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民众对中国的恶感增加只是对灭共有帮助而已,并没有决定性

今天看到一个本地新闻,说近期完成的一项民调发现,加国国民对中国、俄罗斯及美国的看法,较去年年底上次统计都有变化。其中对中国的恶感增幅较大,持负面印象加人有67%,上涨5个百分点;只有21%有正面印象,下降6个百分点。类似调查结果也在美国出现过。
我从移民后就一直对本地人说明共匪的作恶,疫情发生前,他们没什么感觉,疫情发生后,他们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但主要还是集中在这次疫情给他们造成的麻烦,然后就是增加了一点对大陆人的同情而已。

我原来天真的认为,这次疫情能让西方民众选出一个强硬政府,然后再灭共的道路上持续前进。现在看来,真是空欢喜一场。想想也是人之常情。如果让西方人所得税从30%提高到50%,增加的20%用作灭共经费,相信没几个人愿意。

这种逻辑就好比,你家邻居很脏,家里很臭,还总是开着窗户,臭味传到你家了,你过去和他说,甚至通过报警(相当于找美国)来制止他。但是如果你知道他有枪,你报警后他可能拿枪打你(相当于中国报复加拿大,澳大利亚),你可能就不敢报警或有所顾忌。如果你(相当于美国)有枪,枪的火力(相当于军力)和身体素质(相当于国力)都比邻居强大,邻居也知道你有枪,就有所顾忌,在你放了狠话之后,就把窗户关上,但是家里还是继续糟践,比以前更臭了。但是由于暂时对你没有影响,你还会跑到邻居家(这个行为相当于税率从30%增加到50%),让他不要把家里搞臭吗?

我这么说,很多反贼一定会失望。你们可以反驳我接触的人有限,代表不了整体西方民众。但是指望美国及其盟友为了解放中国人而去灭共这个想法实在太幼稚。美国总统是美国人的总统,不是世界的总统,不是中国人的总统。灭共毫无疑问会给中国人带来极大的好处,但是如果这种好处需要牺牲美国人的利益的时候,就很难发生。

西方国家对付中国主要从自身利益出发,不是非要把中共政权推翻作为目的。当然,如果顺带推翻了更好。但推翻了也不代表中国能进入民主制,这一点可以参考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普金都当了多少年总统了。从总书记到总统,换了一个名头而已。俄罗斯现在不也经常和美国作对吗?

对于美国来说,清除中共对国内的影响,削弱中共的国际地位,把美国利益最大化就是川普单边主义的延伸。通过踢出美元结算体系在国际贸易中孤立中国,通过禁止中共及其家属入境清除境内所有共匪,通过取缔境内一切中国机构彻底脱钩,通过公布共匪高层财产引起中国内乱,通过冻结中共财产断他们后路。

等一切能做的都做了,中共还没垮台,美国会出兵吗?会进行斩首行动吗?
出兵的可能性很低,美国的战争权力法案有60天期限,也就是说总统要得到国会授权,否则美国军队卷入敌对状态不能超过60天。灭掉中共的各种方案中,60天肯定不够,所以肯定要通过国会。出兵会给国家带来沉重的负担,民众会上街抗议,最后很难出兵。当然要是中共首先动武,美国一定会反击,这种反击能否灭共,就很难说了。
斩首行动的目标是几个人?全部常委?全部委员?当年,中苏交恶的时候,苏联要核打击中国,中国的高层躲到各个地方,让你找不着。现在有更先进的方法躲避。要是斩首不成功,中共会不会进行核打击报复?核打击的后果美国能否承担?中共不是一个萨达姆,不是一个卡扎菲,是一群顶端的组织。斩首一个或几个人并不能灭掉中共。因此,这么多不确定性基本也否定了斩首行动。

所以关键还是“围堵”这个词。把中共的影响降低到最小,让他只在中国大陆折腾。这才是美国对华政策的核心,灭共不是目的,只是一个可能性很低的顺带效果。

我以前和本地人谈中共在大陆作恶,看来是错了。现在我已经把重点放到中共如何对本地人有恶劣的影响,例如,盗窃知识产权,文化渗透,收集隐私,输入腐败等,这些都是本地人所坚决反对的。我的目的也从和美国一起灭共变成了把中共影响清除出加拿大,让孩子未来生活在一个干净的环境中。对于本地人来说,保护本地人的未来也比当圣母去解救大陆人更加实际。

