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辛灝年?(附問:台灣人如何看待中國民主統一派?)

如題,看了辛灝年一些視頻,但感覺他的聽眾還是老人比較多。

辛灝年是個民國派,比較支持目前蔡英文的主張,非常看不起現在部分的國民黨人士。

辛灝年在台灣有市場嗎?
以我自己認識的台灣朋友來說,大多都是台灣自主派,對大陸民主化比較沒有甚麼期待。
甚至希望脫離中華民國這個名字的人也是有的。

辛灝年在大陸有市場嗎?
教授時不時會提起大陸的國民,希望台灣人民不要放棄大陸,大陸人民要主動爭取民主化。

但是從現實的情況來看,辛灝年這個人在兩岸的影響力各自是如何的呢?
周老大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说几句辛灏年吧,因为我多次见过他,在一起吃过饭,谈过很多东西,现在渐行渐远不联系了。

他的理念一是死忠民国,死死为蒋家,为宋美龄辩护,我也觉得过于迂腐,这是慢慢不联系的原因吧。这种论调最初吸引了一部分在美国的国民党遗老遗少,他也通过自己的辩才,获得国民党老兵资助,办起了一本杂志。办杂志,当然就是纯粹文人的理想,这是他也对我承认的。

第二,他有一个优点,在我看来是优点——他并不喜欢美国人。也许可以说他并不真正了解民主的具体运作,但在美国这样一个很难摆脱美国人的控制和资助的地方,他拒绝和美国人发生来往,宁愿从国民党老兵手里拿钱,以及借助法轮功的势力(他私下并不喜欢法轮功,有很多抱怨),而其他民运人士无一不拿美国人的经费。他的个人生活也是简朴的,这个我不能多说了。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的人格是比较高的。

第三,他反对一般民运人士的那种暧昧——一边拿美国人的钱一边又似乎希望得到共产党的招安。他是坚决回到辛亥革命的那个原点,主张坚决革命,反对他所说的改良。所以他改名辛灏年---辛亥年也。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也是态度鲜明绝不含糊的。

第四,他确实有大中国梦想,反台独。这也是很清楚的。

第五,我在回国的时候,一位父辈朋友就曾向我打听,知不知道《谁是新中国》这本书?我说听说过,呵呵,不敢说我和作者有过来往,可见这书在国内是有影响的。书本身史学价值不高,但毕竟是系统地以史实为本,把被歪曲的现代史狠狠地矫正了一下。我相信读了以后即使不认同,也会进一步思考的。

在这里,我倒想说,魏京生在美国这么多年,除了偶尔就事论事发点骂共评论,并没有辛灏年那样的宏观的,系统的反思,没有那种明确清晰的态度。我们可以以辛的立场质疑魏:是改良,还是革命,西方的宪政架构如何在中国落实? 要一个民主的大中国,还是干脆大卸八块?对这些大问题,魏京生似乎并没有答案。

最后,我对他最不满意的就是死抱民国乌托邦,搞反清复明那套,但其他方面,包括私人相处的感受,没有什么可批评的。他是一个好人。

相比之下,我倒觉得魏京生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學生黨+懶癌=潛水狀態...
警告:以下部分內容可能過於emotional,請小心觀看

先說我的背景,沒在瞎掰,真的是這樣;本人民國91年生(也就是西元2002年),是一位本省籍臺灣人(雖然臺灣人這個標籤對我來說類似於臺北人或福建人,屬於地域認同、家鄉認同而非國族認同),祖上政治立場都偏綠、偏獨,至少在我有政治意識之後是這樣的。

我應該算是相當敬重辛灝年教授的,至少我個人是這樣認為的...因為,他的演講在我從一個幼稚的腦綠獨派(畢竟當時我才12、13,一個小時候的經歷是曾在小學校園的後門喊過"臺灣獨立",只能說自己太小,不懂事...)轉變為民國派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是他的驅除馬列,恢復中華、民國復國理念讓我找到自己的意識形態。

辛教授和民國派在大陸有市場嗎?
說實在話吧,那麼高的牆,究竟有多少人能夠看到辛教授的演講內容?究竟有多少人成為反共復國的民國派?究竟有多少五毛、自干五維護著中共的極權統治?究竟有多少諸夏獨派要解體華夏、解構中華?我希望民國復國盡早實現,但大陸牆後的真實民意...誰也摸不准

至於臺灣人如何看待中國民主統一派?
我是支持中國民主統一的,但大部分人應該無感,他們不少認為"中國?不就鄰國嗎?",因此就算大陸民主化,大概他們也不想統一...(大概是誰跟你同民族、誰跟你一國的心態吧...)
(明明此時民族統一最大的障礙都已經搬開了...)

