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的家长制、家族专制、宗族专制制度是否也是无法民主或彻底稳定的民主的一大根源吧?

https://telegra.ph/file/ab7e2be7336915acf93b8.jpg政治意向不一样就强迫你给祖宗发誓(祖宗崇拜+专制)。不听华人家长的话他们就会卡你经济,强迫孩子按家长的意向投票,华人毒素真是可怕,国家民主了也摆脱不了家庭专制和社会层面上的专制,需要漫长的脱毒刮骨疗伤。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要认同华人文化、长了华脑就会越来越专制,支那人的专制基因太可怕了。
华人父母专制深入骨髓了,我在洼地见过很多不愿传宗接代、想出省出国发展的孩子被父母控制和绑在身边(撕护照、改志愿、扣户籍证),真是恶心🤮!
看来国女说的对,支那华人政府和家庭社会就是大爹和小爹的区别,都是一股子爹味和专制。
民主信仰者 出身臺灣的民主法治信仰者
沒錯啊。
不過正確一點,應該說有長期專制歷史的國家/民族都會有這種現象
家長專制本質上就是在名為「家庭」的單位中,製造出一個個小皇帝,並讓他們去奴役他們的子女,就像在「國家」這個單位中被更大的皇帝所奴役一樣。
所以專制國家一旦開始民主化,家長們就會發現他們無法教育奴役子女。

當然這並非絕症,是能夠被治癒的。
痊癒上東亞有幾個很好的例子,那就是日本、臺灣和香港。

日本自不必說,聽父母話的好孩子是不可能成為遊戲王國的;
臺灣也不用說,已經有個很好的反例:「有本事你就把財產全捐出去啊。」;
香港更是如此,反送中運動已經證明香港的孩子們有多麼勇於反抗專制和家長。


說起來,家長專制是專制制度的基礎,教育後代「服從」。
而反之,公民意識是民主制度的基礎,教育後代「反抗」。
东亚文化的责任是无限的,欧美文化的文化是有限的。

无限的责任因人性的弱点最终必然会被滥用,而其无限的特点又导致了纠错成本及其高昂。

相反有限的责任想要玩得转就必须订立规则约束这些有限责任的行为,同时每个参与者必须遵守规则才能在有限责任的框架内获取利益或者得到保护。这也是从古希腊到今日欧美,社会层面所有秩序(法律,经济,政治等)的来源。
是这样的啊,这就是东亚的先祖论,大家长制是东亚独裁制度的根源,也是君主专制和神权体系的核心。
洛克的政府论上卷就先批驳了先祖论,而西方先祖论来源是基督教里的父权,所以很多人就认为东亚没有这样的先祖论,就把这至关重要的一课跳过去了。
无论是父权,先祖论还是大家长制,核心问题不是谁来坐这个位置更好,更有人性,而是这种大家长权必须被消灭,这才是民主的真谛。
早期国家可能就起源于父权制宗族势力,所以抵抗专制先从逃离父权制家庭开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