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蔥油都說說,西方國家的人們自己對民主有自信嗎?

民主制度可以質疑政府,人民有自由,但卻又可能造成民眾政治冷感的虛無主義。
自從疫情全球大流行觀察以來,我認為現在最可怕的不是中共的無恥與費拉的無知,而是西方居然有些人對此十分認同,從WHO看到那些專家只懂得技術不會政治,鼓吹的都是學習中共那套侵犯人權的方式,確實震驚了我。而西方民眾對此又怎麼看呢,對中共很讚賞嗎?對自己的政治制度能夠解決疫情有信心嗎?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恰恰相反,WHO根本是只懂政治不懂技术

WHO从瘟疫开始以来,每一条建议都是错的,每一条建议都会导致疫情扩散,如果一个国家逆着WHO的建议去做,反而会为自己争取大量的防疫时间,台,美就是典型的例子。

然鹅WHO从瘟疫开始以来,每一条建议都是舔共的,毕竟你共是大金主。你说WHO不懂政治?我觉得你才不懂政治呢。WHO简直不要太懂政治哦,它区区一个卫生NGO,竟然大肆在全球主流平台上搞言论审查,你要是常看油管就会知道,每一个武汉肺炎爆料下面都会插入一个WHO的申明,告诉你,你在看的不是官方消息,要官方消息请来我们WHO的官网看,言下之意,你看的都是假的,我们WHO才是伟光正的。

WHO的政治话术玩得无比的溜。
民主国家的人民不是不相信民主,是不相信政府。

现代民主国家的制度是代议制民主。民众直接或间接投票选总统,只是民主的一个小部分。民众直接选议员,议员代表民众监督政府。

越拥有民主的国民,越认为他们的国家并不够民主,因为代议制还是跟每个公民有距离。所以需要上街游行示威、大事要全民公投,这些是直接民主的手段,补充代议制民主。

要是说他们不信任民主,等于说他们手里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以及各种政治权利,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隐私权以及各种公民权利,然后希望被剥夺这些权利。可能吗?事实上没有这么白痴的人,别说欧美,非洲都没有。
林南遠 什葉派穆斯林,中文學生,精神病患者
既然你问了,那我的答案很简单:没有。
西方的民主制从根源上来说并不是”西方的“而是”现代的“。(西医这个词也是这个道理)
而绝大多数人的资质和学习经历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理解现代社会成立的原理。
此时,如果有一个善于粉饰自身的反现代的,有足够资金大肆宣传的力量,就会轻易吸引他们。
因为对现代的原理而言,反现代的原理要更加鲜明,一个仅仅靠其直觉是一个”公民“的人对后者难以凭借自身的思考反驳。
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年轻人会加入isis
中共某种程度上是发家更早,更善于伪装欺骗,支持者更多的isis罢了。
中国光是官方数据就死了3000多人,经济损失无法估量,大量侵犯人权的事件发生,到底是什么失心疯会认同中共的做法?
不是所有西方人都有自信

