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在突发性灾难时,妇女和儿童先走的原则是否做到了最优解?

最近看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现在发生海难,一游艇上有八名游客等待救援,但是现在直升飞机每次只能够救一个
人。游艇已坏,不停漏水。寒冷的冬天,刺骨的海水。游客情况:
1.将军,男,69岁,身经百战;
2.外科医生,女,41岁,医术高明,医德高尚;
3.大学生,男,19岁,家境贫寒,参加国际奥数获奖;
4.大学教授,50岁,正主持一个科学领域的项目研究;
5.运动员,女,23岁,奥运金牌获得者;
6.经理人,35岁,擅长管理,曾将一大型企业扭亏为盈;
7.小学校长,53岁,男,劳动模范,五一奖章获得者;
8.中学教师,女,47岁,桃李满天下,教学经验丰富。
请将这八名游客按照营救的先后顺序排序。

周边的人大多数想法是按照能力和贡献并且辅之一定的专业能力配合救援来进行排序,而不是生命平等,像面对泰坦尼克号那种的困境时,优先考虑的是如何尽可能的救出最多的人才对吧?我以为生命平等,不论贵贱,倘若船上有小偷那是不是就该最后才让他走呢?我觉得妇女老人儿童这三类人身体原因,应该最先走,这样就会在有限的救援时间里尽可能地救出最多的生命。请教广大葱油的选择以及怎么理解的生命平等?
妇女儿童先走不是简单的功利计算。
而通常是作为一个伦理性的问题来考虑,一个文明的发展就依赖于对妇孺弱者的保护。
儿童意味着未来,而妇女责亲手孕育和培养这个未来。
不管妇孺死活甚至系统迫害弱者的文明(比如支那),就算某些时间内会看上去表面光,也终究会走向灭亡,而若说功利,有什么会比文明和种族延续更重要的课题。

用小规模场景剧一样设置电车难题这种迫真思想实验来玩小聪明,其实没任何意义。遇上紧急情况妇孺老弱先走,这是文明存在的根本意义,这一点不容解构。
孙金香 每一个姨粉都曾是民小,每一个图支大佐都曾是底线人,每一个支黑都曾为中华民族自豪。人的耐性是有限的,我早就麻咧。
电车难题是支那人最喜欢探究的问题,因为他们只有在极端情景下才能心安理得地把自己退化为动物。文明本身就是一种体面,不择手段地活下去就是破坏了体面,也就是在破坏文明存在的意义。而像刘慈欣一样典型的支那人就是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典范,一边找着为了延续文明的托辞,一边干着吃人的勾当。这就好像是一个家暴男,一边殴打着自己的妻子,一边声称这是为了维护家庭团结一样扯淡。
這個問題超奇怪的,年紀普遍高齡化,而且直升機每次只能夠救一個也很奇怪。
我的話會先把將軍帶走,因為他是年紀最大的那個。比第二大的53歲小學校長還要大16歲,即使健康狀況保持得再怎麼好,恐怕他也不見得能熬過極端環境。
不過,如果是現實情況下,身為軍人的將軍大概會有民眾優先的使命感與榮譽感,認為自己應該殿後吧。如果說連年紀最大的將軍都有這種使命感,甚至願意最後一個離開,那麼我想其他人大概也能接受以疾病史的風險性高低作為排序吧?

另一方面,如果直升機每次都能救一個,那應該也代表直升機每次都能運送一個人體重的救援物資沒錯吧?
在第一次的救援活動,我會準備防寒物資(像是防寒睡袋跟暖暖包)跟高熱量的食物,然後在接走第一個救援者的時候,我會請41歲的女外科醫生幫我統計其他人的疾病史及有無需要什麼特殊的藥物,如果有突發狀況也希望她能夠幫忙應急處置。
第二次的救援活動,我仍然會準備防寒物資跟高熱量的食物,在接走第二個救援者時,也會記錄女外科醫生統計的清單,等到第三次救援時將需要的相關藥物一併帶上。

在我理想的情況下,剩下的海難遊客應該會是69歲的將軍,41歲的外科醫生,19歲的大學生跟23歲的運動員。(如果這些人之中有像是心臟病這一類不太能適應低溫環境的疾病我也會盡可能在前面幾次就帶走)

當然,如果問題是假設直升機只能救人但不能運送救援物資,那麼我會質疑出題者的目的。只以思考實驗為目的卻不以現實作考慮的問題我覺得就算不回答也無所謂。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像面对泰坦尼克号那种的困境时,优先考虑的是如何尽可能的救出最多的人才对吧?