辛教授和民國派在臺灣有市場嗎?
...沒有...XX的還真沒有
我身邊的同學除了對政治不大關心的,有不少是認為應該獨立,頂多認為目前現實不允許;然後是現狀派;華統?還對"中華民族"這麼執著的只有我一個...
https://pse.is/LXREG  八成的年輕世代都對中華民族失去認同了,還有多少人願意華統呢?
現在的自由地區,華統派也許不是最被看不起的(有赤統墊底),但是是影響力最弱的;赤統雖然無恥,但因為中共金流撐腰,還有組織運行宣傳邪惡理念;臺獨和華獨有民進黨在,不夠"獨"的部分也有諸如時力、台聯等獨派政黨填空,他們也是目前除維持現狀外的主流;那華統呢?過去華統有KMT,現在K黨有很大部分已經泛紫化了,華統派被赤統以"緬懷民國,擁抱中共"統戰,被部分獨派和其他赤統說過時,被諸夏分裂派說是大中華費拉...

再次警告:以下內容過於emotional,請小心觀看
反正我所尊敬的國家也沒多少人當回事了,遲早會被獨派或赤匪端走;曾經保衛民國、期望民族統一的政黨也已經背叛了他們的先賢先烈;自己在感情和課業方面也慘敗,我看還不如從我們學校綜大八樓跳下去...不如歸去...
說真的,別說1031,作為臺灣人,你們記得下周五的10月25日是什麼日子嗎?還是認為那不重要?抑或者是直接抱持負面觀感?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1.讲演牛逼。第一次看他的讲演的时候大脑连续升级。尤其是「我爱中国,你爱中共」那段。

2.过度古板。根据其言论,实际上他是有一定的(我个人感觉)「训政」思想,这个有点让我不接受。过度维护国民党。和某些「抛弃汉语」论者很类似,关注点弄错了,注重形式不注重内容,注重主语不注重谓语。国粉大概也是分派系的,辛灏年属于认同国民党、威权民国的,我这种属于认同民主民国不认同国民党、威权民国的。

3.方法论不足。这大概是目前海外民运人士通病了。把共匪骂个狗血淋头,然后搞个「组织」,然后没然后了。虽然不认同轮子,但是轮子做的确实是很行动派(不过对于具体行动来说,我另有想法)

4.老了。年事已高。健康是一方面,目前看精力可能是不足。香港游行这么久了才做个视屏,可能真的是应该休息了。

5.孤军。国粉现在估计是最不受待见的一派吧。国民党一大批舔共的已经背叛民国了,台湾自由地区真正的「驱逐马列,恢复中华」的真·蓝统派实际上在政党市场上处于真空了。国粉在大陆要被骂反动派,台湾被骂通共卖国,海外又要被姨粉、大马人骂「大中华胶」……目前看国粉里面最能打的也就他了,剩下的都是毫无存在感。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名言:我爱中国,你爱中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SdJlJACKwc

辛灝年的理论当年是主流,只是形势到了今天有了很大的变化。
他的政治主张是:驱逐马列,恢复中华。

这个在2000年前是很有市场的,因为那个时候,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生活质量,乃至军事能力,都与台湾想去甚远。

自然,一些学者就想到,如果要驱逐中共:思想上,要抛弃中共的马列主义,主张中华正统;行动上,要依靠台美军事存在,协助大陆。


所以,他的主张,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中共一直都奉马列主义,不奉中华文化;二是,中国军事力量一直很孱弱。


显示,今天这两个条件已经都不存在了。中共基本上抛弃了马列主义中革命史观,主要是为了防止人民利用左来造反。这导致中共反而高举文化大旗,自封中华正统。

其次,大陆经济发展极其迅速,中共把握住了21世纪初的战略发展机遇期,迅速提升了综合国力,把武器装备提升到了台湾完全无法抵抗的水平,武统已经不是痴人说梦。

这导致,台湾方面已经抛弃统一,甚至抛弃中华民国,抛弃中华文化,彻底走向文化独立的道路。这让辛的理论显得很尴尬。
=========================

