人吧。因为这些人对疫情的隐瞒,全世界近两亿人染病,近500万人死亡,相当于一次世界大战,生劏他们都无法令这500万人复活。
桃子陸 = 李子柒 - 1
我认识的墙内越是底层的人就越是嗜虐。手里哪怕有一点小权力或多占一分理,都要把更弱的那一方虐到体无完肤心力交瘁而后快。网暴武汉肺炎患者的事情就是这种变态压抑下的虐宴
奛朚 早该锤锤了
毕竟妄议国政会吃铁拳,网暴“刁民”既能口嗨又无风险
红豆泥私密马赛 🤬不友善用户
因为如果你敢“网暴”中国共产党,喷中共过度防疫,民不聊生,黑皮是真来你家敲你门来抓你啊!!😂
而网暴一个陌生人又不需要付出什么成本,这就是破鼓万人捶,墙倒众人推。
信息公开无非是为了甩锅

1 地方官员甩锅,比如哈尔滨。公布患者姓名住址,最重要的是那句已接种两针疫苗。就是说,我们这里地方官员落实防疫责任是到位的,没有疏漏,你中央给的疫苗不行,不能到我这里来摘官员乌纱帽了吧?

2 中央层面甩锅。有的人在国外检测是没感染的,明明就是回国后被感染了,公布人家个人信息,非要强调是外国回国的,调动网民攻击他,这样才能强化国外疫情失控,国内总体可控的谎话。
我严重怀疑这些人其实根本就不是当地的疫源,只是因为有境外旅居史、或是活动范围较广,就被拉出来背锅而已

即便这些人确实是,只要他们已遵守当地的隔离和防疫规定,我看不出究竟有什么可指责的?

在你共治下的大多数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同理心,他们不真正关心同胞的处境、政策的荒谬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只关心有没有什么挡了他们的道

你共觉得自己真的养出了忠党爱国的好韭菜,但其实如果有一天这群人发现你共才是造成他们生活不幸的主因,那你共会连全尸都留不下

只是要让这群人明白这点可真难为他们芝麻大点的脑仁了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你放心,那些键盘侠们不懂,迟早有一天铁锤会砸到它们身上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愿编程随想平安归来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23
  • 浏览: 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