比方说很多美帝progressive是真心相信他们现在生活在一个独裁政府之下的。
自由之剑KTC ? 自由主义/多元文化/进步思潮
楼上很多人把民主和政府连在一起了,这是不对了,实际上欧洲支持民主制度的人在95以上,欧洲除了俄罗斯白俄罗斯几个例外全是民主国家,甚至还有北欧这种社民国家。
而他们对政府的认可度普遍不高,基本不到50%,这很正常,毕竟上任时基本选票就是50%左右,干不好肯定就不到50%了。
已隐藏
不一定認同民主,但肯定不會認同獨裁,他共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都要把民主掛上去,大家都知道羊頭是不可少的。
越是有思想的地方越难以统一思想,我记得有人调查过德国民众对未来世界的悲观程度,一半人都是悲观的。你看看现在美国左右分化也很严重。不过你如果问朝鲜是不是对自己国家的制度自信,那一定是高度自信的。
bZsnaQ 观察
永遠記住,只有自由和民主才是控制疫情最好的藥方
drdoom_2009 ConfedCantonia 百粵邦聯 新邦聯黨人
看完 Star wars 再看銀英,西洋和東洋作品對民主沒有信心,對宗教也沒信心。
HEHEDEMON 台灣嘿嘿
我覺得很憂心
因為很多西方國家,多只看到表面的中國
也就是中國給的數據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如果有人对民主没有信心,那就是因为那还不是真正的民主,那个人无法从当下的民主制度中得到相应的生存空间。
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应该能够协调内部所有社区的利益和纠纷,不偏袒任何一个社区,而这种情况以“哲人王”思维是无法实现的,因为哲人王思维本身就是以一个核心为基础判断世间对错,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哲人王陛下的工厂里有人罢工,那么那些罢工的人是对是错?
所谓对错,只能以判断者根据自己的利益判断,你认为自己是什么,你就认为哪种人的利益是对错,比如大陆人自认为自己是“共产主义事业家”,先不管他们的韭菜本质,他们认为解放台湾甚至留地不留人是绝对正确,但是,别说台湾人了,稍微有点感到自己是韭菜的人都会觉得“为什么要为解放台湾而战?”台湾人更是认为坚决反大陆保卫自己是正确。
所以,只有每个社区的人都能把自己的对错和利益摆上台面,讨论问题最后分配利益,才能最大限度保证更多人认为对。
1929年以前的美国,政治体制完全偏向资本家,造成了工人不满,最终甚至遭受了规律的惩罚,对于经济系统来说,不流通导致的就是灾难,而资本家占据过多资本和所有资源,其他社区占据资本少,买不起生存所需,资本家资源卖不出去,自己也花不完,大量资源只能浪费倒掉,造成不流通,最终差点被苏联的蛊惑打败(事实上苏联的官僚集中制是另一种“占据过多资本和所有资源,其他社区极度匮乏无法维持生存,官僚花不完资源只能“拿去组建军队暴力逼迫其他国家的社区改变生活习惯”或者“挖穿地球””不管是倒掉还是组建军队甚至挖穿地球都不是什么好主意)
民主要不断完善,才能越来越让新生的社区满意,不然,最后就只会被更能代表更多人利益的制度打败,意识到这一点,他才是政治家,不然,他就永远是个玩弄权术的政客。而事实上,当前成功的民主国家都在不断完善民主,而那些不成功的民主国家总是用坏了民主,有人可能要拿南美的失败民主举例,南美的民主事实上从未成功过,曾经代表少数人独裁,后来没能协调官僚,资本家和工会的利益,最终只能越来越衰落。
如果一定要什么代表民主的启蒙,那就——
世界是无限的,所以发生任何事也不足为奇,那么,我有何理由灭绝我讨厌的社区?他又有何理由灭绝我呢?只要有足够的生存空间的话,他会愿意和我安静喝茶细细言语。
因為無知、愚蠢或邪惡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發生,或多或少而已,而民主制度保障思想自由。
sexgun7578 我根本学不会反向加速,我只会说实话。
 自信是实力的自然流露,只要有客观比较,高低立判。但是,这个世界很多时候往往不靠势力,有靠运气的,有靠诡计的,还有靠耍无赖的。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病毒是不管民主、专制或极权的。如果不能让人开始行动,对病毒来说都是同一盘菜。

目前的西方国家被自己的政治正确困住,甚至无法认清状况,开始积极自保。现状就是现状,承不承认都是现状。

中共的封锁消息,控制言论的做法能不能有效,习近平肺炎先后在中国和世界多国的爆发已经证明了。更爽的效果还在后面,自作自受应得的。
敢于批评自己才是真的自信,西方人一直在自我批评,看起来像不自信,其实这样才会真的进步。相反那些玻璃心,别人提任何意见都觉得侮辱了自己的,才叫不自信。
民主真正的特色並不是僅在於人權
是在人民對政策失望時,有一套機制可以讓他們表達意見
民主的優勢不是政府用可以做出100%正確判斷
民主的好處是可以避免人民用暴力的手段去實現政權轉移
----坐澳觀天第72期 20200309
youtube搜尋[悉尼奶爸 Sydney Daddy],他提供很多好的辨析

自信什麼的不敢講,因為這不是自信的問題
只是人在選擇用什麼方式活著
据我观察,非常相信民主,不相信政府,因为民主就是建立在把权力关进笼子,对权力的不信任上的
我要言论自由 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还是不够自信。
意大利还在效仿独裁国家损害人权的防疫方法。
明明自己的优越制度完全可以控制疫情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0
  • 浏览: 4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