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极权的秦战胜了相对更封建的六国?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葱膜2047id同名。
臀部是人体最强壮的肌肉 --> 所以如果一位男士拥有强壮的阴茎和愚笨的大脑,是因为阴茎离屁股更近

--姨学逻辑

钱穆在国史大纲里指出,西周时代,中国内地还有大片土地被不掌握农耕的“蛮夷”控制;待到战国时代,整个中国就被语言相通的同一种族(在血缘上,全部来自于周武王分封的诸侯)所控制,而封建制早已破产。人们总是难以建立这样的直觉:对于孟子同时代的人来说,西周是400多年前的事,谁还会在乎什么狗屁的封建?
这样的情况下,互相征伐成为必然选择,加之语言相通,游士阶层自然崛起。这时候大一统的所有要件已经都具备了,未来中国走分分合合的路是必然的。

现在历史爱好者很多看不起钱穆,不过他们所信奉的“学者”想要证明自己配得上给钱穆提鞋,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rtgzddgh ? 已停用
姨学摘录
可以从中看出阿姨对多国体系崩溃的看法.
简单地说就是秦国用了更多兴奋剂,以透支社会为代价换得了胜利






项王的政治、军事策略是楚国宪法结构的产物,他没有、也不可能有僭主对待乌合之众的武断权力。八千子弟的人数不一定只有八千,但贵族精英部队的性质毋庸置疑。他不能越级提拔韩信,也不能像韩信希望的那样,将古老王国的封地慷慨地赏赐给立功的暴发户;因为八千子弟是一个阶级性和民族性极强的自治团体,破坏边界就会严重地损害团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唯才是举对土耳其禁卫军很有好处,因为每一位有野心的奴隶士兵都是帕夏的种子。圣路易的骑士团如果向穆斯林和佛教徒开放,肯定会丧失一切战斗力。雅典和罗马无比珍惜他们的公民权,不容外邦人觊觎;只有在自由和独立丧失殆尽以后,才允许全世界分享这种失去政治意义的荣誉。韩信投奔刘邦有其必然性,因为后者的团体是浪人冒险家的集合,浸透了“为天下者不顾家” ①和“分我一杯羹” ②的流民精神。亚父抛弃项王也有其必然性,因为贵族团队最忌惮领袖的幕僚系统,这种私人班底是领袖扩张权力和个人独裁的基础。如果有人认为这些都是项王用人不当的证据,显然是对楚军的阶级性质和历史地位认识不清。许多后人不能理解这种区别,是因为他们在散沙顺民社会生活得太久,以致丧失了最起码的政治判断力。 北方各国军队的散沙化是证据确凿的,他们本来就是战国“去封建化”的先行者。廉颇时代的赵军仍然足以傲视楚人,现在却沦为怯懦的观望者。如果你将一切组织资源集中于国家,亡国以后就只会剩下无异于难民的散沙。成安君和张耳的赵军显然类似北方群雄,由个追逐功名的个人冒险家和走投无路的流民组成,缺乏相互协调和信任的习惯。畏敌如虎不是个人武技和勇气的问题,而是群众性军队缺乏共同体纽带的问题。楚军为数不多,以一当十。这是楚国封建主义瓦解较慢的自然结果,不能完全归功于项王的韬略。以廉颇时代楚军的一般表现而论,项王的祖辈在信陵君和白起的大军面前应该是不堪一击的。战国末季,各国的社会解体都在加速展开。江东子弟的组织度和战斗力肯定不能比肩春申君时代的祖辈,但他们的敌人瓦解得更快。军国主义总体战的透支越彻底,衰退就越快。楚人正因为在总体战技术上落后,保存的元气较多,才会衰老最慢,颠倒了战国后期的战斗力顺序。自然,秦人是军国主义透支未来的最大受害者。章邯的囚犯军队不堪楚人一击,不足为奇;但萧何为汉王补充的大批人马无疑包括了许多良家子,表现仍然如同乌合之众。濉水之战清楚地预示了东亚顺民在史后时期注定会遭受的无数次浩劫。几千名楚国贵族践踏数十万汉军,仿佛西班牙骑兵在百倍于己的印加人当中所向披靡。显而易见,秦人这时已经不复存在了。楚人不复存在,至少还要到吴楚七国之乱以后。 