不过,我认为,未来,辛的理论依然有市场,可能他不一定会看得见了。
中共的经济发展,已经到达尽头,当前体制如果不做出更改,爆发经济危机之后,社会稳定性就会出现很大问题。

此时中共会无论主张什么,都不会有说服力。而台湾毕竟有民主制度,社会稳定性极佳。无论什么经济危机都不会导致社会内部产生民族仇恨,战乱这种情况。

对比之下,自然有人会觉得台湾制度更好,要求中华民国光复云云。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辛灏年是中国异议人士中所谓的民国派的典型代表,由于辛灏年的口才很好,所以在国内外的华人民主圈中是广为人知的人物。

辛灏年所代表的所谓的民国理论其实是非常之荒谬的,所有的国粉的逻辑皆为“反清复明”的思维,永远都是在两个法西斯政党中,选择一个不那么可恶的,然后加以无休止的吹捧和向往,并且对于国民党的诸多罪责刻意的视而不见,其实是完全自作多情的一厢情愿。

史学大师刘仲敬在接受郭宝胜的访问时,已经把辛灏年荒谬的史观驳斥的体无完肤,这次访问的YouTube视频如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zx850RiABs

辛灏年这一派很推崇今天台湾的民主制度无可厚非,然而他们把台湾民主制度的建立的认定为是蒋家父子的功劳。其实台湾今天的民主制度的建立是台湾人民争取来的,蒋家在其中是扮演的反民主的角色。正如民主进步党前主席施明德曾经说过:“自由永远是抗争者的战利品,绝对不是掌权者的恩赐物”。蒋氏父子其实属于反民主的独裁者,和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毛泽东、布尔布特差不多,绝不是所谓的民主斗士。而且民国派吹捧的所谓的五权宪法,在台湾实际运作起来导致长期的宪政危机,总统有权无责,行政院院长有责无权,五院之间根本无法制衡和监督,总统沦为民选的皇帝,五权宪法是全世界最糟糕的民主制度之一。

至于辛灏年这个人,他在美国只不过是一个半句英文都不会的无业游民而已,靠着兜售一些完全被他自己扭曲了的历史故事,用来研究一些毫无现实意义的理论。加州华人律师、洛杉矶1300电台前主持人郑朴捷曾经在个人博客写过一篇关于海外民运的博文,专门就批评了辛灏年为代表地一些民运人士(博客地址如下http://pujielaw.blogspot.com/2017/08/blog-post_23.html)。郑的观点我非常的赞成,如果海外民运人士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那么就首先应该融入美国社会,在美国社会中立足,亲自观察民主社会是如何运作的,只有这样才能不至于沦为每天关在美国的家里,闭门造车似的研究完全空洞而纯粹的理论。当然,这也不能完全责备这些民运人士,因为他们出国时间太晚,英文基本不可能学得好,所以也不太可能在西方国家找到好工作,融入当地的生活。这也是海外民运普遍面临的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目前看来很难解决。

辛灏年这个人对自己的经历有很大程度上自吹自擂,辛灏年在国内的经历肯定没有他所说的那么的传奇,北大原教授夏业良的这个YouTube视频披露的辛灏年非常精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M8NlQRoWR8

总而言之,辛灏年确实是一位非常坚定的反共的中国异议人士,但是他的一些理论是非常荒谬和错误的。辛灏年属于名不属实的民运人士,他的水平完全不衬托他的名气。在某些层面上,辛灏年和李敖有点类似,都属于成天研究历史和政治的文人,但是都没有自己的真材实料,一直都是在自己和一些死忠粉的小圈子里面转,但是对于当今国际政治以及民主理论都是一无所知的。辛灏年早年的一些小说其实和李敖的《北京法源寺》一样,都属于水准很低的末流小说。综上所述,辛灏年的反共思想应该肯定,但是不应该对这个人多加追捧,因为他的理论只能把未来的中国带入离民主更远的轨道中去。

最终,我想把一段话送给辛灏年以及其他的国粉:

“(蒋经国是)满手血腥至死都是独裁者的人,竟有人称其对台湾民主有功,中国民运者竟然也有人称他是台湾民主之父。不敢反抗,只盼天降仁者。如此扭曲历史,忘记历史教训,不仅无知也暴露懦夫情怀。” ————民主进步党前主席 施明德   
kill_ccp 黑名单
已隐藏
Wallflower 国内私募基金从业者
辛灏年在中国大陆的知名度还是有的,他大概是最早系统颠覆史迪威——白修德史观的人。

比如国民政府并非过去认知的那么腐败,因为对基层缺乏管控,国民政府的财政收入极为有限,腐败空间远不如今天的我匪。

再比如抗战时期的山东敌后现场,我匪保护日军铁路,和日军做生意,而国军和日军对抗,因此沦为打击目标。这个在今天已经是国内抗战史研究的结论了,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辛灏年是比较早说出并且开始传播的。

像列宁主义、马克思主义理论,辛灏年也有科普。由于自己会俄语,还提醒过台湾中央近代史研究所注意新解密的苏联资料。

借助法轮功的平台,他带起了很大一波民国粉,本人口才水平也不错,和人辩论的时候金句频出。

不过可惜的是,年岁已高,不然的话,凭借他的口才和演讲能力,他能做的事其实更多。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辛灏年是典型的民国派,但是他本人是个研究历史的作家文人,而且写作风格非常严肃,观点总体也谈不上新颖,但是笔墨很厚重,饱含了浓厚的感情。总体来说,算是小圈子。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中华民国反攻大陆几无可能,往坏处说能保持住外壳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不断强化民国法统,有助于促进对于中共真实恶毒面目的揭露。因为无论是法轮功和民运,在中国市场都有限,我周围的长辈大都不反法轮功 年轻人中除了个别傻逼小粉红岁静,大部分也不反感。虽然不反 但修炼地毕竟是少数。民运就更是空中楼阁 而且民运内部四分五裂,有些言论河殇色彩太重,坦白讲挺不得人心的。
但是中华民国不一样,毕竟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民国,这种对于历史的情感是很有先导意义的。知识分子就更是受民国大师风范影响,我周围文艺青年,基本没有不"哈民"的,而且谈到民国学术,都是一边倒的尊重。
所以,中华民国对于很多非五毛中国人,尤其知识分子是一种情感依托。在这方面入手,中共迫害镇压知识分子的丑样子很容易就会深入人心。
我支持辛颢年先生。如果理想一定能实现才去努力的话那就是典型的唯利是图。那样的话和那些等着当主席,当总理当部长的所谓“海外民运”有什么区别?

我之所以欣赏他正是因为他的理想遥不可及,可是他却从不放弃,并且持之以恒的为之努力。不论楼上诸位说的过时也好,不切实际也罢,正义的事情并不能因为它的难以实现就不再坚持。我会一如既往支持辛颢年先生。
青壯年台灣人路過
不知道他是誰,還特地去google。

個人對他的看法:
理想很不錯值得尊重,但是整個思考還停留在民國初期。

基本上70後半跟80後的台灣人幾乎都只認臺灣,而不是中華民國。
所以沒市場是理所當然的,唯一市場大概是老人......也許?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辛灏年是民国梦最后的殉道者,实际上,民国已经不存在了。他所说的民国,是浪漫化想象中的民国。

但社会规律早有人总结:当一种事物被浪漫化的时候,说明已经是历史了。
joseph0000 90後台灣人
台灣人沒幾個知道他,反而是在海外的民國粉特別擁戴他,理論上是中華民國統一派,幻想有天能靠民國完成兩岸統一大業,但現實離他的想像越來越遠,他擁抱中華民國的原因是出自對共產黨的不滿,但與台灣人接受中華民國的原因截然不同,他無法理解台灣人對中華民國的矛盾感,台灣人愛台灣大於愛中華民國,情感上來自於對台灣土地的熱愛而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而中華民族在台灣處於一個尷尬的位置,情感上無法完全捨棄又難以全盤接受兩岸同根同源的說法,因此華統派在台灣也越來越少,中華民國對台灣部分青少年來說已經不是「祖國」了,反而像是抵抗中共的盔甲,必要時不得不穿上它。
刚开始反共时也喜欢看他的视频。后来接触的政治思想越来越多,就不喜欢了。
他的演讲方式和中共官员那种语气如出一辙。
他的中华民国论过时了,作为亚洲第一个名义上的共和国当时可以说是先进的,但事实上也是一个独裁政权而已。
我差不多9年以前刚开始翻墙就是看辛灝年的视频才认识到我被ccp骗了,辛灝年算是给我启蒙的,辛灝年先生演讲挺不错的,有感染力,当年看的时候很感动,辛灝年光复民国派应该在大陆有些市场,台湾应该不会有多少市场,虽然台湾人跟中国人同种同文,可是台湾毕竟被荷兰满清日本相继统治过,人心不在中国
guibuhai Thinker
蓝粉民小中的战斗机,单论演讲技能完爆刘阿姨
在台灣影響力不高吧
有他的受眾不過不算多

