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接到来自老家的电话,威胁我说尽快把第二针疫苗打了,不然要跨省喝茶,请问朋友们该怎么办?

老样子,不做假见证,以下均为亲身经历。

本人在老家被强迫打了国产垃圾疫苗的第一针,后来通过一些方法来到了一线城市。本以为跑到一线城市之后就没什么大问题了,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误的,就在前几天接到了一个来自老家的手机来电,对面用威胁的语气说你打的第一针都快要失效了,我们看了你的接种信息发现你第二针还没打,这是为什么?,我假借用大城市预约困难为借口,不过那边依旧不依不饶的告诉我说必须尽快抓紧时间打第二针,否则严重的话会跨省谈话。从头到尾都是用近乎辱骂与强迫的方式交谈,态度也非常恶劣。这是我有史以来听到过的最不爽的电话,我当时甚至有直接开骂的冲动,然而我还是忍住了,最后还是得态度和蔼的和他承诺,事后想想非常来气。

请问各位朋友碰到了这种情况的话要如何处理呢?毕竟都被强迫过打一次了,要是再拿自己的命去赌打第二次垃圾的话非常不划算,不过不打的话那些狗玩意三天两头的来骚扰你,甚至还可能向今天他说的一样跨省,想想还是有点害怕。在墙内实在是不敢和人交流这个问题,所以才来到这里寻求大家的帮助,在此先谢谢各位了。

另外给还在支多玛的各位提个建议:有能力离开支多玛的就尽快趁着这段最后的时间赶紧离开吧,头都不要回。要是实在没能力离开的话也不要在小城市里面待着,跑到一线城市来,虽然生活会艰难许多,但根据亲身经历,这边还不会强制你去打疫苗,只要命还在其它的一切都还有希望,要是被强迫打两针垃圾而像四川的那个女子去世了的话就一点都不划算了。

四川女子打疫苗去世的官方“辟谣”文章:(墙内链接,点击前请注意安全)
https://www.guancha. cn/politics/2021_09_05_605923.shtml
听你这描述就是被对面的那个傻逼给唬住了,对方再嚣张你自己得先稳住,不要怂也不要冲动,人一胆怯或者发怒脑子就乱了,容易跟着对方的节奏走。
理直气壮的问对方的身份,姓名,职务,所在单位,谁给它发的指令,拿卫健委下发的自愿原则怼它。你一没犯罪,二没反鳖的把柄被它攥着,三不是核酸阳性怕个球啊,网警国保又不管疫苗这些逼事,给你打电话这狗操的绝逼没有执法权。跨省就有点搞笑了,逻辑上就算要办你也应该找你所在地的条子,真以为警察办案没成本啊?为你这点逼事跨省?条子维稳警力都捉鸡,这点逼事就跨省条子不得累死?有这功夫还不如微信微博上抓反鳖人士立功来的轻松。
你起码还打了一针,算领了良民证了,顺便说下,我一针没打,核酸都没做过,比你更罪大恶极吧,要抓也是先抓我,所以不要慌,鳖是拿薪资,子女入学,就业来要挟你,你又不吃皇粮,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如果这些都胁迫不了你的话,那就不要自己先乱了阵脚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跨省哪有那么容易。首先,如果是异地警察执行公务,都要先到当地的公安局办理协作手续,不得自行去异地进行传唤、拘留、拘传、逮捕、搜查、扣留财物等。其次,派人去异地执法,成本是很高的,要履行出差、报销等手续,现在体制内这个手续是很繁琐的。三,这个要花钱,现在财政本来就紧,说了许多次要过紧日子紧日子,那么你一个人在一线城市就要派人去找你,当地肯定这种情况不止你一个人,他一个个找过去得多少钱支出?最后,找到你了,在一线城市打疫苗还是抓回原籍去打?在一线城市打了算不算当地的接种人头数?

跟地方警察打交道,要知道他们本来就非常粗鲁野蛮,别被他们唬住。比如打来电话自称警察,你要问他的姓名和警号,记下来,然后跟他念国务院关于自愿接种的政策,比如国务院说“要按照知情、同意、自愿和实事求是的原则开展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等等,再严肃正告你要去国务院投诉他违背国家接种原则等等。

反正就算最终被迫打了包子疫苗,也得跟他们斗上几个回合不能让他们轻松得逞。
欢叻了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我先打了一针,然后在另一个地方打第二针,结果几天后依然有人催我打第二针,这说明他们的系统并没有做到完全同步(估计全国同步还是很难的),你可以试着骗他们说你已经打了,只是你的系统没同步而已。
高簧GaoHuang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推特@writerGaoHuang
地方政府对您跨省抓捕是不太可能的,但可能妨碍、威胁您在老家的家人。如果您权衡再三,还是不得不打,那么请收集好中共强迫您打疫苗的证据,以后带家人肉身翻墙,把疫苗黑幕公之于众。
HEHEDEMON 台灣嘿嘿
那是政府公務員打的電話嗎?

有點難以想像....

可否分享幾個例句.....?
不可能请喝茶的,没打第二针的人如果都被请喝茶,那我公安机关门口一定被等喝茶的堵得水泄不通,他们也不想作大碗茶摊哒。
莫言師太 你是个男人,男人都会让女人伤心哒! (我真的没得诺贝尔奖)
这群人真该死!
做好各种证据收集,总有一天用得上
王鑫辉 新注册用户
既然都被破处了 还怕再被操一次?
要不就从头到尾不打疫苗 反共不彻底 就是彻底不反共
我们都是朝鲜人 我们都是追(chao)梦(xian)人 来自大号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沦陷区 刚开始用品葱发言 但是观(shi)察(jian)已久
没有肉翻打算的话也许可以试试死磕到底 因为他这玩意还限制出行不打针坐不了飞机 要是有打算以后出墙的话就得好汉不吃眼前亏了
共产党人的野父亲 齐心的口技很棒!
不用听他扯,最多只需要担心所在地疫苗注射的政策。
给你打电话的这个人最多是个社区,街道的小干部,吓唬你的,不用害怕。
很简单啊,用他们的语言,逻辑怼回去啊,四个自信,两个维护,破坏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国务院卫健委三令五申不能歧视,严禁强制,还可以打市长热线投诉。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打疫苗这种事,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我就纳闷了,即使是rna病毒,为什么不选择基因特效药直接扑灭,而偏要跟一个乌龟似的,选择打疫苗?rna病毒随时随地都在变异,抗体不匹配,打了有个卵用
不熟悉的号码都是拒接,没有预定的敲门都当作没听到
vampire 隐入众人,知史鉴今。
录音就好了,其实他们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数据上少一个人对他们没什么大影响,但是如果事情搞大了,他们会很烦。不过他们可能也会给你标注。
xiaotengzi02 黑名单 xiaotengzi二號,基督徒保守派,尋找同道一起離開所多瑪。品蔥不良言論環境,本號完全進入水區。溫馨提示:1.品蔥管理員潛伏大量的biden粉,批評偽總統biden要小心。
你要是在農村躺著,說不定可以避避風頭。要是在城市工作,我覺得難
一定一定留好证据,通话的证据之类的,如果你可以去其他国家可以申请庇护
无产阶级血泪史 黑名单 无产阶级大翻身,贫下中农大解放。
秦王怫然怒,谓唐雎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

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矣:夫韩、魏灭亡,而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徒以有先生也。”
吃瓜联播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肯定会去你家找的,让你家里面压迫你的。很难逃的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