国内的反贼们,努力移民吧,同时把财产换成美元都拿出来,能给中共一点打击也是做了贡献。到了移民地,努力融入当地,努力推动去中国化,让你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没有中共的未来中吧。
5
分享 2020-07-29

17 个评论

大部分国家能做的,最好就是和中共脱钩,没有哪个国家有义务帮中国改变,要想推翻中共,还得看中国人认为需不需要改变政府。
「西方国家民众对中国的恶感增加只是对灭共有帮助而已」

怎可能?

西方國家政府需要人民的選票,而如果人民要求政府對華硬強,才願意投票。那麼即便政府不想同中國交惡,也不能不交,因為底層人民強烈要求,逆民意者失選票。

以美國為例,基本是全美上下都痛恨中國。

目前抗共情況很樂觀,
取消護照,迫使中共內部很多官員反習。
南強軍演,迫使軍隊反習,沒人願意和一線的美軍正面對抗,會死很多人的。

更別說,這幾星期,美國不停派飛機飛過中國領空,而且越飛越近,最近一次離廣東省70公里左右。
在這樣飛下去,要是中國忍不住擊落飛機,美國有可能出兵。
「西方国家民众对中国的恶感增加只是对灭共有帮助而已」怎可能?西方國家政府需要人民的選票,而如果人民要...


最后决定性的还是要内部分裂,指望外部势力是不可能的
美国反共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所以几乎不可能彻底扼死中共
對於倚靠外貿帶來的經濟動力和龐大利益輸送來維持體量的土共,這打擊力度已經挺大的了
把土共打回牆內是綽綽有餘,至於要完全消滅,只能看豬欄幾時掀翻了
外部能夠給予一定的支持,但不會是最主要的力量。要從根本上發生變化還是要靠內部,如果牆內人無動於衷,那誰都沒辦法。
我需要再次重申我的观点:推翻集权统治必须要靠本国人的努力。原因及具体措施如下:

1、本国人的反抗是民主运动的合法性基石。就如同香港和新疆问题,为什么会得到西方社会的关注,甚至立法进行制裁?是和香港人、新疆各少数民族一直在境内外抗争分不开的。你只有坚持抗争让人看见,才能有民主的法理基础,民主社会才会伸出援手帮助你。这也是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和颜色革命本质上的区别,颜色革命需要有社会基础,而共产主义革命并不需要。简单来说,共产主义是先有蛋后有鸡,而颜色革命是先有鸡再下蛋。

2、什么时候才是反抗运动的契机?很多人在这一点上非常迷茫,甚至丧失希望,“费拉不堪”不绝于耳。
要想明白这一点,我们就要明白中共的统治根基是什么。是贫下中农无产者吗?不是,来自底层的受到铁拳的反抗从来没有停止过;是所谓的代表了最广大人民吗?不是,中共并不是用代议制治国的,人大代表没有代表性是显而易见的常识;是民族大义这种口号吗?不是,民族主义者在这片岁静的土地上和反贼一样属于少数派;是经济发展带来的生活愿景吗?有点接近了,但还不是全部。
中共真正的统治根基,在于枪杆子和刀把子,就是军队和公检法等暴力机构,这其中军队又首当其冲。
检视历史,支那大地上从秦汉以降,就进入了集权社会。但是可以发现,在一个集权王朝的统治时期,所发生的有实际破坏力的起义等事件,大多都在军队丧失战斗力的时候,而军队丧失战斗力,指标性事件就是对外战争的失利。
无论是明朝末年对后金的失利,还是清朝末年对英法的失利,亦或是民国时期对日作战的节节败退都是如此。支那集权体制的军队失利,将极大地消除费拉民众对枪杆子的恐惧感,在对抗时也生出一种“你有种杀国人,没胆子杀外寇,我跟你拼了”的一种非常朴素的反抗情绪,正是这种情绪,使得支那这片压力锅大地上一次又一次地上演着所谓的治乱轮回的戏码。

