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请各位葱油多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防止替代性创伤(Vicarious traumatization)

近几月连续发生多起重大事件,特别是最近的肺炎疫情,使得葱油们可能大量暴露在残酷的信息下,导致受替代性创伤。呼吁大家有意识地减少上品葱、推特的时间,时刻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

https://i.imgur.com/L9sxkEv.jpg


替代性創傷介紹及因應策略

替代性創傷(Vicarious)(Traumatization)或稱為次級創傷(Secondary Traumatic Stress)是源於助人工作者對於重大創傷的被害者提供的創傷事件與情節的同理投入,及助人工作者或照顧者與被幫助者間的情感連結,是一種與創傷者工作時難以避免之職業風險。研究發現,與重大創傷受害者一起工作的助人工作者,可能會感染類似受害者的創傷症狀,與創傷後症候群不同的是助人工作者並未實質的面臨危及生命或生存的創傷,卻因同理、傾聽、幫助重大創傷受害者而發展出類似創傷後症候群(PTSD)的症狀,例如:憤怒、恐懼、做惡夢、過度擔心、情緒低落、無助無望等,進而影響助人者的生活及工作品質。因此,專業助人者於工作過程時,必須經常自我提醒,並時時檢視自身狀態,避免陷入困境而不自知。


過去我們討論替代性創傷相關主題時,通常都是在發生重大災害、社會不幸事件的狀況,認為第一線的救助人員是高危險族群,例如:醫生、護士、警察、消防員、軍人、諮商師、社工、老師等。然而隨著科技的發展,資訊流通快速,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能夠接收到的創傷訊息也愈來愈多,於是即使不是第一線助人者、不是親身經歷,似乎也可能在不斷接收到創傷事件的狀況下,發展出替代性創傷的症狀,例如:捷運殺人事件、小燈泡案件等,都曾引發觀者的恐懼跟焦慮情緒。


同理心與替代性創傷相關,助人者藉由同理共感的能力,與被幫助者建立關係與情感聯繫進而一起工作,在此同時,被幫助者的痛苦與困境也時時縈繞在助人者的大腦、思考與生活中,當助人工作無法獲得進展、又或者被幫助者所經歷的創傷大到超出助人者能處理的界限,助人者也可能被勾起過去生命經驗中痛苦,進而使其生活的安全、掌控、可預測和受保護的信念受到威脅或挑戰,使得助人者陷入替代性創傷的狀態。

替代性創傷並不是單一事件,而是一種動態的過程,包括助人者如何受被幫助者的創傷題材(context)所影響,及這些題材所激發的反應與防衛機制的運作,例如高度的悲慟、氣憤、麻木與失落感,進而影響助人者的自我認同、世界觀、心理需求、信仰、以及個人記憶系統等。若助人者一直未能覺察自身狀態並適度因應,將可能導致憂鬱、焦慮、反移情、以及憐憫耗竭(compassion fatigue)(Figley, 1999)。


覺察是療癒的開始,唯有知道替代性創傷的存在,才有可能尋求因應及療癒的可能(汪淑媛,2008)。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助人者都能隨時察覺自己正受到被幫助者的生命經驗影響、被淹沒而陷於替代性創傷所引致的無助狀態中。許多助人者會以「無力感」來定義這樣的感覺,然而無力感的來源多樣,可能來自公司、組織、同事的相處,工作超過負荷無法如期完成、或是被幫助者的狀況毫無進展,但也有可能是來可能來自替代性創傷,卻毫無自覺且未能即時自我照顧的結果。


接下去的不转了大家自己看吧~



其实我已经中招了..........
73
分享 2020-01-25

57 个评论

吸貓療癒中
謝謝提醒,感覺也中招了https://i.imgur.com/6hrgn8E.gif
https://i.imgur.com/8KD3f8L.gif死共產黨!
共匪就是一个制造信息危害和认知危害的模因病毒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451368


高亮:


替代性创伤(vicarious traumatization)简称VT,这一概念是由Saakvitne和Pearlman在1996年提出的 ,最初是指专业心理治疗者,因长期接触患者,受到了咨访关系的互动影响,而出现了类似病症的现象,即治疗者本人的心理也受到了创伤。

