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独裁者对语言的侵害

最近在德语区发现了一些地名例如:volkstheater, volksbank ... 以及重温罗大佑歌曲 “皇后大道东” (抱歉我的键盘没有书名号), 忽然对共匪的洗脑策略有所感触(稍后解释)。

语言是思想的载体。将语言庸俗化,口号化,是一切独裁者的共有特征。譬如看看白罗斯的独裁者的话术:“不要给境外势力做炮灰”,“我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 ... 诸君见此是否似曾相识?那么有哪些用词是从共产党或者纳粹发明的而如今成为诸位挥之不去的习惯用词呢?

我尝试列举一二,希望能够起到洗涤头脑,清醒思维之用(本人理科生,非文学专业,权当抛砖引玉)。首当其冲的就是“人民”(德语volks)一词。这个用语被常态化,应该起源于纳粹。纳粹党似乎非常喜欢标榜自己为人民政权,譬如今日的大众汽车在德语里就是Volkswagen:Volks(人民) + wagen (汽车)。包括本文开头列举的 volkstheater 以及 volksbank 都是来源于这一时期。这倒显示了纳粹和共产党的另一相似之处。

不细究最早的起源的话,中国共产党对中文的污染词有这些:
1.“老百姓”取代“公民”用来淡化中国人的法律与权力意识,与之对应的,极力避免使用“纳税人”这样的词汇。
2.用“领导”指代政府部门高职位者并与“群众”对立,无形中制造了甚至颠倒了了上下阶级关系,譬如法国人能在公园拦下总统马克龙并说出“vous êtes mon employé” (你(您)是我的雇员) 这样的话,受共产党话语熏陶的人很难理解。
3.“伟大”,这个词是我发现很难翻译成英语才意识到它的词义已经完全被污染了,它是一个自带高潮的煽动性词汇,或者更像一个宗教词汇,譬如“伟大的中国”是什么意思?能和它比肩的只有“神圣”“圣洁”这种词汇了。
5.翻开任何一篇官媒报道,入目皆是不堪的中文,比如“人民公敌”“大力发展”“全面小康”“建设新时代”... 不知不觉地会养成看见这些东西就不再思考的习惯,大家如此熟悉了这些词以致于降低了自己的审美情趣。
5.“我们中国”“我们国家”“我们党”... ... 我和谁?谁是我们?我为什么能代表这个群体?就如网络所言中国人听了共产党“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就一起高潮了,也要一起呐喊以为自己是我们中的一员,实际上只是代价的一部分。
6.“中国”,这个词在很多不正确的地方成为主语,用来推销国家民族主义并搬弄是非。譬如“我爱中国”这是一个宗教口号,你可以爱中国人,爱你的家乡,甚至爱共产党,但你不能爱一个虚构的名词;“中国的利益”可以是“中国人的利益”也可以是“中国共产党的利益”“中国政府的利益”,然而这些利益往往它们是冲突的;“xxx是自古以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某地曾经隶属清朝,但是清朝已经不存在了。

还有许多不再列举。希望各位葱友能够审视自己,避免落入这些语言圈套。净化中文至少既可以起到启蒙的作用,又可以恢复中文的文化性,提高中文承载信息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做到这一点不会被共产党抓住,目前是安全的启蒙方式。
42
分享 2020-08-17

28 个评论

祖国之光 灰名单 回复 Forms
烦请指教。


这些都是19世纪末出现的名词。俾斯麦宣扬的德意志民族文化的产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