3、如何催生战争的到来?这里要提一句,经济是不可能永远成长的,是肯定有起伏波动的,就算是中共的唯物主义发展观也必须承认这一点。这其实也是张维为在荷兰NEXUS论坛上被一个问题怼得无法回答的原因,张维为一直声称“经济发展是执政合法性的根本来源”,而论坛的一位女士直接问他“有任何一个政权能保证经济一直发展吗?”。
换言之,集权体制相比起民主体制最大的弱点,在于其无法有效地解决经济下行带来的社会矛盾。对于每一个集权王朝来说,在王朝初年军队武德尚在的时候,经济下行引发的社会骚乱将被有效镇压,亦或是总体受控,但集权由于缺乏监管导致的完全无法解决的全系统腐败问题,将使得统治者手中的军队战斗力逐年下降,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等到一个临界点之后,原有的暴力机构将彻底失效,军队将淹没在所谓的人民战争的海洋中。
回到问题,如何催生战争?简单说,就是加速主义。我们不仅要看到当朝总加速师倒行逆施不遗余力,也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这头猪的身上,在日常工作当中出工不出力,在日常生活和言论当中尽量用中共的话术挑起社会矛盾,这些加速行为的落实,将会使经济崩溃的时间点不断提前,从而为制造新一轮文革或者天安门事件提供契机。在这之前,需要中共对外打仗,需要证明军队确实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但这其实看运气,其实中共内部也有明白人,知道打不得,打赢了好说,打输了一切玩完。如果打仗需要每战必胜,那么这种压力下失败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但如果中共一直怂着不打,或者如中印冲突那样丢石头挥狼牙棒玩,那么也只有等待和持续加速,等待下一个契机的到来。

4、治乱轮回后如何保证新生政权的民主性?我们要看到,目前的国际局势和一百二十年前有了根本的转变,与七十年前相比,普世价值也已经深入人心,国内其实已经有比如秦晖、许章润等对于什么是真正的民主自由法治有着深刻理解的学者,而不是刚从清朝踏出来周边不是殖民地就是大日本帝国的一战前夕,也不是苏维埃共产主义运动全球烽烟四起革命年代。在支那大地上新生的国度,无论是一个还是N个,将肯定会比现在的共产党集权体制要民主得多,自由得多。其实做题家社会民主自由化后的发展并不会很差,看看日本、看看韩国、看看台湾。对权力的有效制衡,将会降临在这片土地上,而那时才是诸夏各族兴旺发达的未来。请诸位葱油,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说到底,还是建议大家应该跑路。与许多人观点或是品葱主流观点一致。
绝非讥讽楼主,各有各的看法。实际上也正是因为人都有类似的想法,墙国才能屹立不倒。

蓬佩奥发言:“如果我们不改变中共,中共就将改变我们。”

楼主的单边利益想法在美国短期内或许有道理,还说得通。美国也不会像上个世纪那样搞输出革命。但清楚的人都知道中共是没有底线的,国安法可以一球一制。就真不怕哪天在美国国土上立法?

继续对敌人放任绥靖只会导致珍珠港事件重演。

换句话说,就算美国真的绥靖,那么后果就是迟早有天中共会冲击美国的民主,到那时美国就是想不开战都没办法了。付出的代价会比现在开始制裁中共更大。我认为川普不是傻子,而他就算是傻子,这一后果也是迟早要美国承担的。

还有人认为,中共国内的洗脑教育会高明地将矛盾控制在基层,于是墙外越压迫,墙内越稳固。

根据本人观察,墙国维持统治的最后一道防护墙就是资源和环境。这种压榨方式会让原本就不多的资源迟早有一天消耗殆尽,进口虽然可以大大延缓,但随着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近年来的经济制裁,就已经快堵住了进口这条路。为啥“内循环”会被提出,铁定不是空穴来风,然而,“内循环”只会造成可见的坐吃山空。等到某一天资源到了无法满足上层挥霍,不需要屁民觉醒,不需要策反,也不需要有人领头,自然会导致崩盘,崩盘可以自上而下,高层无法维持奢侈生活,发生政变或改革,也可以自下而上,黄祸出现。