贵族军队自有其弱点,经不起消耗战,不适合动员。流民和顺民能够一再承受大屠杀的损失,然后同样大规模的补充和更换。贵族军队失去每一位骑士,都是无法弥补的灾难。韩信的费边式迂回包抄,主要目标就是迫使楚人分兵和消耗。郂下十面埋伏的意义,就是用大量低素质士兵消耗楚人的少量精英武士。项王显然极其鄙视这种缺乏费厄泼赖的战法,才会发起临终前的比武,说出“非战之罪”的骄傲语言。他拒绝东渡的真正理由也是不屑或不愿将长平式总体战的痛苦加诸江东父老,将自己降低到敌人的同一水准。他和江东父老存在有机性联系,不亚于罗伯特·李之于弗吉尼亚父老。刘邦和韩信对待麾下的士兵,却不会比波斯皇帝和斯大林元帅更为珍惜。项王一生赢得过无数辉煌的胜利,但没有一次比乌江渡口的自我牺牲更加荣耀。
后世的纪录充满了误解,主要就是因为历史终结夺走了史家的历史理解力。史家一再将项王视为汉王和韩信的同侪,用个人冒险家的标准理解贵族领袖。项王不可能西都关中,这跟他是否渴望衣锦还乡毫无关系。难道狮心王理查德有可能迁都耶路撒冷,永不返回英格兰?麦克阿瑟将军能有多少机会据东京称帝,开创一个日本王朝?只要阶级和民族的共同体仍然存在,这样的怪事就毫无可能。只有当社会组织瓦解,军队的战斗力仅仅稍微超过盗匪的时候,领袖才能武断地决定首都和政策。汉王之所以能够做项王不能做的事情,不是因为 ——————————————————
①《史记·项羽本纪》:“项伯曰:“天下事未可知,且为天下者不顾家,虽杀之无益,只益祸耳。” ②《史记·项羽本纪》:“汉王曰:‘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而幸分我一桮羹。’”
他雄才大略,而是因为他所在的社会已经终结了历史,而项王所在的社会仍在历史之中。汉王顺应了文明没落的潮流,放弃了他起义的初衷(除了领袖的人选以外,他和项王最初没有分歧。),将自己变成了自己最初反对的人,这才是他成功的根本原因。华夏已经衰老,渴望在世界帝国的软榻上吐出最后一口气。
正因为如此,项王的命运并不属于他个人。在世界历史上,只有两种情况比他的失败更重要。其一是元老院、小加图和庞培的失败,将世界送给了凯撒及其继承人。其二是幸而未曾发生的历史,英格兰和全欧洲在大德意志帝国面前屈膝。后人对东亚的厄运和顺民的悲情发出过无数的概叹,最终都要追溯到这位英雄的末路。他为祖国的复兴和诸夏的自由,为齐桓晋文的盛世,已经尽到了全力。如果他的举措不够明智,当时也没有任何人比他更为明智。他所在文明的巅峰时期已经过去,拒绝顺应没落的潮流就是倒行逆施。因此就反动一词的本义而言,他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反动者,没有辱没孕育他的楚文化和华夏文化,正如邱吉尔不曾辱没英格兰,李将军不曾辱没弗吉尼亚。“末人”和“史后之人”不可能理解超越自身高度的巨人,才会造出盲人摸象式的滑稽纪录。只有在新的文明达到同样或更高层次以后,才会产生足以理解他的观察者。