泰坦尼克式困境能救的人數是有上限的(取決於救生船的數量)
所以不可能『盡可能救出最多的人』
如果要盡可能救最多的人,那就是應該抓一個人就往救生艇上塞。這就像『盧浮宮著火了你救哪個美術品』一樣:救離出口最近的那個
泰坦尼克式問題是『現在我們有一千個人,只能救一百個,怎麼救?』
再說現實中要救難,要考慮到各種因素,而不只是一個人的性別職業年齡,甚至不只是他的身體狀況
極端情況下,比方說如果你以『救人命比救狗命重要』拒絕讓狗上救生艇,當著飼主的面把小狗丟進海裡的話,飼主接下去的人生可能會終日以淚洗面,甚至自殺(真實的故事,我們學校以前甚至做過這個case study)這樣還稱得上救嗎?
如果你說婦女兒童優先,但有一個婦女堅持說她希望她的男友活下去,她自己就算死了也樂意,你是要把她綁起來硬塞上救生艇,還是聽她的話先救男友,還是先救其他人?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因为保护妇孺,或者说保护弱者是社会存在的根基。

《社会契约论》开篇就讲得很清楚了:如果强者理所当然地从弱者那里掠夺一切,那他怎样才能保证自己明天不会被更强者夺走一切呢?只有名为“社会”的契约,让自然人以天生的,弱肉强食的自由换取社会的安全,才不会让每一个人陷入朝不保夕的境地。
光明之子 法轮功是邪教
让妇女儿童先走是欧洲贵族的绅士风度,是上等人的风范。平民和支那人别跟着凑热闹。人人平等不存在弱者的命就更贵。你愿意把活着的机会给别人那你是高尚的人,但别把这一套拿出来绑架别人。
要知道灾难当场不是所有人都是理性的,也没有时间挨个展示成就,妇女儿童先走从避免场面失控来看就是最优解。
jiuqiupeng 观察 辞根散作九秋蓬
lz举的例子问题很大,泰坦尼克那不是先走后走,而是能不能走。救生艇的数量是不够的,不是说你晚走就更危险,而是先走可能活,后走必死。

在这种条件下决定留谁不留谁,从人类最优解的角度来看,比较容易的判定规则就是青年妇女和儿童先走(因为概率上讲,儿童代表未来,妇女可以生产未来,男人的数量,呵呵,并不重要)。当然理论上你挨个分析这条船上谁留下来对人类更有意义,理论上是会得到更好的结果,但问题是:1)谁来保证分析的公正性?你的分析结果和我的不一样听谁的?2)你来的及分析吗?等你分析完泰坦尼克已经沉三遍了。而妇孺则是明确的条件,可以瞬间判定。

而如果条件变为先走安全,后走更危险(不是必死),那么一般来说还要再加上老人(妇孺老先走)。
springwood 既来之则润之
然鹅泰坦尼克号却是头等>二等>三等,还是按阶级优先
婦女,兒童先走完全正確。

將軍,教授,校長,運動員等等,個人觀點完全胡扯。

將軍-- 更應讓婦儒先走
教授-- 以後如何做學問
校長-- 如何教育英才
運動員- 可以不計
醫生-- 救死扶傷不是優先

太多不能盡錄。。。。。
先救有受傷或是失溫的那一個,如果各位都情況良好,選看起來最體弱的那一個。

如果真的每個都看起來是健康寶寶,那就小孩>老人>女士優先。先救幼崽理所當然(話說19歲不是已經成年了?是不是應該把小孩年齡設到10歲以下?),男士發揮紳士精神殿後。