这一结果就算是发生在两百年后,在座各位都看不到那一天,我也是持积极态度,因为我认为最终结果始终大于短期呈现。

各位在短期内抱消极心态可以理解,这是因为世界民主浪潮让众多自由派恨不得明天就全国民主,因此只要美国不拿出希望的制裁招式,那么一定就是美国“绥靖”。看看历史,日本德国闹成哪样,美国当时也是通过经济制裁,但独裁政府的扩张欲是永远不可阻止的,不管美国愿不愿意,也最终加入了二战。

绥靖只是过程,全面遏制才是结果。

在本人一篇原创文章《中国为什么无法变革》中,提到了基本所有的节点,我也有针对假设两百年后中国才能民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的问题,专门给消极派提信心。下篇一直没更新是个人这段时间比较忙,小说也是其中之一要忙的。

我希望不要悲观,至少不甘于悲观,这是王力雄写《大典》给我的启发
这个主要还是靠墙内人自己努力,可见的未来不看好
「西方国家民众对中国的恶感增加只是对灭共有帮助而已」怎可能?西方國家政府需要人民的選票,而如果人民要...

你问一下他们就知道了。他们希望脱钩,但对于推翻中共没兴趣。
脱钩和推翻中共的好处对于他们差异不大,代价却差得太大了。
脱钩收益80,推翻收益100。
脱钩代价-20,推翻代价可能到-200。
我需要再次重申我的观点:推翻集权统治必须要靠本国人的努力。原因及具体措施如下:1、本国人的反抗是民主...

本国人开始反抗的时候,如果是军队先反水还好,枪对枪。
如果是民众先反水,多少比例的人愿意做烈士?
跑路了在国外反抗更有力量。

如果真是,当然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大部分墙国人不具备跑路的条件,还有很多即使跑路,并不会真正反抗墙国。反而因为脱离了墙变成了岁静
如果真是,当然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大部分墙国人不具备跑路的条件,还有很多即使跑路,并不会真正反抗墙国。...

也不应该指责岁月静好的人,不帮着共匪就行了。
国内我什么都没做,来了这边一直向本地人宣传,疫情之前真没啥用。感觉疫情以后他们也只是多了脱钩的欲望,没有灭共的想法。
国人调动不起来怎么办?一直等待岁静们全部觉醒?
那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所以还是需要策略的。
郭文贵的办法其实不错,他是用新中国联邦去尽可能接管中共在外交和经济上的一些职能,从而在经济基础上去策反市场主体。这个办法不需要外国付出很大代价,出兵什么的,只要在市场准入和法律上配合一下,不反共就不能赚钱。总之这个世界上想成事,让大多数人参与,还是得从经济上想办法,要把反共做成生意才行。
本国人开始反抗的时候,如果是军队先反水还好,枪对枪。如果是民众先反水,多少比例的人愿意做烈士?

有的是受到铁拳的人站出来,我如果到时候失去了生活来源,我也会拿起可以找到的任何武器,找到渠道联系,去进行实际的反抗活动。我举两个例子。

文革为何为祸如此之烈?是和1960年以来经济的全面受挫是分不开的,整个国家从上到下都受到了打击。
学潮为何一呼百应?是所谓改革开放后由于官倒和价格双轨制,全社会对于通货膨胀以及打破了几十年的平均主义造成的新的矛盾激化是分不开的。

为什么这两次全民性质的暴动被控制被镇压?原因就是军队仍然具有战斗力,无论是朝鲜战争,中印战争,中越战争,都是当局在证明枪杆子还有用。

对于中共集权政权来说,他们是天然地站在民众的对立面的。张维为说的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的,对于集权体制来说,政绩的确是执政合法性的来源之一。只要没有了所谓的政绩,只要经济整体崩溃发生,中共其实是无法制止社会骚乱大规模发生的。

那么当这个骚乱发生的时候,到底是会发生义和团,还是文革,还是五四运动,还是学潮,还是张献忠李自成?也就是说,社会骚乱的形式决定于军队的战斗力,甚至取决于老百姓认知里面的军队战斗力。

对于所谓费拉群体而言,他们和统治者之间有个赌局,费拉输得起,而统治者输不起。这就是支那大地上两千年治乱伦回的本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9
  • 浏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