看過他幾個影片 不過沒看過書
不能發表什麼高見
但從他影片中表達的觀點  
對共產政權的深惡痛絕
以及對中國民主的盼望
我是挺欣賞他的

雖然他無法很好地理解台灣獨立的主張
以及去中國化這件事
不過從他的角度來看無可厚非
畢竟他不待在台灣
很難從台灣本位的角度思考
中華民國在台灣這件事

想說的是
華統派一定有它的市場  只是大小問題
與其冀望這個
個人還是認為如果中國有民主的那一天
那就是新中國了
比強要中華民國統一更實際
能的話當然想當秋海棠,然而杯催的現實是,現在的中國的擔子太重了

就算把中共給徹底剷除,要救起中國到底要花多大的力氣呢?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一个连嬴政都能认同的人——然而如果你连嬴政的地都能洗,你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共产党呢?
maxjuang 我只想有64等級 不升沒關西
他不是一成不變.他會隨著時間時代演變而改變....
我以前認識國演變大多是看他影片.是個好學者
mtw1994ja 五毛亂華
他的中華民國夢過時了,
很不現實。
中華民國還能不能多撐五年都不知道呢(變台灣共和國)
ZoneTan GGininder
就算中國民主了,還是各管各的比較好,畢竟生活習慣不一樣。他有來台灣大學跟立法院演講過。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高尔品先生是长在红旗下的一代
底色是一个革命的作家
同时也亲历了49年后的各类红色恐怖
所以我认为一些表达和主张是可以理解的
藉由他的声音 我对那个时代的了解更加立体

所以辛先生应该是很多人的启蒙者
俗话说是给喊醒的那个人
至于光复民国的问题
还是留给台湾人吧
我自己是认同沦陷区这个概念的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有自己的市场,还可以混几年。

台湾都不要国民党叻,他不过就是个局外起哄者。
台灣沒什麼市場吧,台灣不用太反共,光是知道現在中國體制,就不可能有人自願放棄民主。
說到中華民國事實上對台灣人也沒什麼感覺,現在多數人贊同中華民國在台灣,事實上也沒人認為中華民國要去解救災胞等等,這些思想都是當時統治者要捍衛自己地位喊得。
而支持ROC去統PRC的,比PRC統ROC的人還少,這就是妄想。


題外話提假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垮台,台灣大概也沒什麼人想要丟棄中華民國,畢竟已經沒人能打壓我們了,只是口號可能就要強調台灣等等,畢竟ROC這口號就是中國意思。
习明泽的炮友 只蚁可溃堤,滴水能穿石
老蒋除奸不力,现在的国民党都是宋庆龄式的舔共左派
No_pains ? 虛無支配廢品收購站
看過一部分他對香港時代革命的點評,言辭激烈 慷慨激昂。

但我認為他對這次香港社運的認知走入了(故意的?)誤區。時代革命有強烈的本土化色彩,跟中華民國三民主義什麼的……沒太大關聯。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魏京生有云 海外民运三种人 共匪 蒋匪 神经病。 他应该是不多的蒋匪之一。
xiao 已退葱,不再回复
辛为了反共抱上民国大腿,为了名正言顺不惜牺牲客观公正,本质上还是中共式的立场先行的逻辑
萤火之森 ? 红蜻蜓
辛灏年团队前几个月拉了个广西青年   好像是叫钟勇的做节目   后来不知怎么闹掰了还是被共产党线人策反了  把视频都全删了....
在CCP的话语体系里,辛先生是在高举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旗。
民主統一??
[b]民主統一是世界的事,一個國家只要管好自己的民主,不需要和另外的國家統一,要統一就全世界一起[/b]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一廂情願拉著台灣人去救中國的中國人,沒有任何好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