在后期,也可以延伸至,普通人出于体验到大量负面情境导致的心理创伤。 在目击大量残忍、破坏性场景之后,损害程度超过其中部分人群的心理和情绪的耐受极限,间接导致的各种心理异常现象。这些异常现象,通常都是出于对生还者及其创伤的同情和共情,而使自己出现严重的身心困扰,甚至精神崩溃。


举例:
  • 传教士明妮·魏特琳( Minnie Vautrin ),南京大屠杀期间,当时在金陵女大保护了许多女性,闲暇时间写写日记…… 在救护了许许多多的中国难民与中国妇女以后,自己得了严重的精神忧郁症。 在离开南京一周年的时候,选择自杀结束自己生命。 参考:[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nnie_Vautrin][/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nnie_Vautrin
  • 张纯如好像也是。
  • 卢旺达大屠杀中的联合国维和部队领导Roméo Dallaire。维基百科原文:


Dallaire suffered from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and in 2000, attempted suicide by combining alcohol with his anti-depressant medication, a near fatal combination which left him comatose. Dallaire is an outspoken supporter of raising awareness for veterans' mental health.


大概翻译:Roméo Dallaire饱受精神创伤折磨,2000年(大屠杀6年后)试图用混合酒精和抗抑郁药物来自尽。他后来一直为老兵的精神健康发声。
好果强身,好梗强心。
多吃水果,保持乐观心态。
你的坚强不单支撑你自己,也在支撑你在乎的人。
不必「减少上品葱、推特的时间」
切務「時刻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

人貴能自知,陳力就列,不能者止。伊尹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婦,有不被堯舜之澤者,若己推而內之溝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不為自礙,乃成其業。

修德進業,廣其心量,故納四海。一味逃避,弊類紅賊。

謹白
没事看点轻松加愉快,并没什么问题。一直看着于心不忍的消息,很容易跟内容审查员一样需要心理医生。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451368高亮:举例:大概翻译:...

有人闢謠說張純如吸毒和學術有問題,死前幾年在寫其他書,是這樣嗎?
如果不关注微博,微信瘟疫新闻就可能不能及时得到,相对于被传染还是心理受点压力比较轻。
有人闢謠說張純如吸毒和學術有問題,死前幾年在寫其他書,是這樣嗎?


查了一下维基百科。

她临死前几年精神状态就不好,有过量服用精神科药物。可以说是“吸毒”,但不是那种瘾君子吸海洛因冰毒堕落作死那种,更像是已经快要精神崩溃、绝望痛苦无法自制的行为。跟我上面讲过Roméo Dallaire的行为非常像。

我有一个朋友经历重大创伤事件的时候也是滥用精神科药物,虽然这是不对的,但是我不忍心怪她。真的只是心疼。

她死前写的是巴丹死亡行军,也是非常压抑的话题。我读这种书心里都难受,她还要写和research,哎。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7%B4%E4%B8%B9%E6%AD%BB%E4%BA%A1%E8%A1%8C%E5%86%9B
一个从来没接触过这么多负面信息的人,突然一下接触很多负面信息,肯定不安全。我们先给自己打打预防针,看看品葱,真身临其境了会比普通老百姓好很多的
作为一个家庭环境很差的人,感觉良好,初七照常上班,希望早日染病早日扑街。
我从13,4岁接触互联网起就经常看到各种残忍的信息,什么城管打小贩了,什么房子被强拆的时候被挖掘机活埋了之类了。现在心理已经很强大甚至有些冷漠了,羡慕那些还能感到心痛的人。
没事看点轻松加愉快,并没什么问题。一直看着于心不忍的消息,很容易跟内容审查员一样需要心理医生。

品 蔥 精 神 鴉 片 說
同呼籲一下注意心理健康,若發現自己開始有以下徵兆請使用自己其他能釋放壓力的娛樂或行為來轉移注意力。

“情緒激動,憤怒,哀愁,害怕,低落,哭泣,沮喪,愧疚”
等負面情況若維持超過30分鐘不止。

請開始執行個人興趣使心情平靜下來。

泡杯熱茶吃點心,閱讀,看電影,運動,與親友聊聊天,摸摸小動物。

短暫且適當的逃避適用在心理治療上。
其实我也是 很燥而且沮丧 好无力

朋友圈一群“死人”根本啥都听不进去 岁月静好 可惜了喜欢的朋友 有来生但愿别再生在中国吧  要是不是中国人该有多好……
昨日听到女护士在视频中的录音,真是感同身受,香港同胞所受的苦难我可以强迫自己不去看,但这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却不得不了解……
跟大家分享一下舍心