不過真的出事的時候,有時間一一去查他背景嗎?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让妇孺先走跟黑命贵一样,都是道德上的最优解,可实际上,当然是最强的先走才符合生存逻辑
让生存能力强的先走才是效率上的最优解

什么老人妇孺先走完全是道德上的政治正确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完全不平等,这个提法的原意是让虚弱的人先得救,但现实中死板的话就成为悲剧。

就像一个50岁身体健康的人和一个20岁但身体虚弱,不能久站的人,强迫20岁人让座是一样的道理。
疯狂习近平 法轮大法坏,退轮保平安
shenzaius 不吃包子
但凡有文明的群体都应该是保护弱者。只有那些丛林里的动物才会讨论这个问题。
 刚看到姓名,年龄,之后紧跟职业与社会地位,我花费0.5秒时间得出了这是一个典型的恶臭的支那贱畜问题。继用1秒的时间扫描到“ 五一奖章“这四个关键字,再多一次完美印证了我对支那贱畜无微不至的认知。

  这个问题的支那恶臭性本质,我只用了1.5秒就得到全部正确的结论和精准的证据。我不会浪费再多0.1秒的时间浪费在支那贱畜抛出的任何信息上。所以我当然更不会无聊到傻B一样认真的去答复和研讨这种劣等贱畜产出的垃圾。如果任何人想知道答案,出题的支那贱畜已经为你准备了一份漂亮的标准答案,也是十四亿支畜的共识。本质上这种支那提问句不过是支那贱畜类似异种生物一样本能地,原始繁复而杂乱无序的向边界输出支那思维,是一篇陈述宣传文而不是疑问句。通过这种手段以期扩张繁衍,保持劣等种族的生存而已。
sora2021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现实中的灾难又不是电车问题。
妇女儿童相对脆弱更应该受到保护,因为优先保证他们的安全可以最小化伤亡,也能维持一种公认的秩序,避免不必要的争斗。
一个反例就是克拉玛依大火的“让领导先走”。

就主楼的问题而言,职业也并非毫无影响,举个极端的例子,美国总统和普通人相比,总统是有理由先受保护的,因为他如果死了,会对国际政局产生重大的影响,也许会带来严重的后果。职业影响的多少,大概取决于一个人受社达影响的程度?
至少在我看来,主楼问题里的八个人都没有重要到拥有优先的特权的程度。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相对于“弱”而言,“强”其实没有绝对的,俗话说没有最只有更。设想如果以“强”来排的话,首先得进行“争强”这一加速主义活动,其实就进入了囚徒困境(“你瞅啥,瞅你咋滴,丫滴找抽。你跆拳道冠军啊,我练空手道的,咋两人要不先比划下子,谁赢谁上救生艇呗。妇女儿童们做个见证啊,反正你们也上不了船。”“噗呲”!“哎呀,想不到话没说完就被一个女的拿水果刀捅了,果然为母则刚啊”。)。相比而言,以“弱”来排序的话,信息就会明确很多,比如小的先走(母亲或女性长辈当然是绑定的),另外“爱幼”这一行为本身会激发人性中“善”的本能,因此通常不会出现“争强”博弈中的“好斗”这一“恶”。从实践来讲,“尊女爱幼”这一习惯法本身还可以淡化(虽然不能完全消灭)实践中存在的“阶级矛盾”,试想当三等舱乘客知道自己就算最终失去活命机会但是至少妻儿能有保障时,相当一部分也会放弃“破罐子策略”从而降低了群氓行为发生的概率。
之所以英国航海实践形成这一惯例,并不是说英国人进行了如上形而上学的思考,更不是英国人开天眼似地悟出了博弈论。归根结底这是根据英国海事法院案例分析得出的以“生命”为代价的不普通的(extraodinary)普通法(common law)。
君子以不强自息 新注册用户
个人认为政府官员必须最后走,所以将军最后走,剩下的人按照年龄排序,小的先走性价比高
这根本不是最优解问题,泰坦尼克号的教训是要有足够的救生艇,让谁先走不让谁先走有什么用么?
hkgusa 小熊維尼
左到右32648571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二十二十二十
当前回答存在凑字行为,是否回复为讨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