至于各国的比较,晋楚确实是春秋贵族社会的代表.
晋国一直是诸卿轮流执政,没有纯外来者能被置于卿位的例子,晋国霸权时间远长于乐于引进贤士的齐国,正是其保持了封建性的体现,但这种局面毕竟在三家分晋的剧烈战争中无法维持下去了,的确是很可惜的,当然,到了晋国末期晋文公时期旧贵族的凋落也是都看到了
楚在其引入变法,集权等破坏楚国作为贵族联盟的旧秩序之前,还是很强的,即使是令尹的家族武装若敖六卒也足以在和晋文公的对抗中不至于溃败,后期反复利用游士和新贵族(和楚王关系更亲近的王室成员)打击旧贵族,应该算是典型的饮鸩止渴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秦政革命的胜利有赖于地缘形势和外交意外,否则很难证明军国主义体制在长期竞争中必然优于古老、复杂的东方文明国家。关东父老不能心服口服,自在意料之中。我们从汉袭秦政以后的表现就可以看出,高强度的汲取和挥霍好景不长。秦政如果未能在短暂的窗口期迅速征服东方,很可能陷入两头落空的境地。经济文化不如东方,军国主义不如匈奴。后世的北魏和辽金身陷北狄和南朝之间,结局就是这样。秦政的军国主义动员体制比赵人晚几十年,比草原民族的整合早几十年。从后者的角度看,匈奴是秦、赵、燕开边拓地的自然反应。匈奴的路径和宪制都酷似几十年前的中山国,遗留了战国中叶的某些特征,例如相邦制、都尉制、侯王制,军国主义不如秦政彻底,保留了贵族混合政体的共治性质,因此凝聚力和战斗力维持的时间较长。


早在商鞅变法以前,秦人的组织资源就比东方各邦、尤其是楚国弱得多。这是变法得以彻底实施,复辟几乎没有影响制度的主要原因。结果,秦国后期的政策几乎就是国君、外戚和客卿的政策。国人作为阶级已经荡然无存,宫廷和宦官的重要性反证了贵族的没落。谬毒和赵高的罗曼司如果发生在后世的吏治国家,毫不足奇;发生在战国群雄之世,就体现了超越时代的先进性。宫廷奴仆压倒外朝大臣,就是腐败从果核蔓延到果皮的征兆。依据东方专制主义的历史时间表,宦官-后妃政治出现与蛮族入侵的时间差不超过三代人。秦始皇的征服是秦人最后的机会,大概也是华夏世界走向大一统路径的最后机会。秦楚战争的余波未定,匈奴的入侵就已经全线展开。朔方战争和长城建设必须依靠贱民和犯人,而非周礼社会的贵族骑士或商鞅体制的耕战良民。这是军国主义已成强弩之末,吏治国家暴露疲软常态的最初证据。前者是封建解体的积累释放,后者是解体产生的散沙社会自然状态。下一步就是章邯的囚犯大军落入项羽的江东子弟之手,仿佛封建主义对其谋杀者的临终复仇。
曉之天道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社會民主黨74%社會自由黨74%
      因为秦国有西域传来的小麦,和八百里秦川冲积平原,山东六国的谷子、糜子的产量和热量均不如小麦,秦国可以养活更多的人口,单位面积土地和同样数量的农民就可以养活更多的军队和手工业者。国君只要不是胡折腾的傻子,国力想不强都难,没有农业基础,一百个商鞅也白搭(法家原旨是利用人性之恶的邪恶思想)。军事手工业由前商人吕不韦管理,中国最早的标准化生产(兵马俑的兵器),当然这和现代工业标准化绝不是一个概念。
      传统的中国人看历史,都戴有儒家法家之类的有色眼镜,偏好于从道德、领导人素质、人际关系、人文角度分析,甚至易经。而科学、技术、商业、数据角度基本没有。
秦国拥有稳定的大后方,一直可以单线作战,而其余国家都面临多线作战空耗国力的问题,最有希望朝气蓬勃的三晋被楚国齐国燕国这种不明局势的老旧国家拖在战争泥潭里,秦国得天下是运气好而已。
为什么有撒币能抗二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因为这是拿智力和道德换来的。秦同样,废了商业、文化、道德、人身自由,然后用重税逼着老百姓砍人头当然强了。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愚民高壓苛政可強國,但對百姓而言則是悲劇。

強國未必就是好事,除非你姓趙。
和地缘有关。如果东亚有一个俄罗斯就不会这么容易被征服了。其它后面补充
秦离内亚输液管更近。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