大家
对他人抱有慈心,因此希望他人没有受到危险的威胁(希望一切有情能保持自己无怨、无害、无恼、有乐)、
对他人抱有悲心,因此希望他人能脱离痛苦(若见任何可怜、丑恶、境遇极难、逆境、恶运、穷人、饥饿常带乞食之碗在前者,生在孤独堂中者,手足常集蛆虫者及作呻吟之声者,当生悲愍之想:“此等有情实在困苦!他们必须摆脱这些苦厄才好。”、当对现在幸福而作恶的人比作受死刑者而生悲“这个可怜者,虽然很幸福而受用财富,但是他的(心口意)三门,连一门善业也没有,现在他就要在恶趣受无限的痛苦与忧悲了”、对于此世行善者,若见或闻其遭遇眷属破坏生病及失财等任何灾难,而对他生起悲悯,纵无此等之失,亦不能逃避轮回之苦,故亦当对此点而生悲悯)、
对他人抱有喜心,因此希望他人能保持拥有自己所拥有的成就(或者见到或闻到可爱的人充满幸福而喜悦,亦应喜悦地说:“这
有情实在喜悦,多么好啊!多么愉快啊!”,如果他的密友或可爱的人,过去非常幸福,但现在已遭遇逆境恶运,则应忆念其过去的幸福状态,把取“他过去有大财富,大眷属而常喜悦”的行相而生喜。或者念他“将来更得成功,而坐象肩马背及乘金轿旅行”而取其未来的喜的行相而生喜。)。

然而,虽然大家作意希望他人没有受到危险的威胁、能脱离痛苦、不失去他所得到的一切成就,但是,他人依然有可能受到危险的威胁、有可能有痛苦,有可能失去他所拥有的成就。因此,只能对他们保持舍心,如实的知道他们是自己所造下的业力的承受者。

对于他人抱有慈悲心,能帮助到的人尽力帮助,对实在帮助不到的人,保持舍心,对他人曾经受到过的创伤,也保持舍心,想来这样能对大家的心态有正面的帮助。
慢呼吸

聽打坐之類的音樂,半躺,開始慢呼吸。(不是深呼吸,而是慢呼吸)

用10秒吸氣,定主10秒,用10秒呼出來。

秒數因體能技巧而異,重點是慢呼吸能讓大腦明白你在安全環境,讓人安寧下來。(身體反向操控腦子)

慢呼吸新手大約可持續約五至十分鐘,其間閉上眼,停止自己和自己對話。

要停止內在對話,可以
感覺集中在鼻子前,人中位置,留心感受空氣進出鼻孔,或

跟著音樂在心裏哼,或

聽遠方傳來的聲音。

也可以播有點變化的真實電聲雨聲。聽雨聲變化,停止內在對話。

通常做完等於小睡功效。
  那就只有运动和瑜伽冥想能拯救我了,这个疯狂的世界……
跟大家分享一下。大家,因此希望他人没有受到危险的威胁(希望一切有情能保持自己无怨、无害、无恼、有乐)...

善哉善哉!
别说跟跟张志新相比,就算是丛飞,也比区区几个病人可悲多了。
我经常聽明居正老師講故事時痛哭,不知道會不會得替代性創傷。
慢呼吸聽打坐之類的音樂,半躺,開始慢呼吸。(不是深呼吸,而是慢呼吸)用10秒吸氣,定主10秒,用10...

看了这篇,终于意识到自己从前天晚上开始的食欲不振、发展到昨天一天到现在没吃任何东西、到今天早上起床后的心跳加速,原来是因为中了替代性创伤的招了...
实践了你的建议,真的好了一些。感谢!
在中国就躲不开,害人的人倒没有这个毛病
作为一个家庭环境很差的人,感觉良好,初七照常上班,希望早日染病早日扑街。

好好活着,每一个葱油都是珍贵的
我现在大量刷乳包,乳脂,打脸新闻上瘾,不知道事甚么症状?
已隐藏
隨時抽離新聞,但中國武漢肺炎卻愈來愈近,不是離開網絡就可以避開
换句话说,因此而受创的人都是人性猖狂、富有同情心的
Dannny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现实是残酷的,live with it.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我会勇敢的面对真相。
连江寒雨 新注册用户
 我老爹是党员,最近摔了腿断了在家养伤。我恨他被彻底洗脑残。他恨我变反贼。说我只看负面消息
退葱保平安
戒葱保平安(确信)
  那就只有运动和瑜伽冥想能拯救我了,这个疯狂的世界……

这个疯狂的世界(x)
这个疯狂的宇宙(o)
kill_ccp 黑名单
所以我经常偏头痛是因为这个吗?
诶,浮上来了这样的文章。

我有努力好好的平衡自己,然而每当看到香港跟刚过的64就觉得非常非常的伤心,
伤心得好像要患上PTSD的那种状况。

我也只能靠冥想来舒缓了。
谢谢提醒,虽然我很注意心理学上的知识,这个科目还第一次见到,我好好研究下。
出来后看了共产党太多的恶行心里非常压抑,比如屠杀西藏人、汉人、维族人等等各族人民,还非法通过国家机器高效率大规模活摘器官,让良心律师闭嘴,比如高智晟律师已经彻底消失1000多天了,现在反共最后的堡垒香港又快被彻底赤化,香港人的无奈悲愤的遭遇等等……真的很难面对这种人类历史上最恶毒的政权,还要天天看亲戚朋友圈整体发粉红言论,简直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而且他们用所谓的超限战对付那些资本主义的商人,不久的将来说不定还会赤化全世界,我真的不敢想下去了……只要还有一点点人性内心怎么能平静得了……
kill_ccp 黑名单
這個黑夜有點長,只能夠繼續等待
你好,我在这一两个月也集中不了精神,有一个大翻译项目我似乎也不能做下去了,因为我的集中力大福下降,他们给的价格也很低,我只能一日内马不停蹄去做才能完成目标,所以真的很影响质量。香港发生的事也令我精神十分紧张。我似乎也因此丧失了那个客户,我现正和他们商讨,希望有挽回的余地。有什么方法可以放松一下呢?
Jet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玩个omegle都能看到fight against CCP and stand with HongKong?
俺是渣渣辉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祝大家早日康复

by重度
北美carl 观察 回复 Jet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玩个omegle都能看到fight against CCP and stand with HongK...

很多是被拿来恶心中国人的 比如COD 战区的韩国玩家就会这么干
>>吸貓療癒中


教練,我想摸貓..
KASHIMA 新注册用户
After a series of Hong Kong problems, I thought it could slow down and take a breath, and go to watch vtubers (mainly hololive).
Turns out it become a war raised by nmsleses on the TW issue on Hololive, and I lose my last entertainment. Sad. (Of course, I joined as pretending myself to be a wolf warrior for "acceleration")

At last, you would find the entertainment you got to just escape a few minutes from the reality, will also be ruined by ChinaZi.
作为一个合格的反贼,这点精神压力还是顶得住的
就算为了广大葱油的心理健康,共毒也必须倒,习家也必须上吊谢罪
每天看垃圾信息,被5毛喷垃圾话,感受力太强
我虽然没有到那种很严重的地步,但是确确实实感到非常焦虑,每天工作结束后必须用酒精麻痹自己
>>我从13,4岁接触互联网起就经常看到各种残忍的信息,什么城管打小贩了,什么房子被强拆的时候被挖掘机活...


本來就是 魔鬼大軍。

只是這次暴露了。
心理战有小同志用这个来恶心人的

太复杂的情况可以交给专业人事, 希望精进颠覆共产党能力的可以自学一些(本站有解放军心理战的研究教材)
对抗这个问题的最好方法其实已经由许多葱友展现出来了。
那就是减少自己的同情心,用支那人称呼中国人,认为支那人遭受到的苦难纯属活该,都是自作自受。化身屠支大佐。
这都是非常有效的心理防护措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