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创作与同人作品,你认为对原作者是一种正面宣传,还是剽窃与侵害?

https://i.imgur.com/Z5RwaAr.jpg
网路红人谷阿莫(前左)被片商控告涉嫌违反着作权法,遭检方起诉。(中央社)

相关问题:来谈谈欧洲通过的《着作权指令》极其可能影响?

根据中央社报导,网路红人谷阿莫以「X分钟看完一部XX的电影」系列影片爆红,但他被片商控告涉违着作权法,遭检方起诉;在去年台北地方法院开庭时,谷阿莫表示,「我被起诉我不认同」。

谷阿莫也说,对方说他有营利,这完全是误会,自己是在评论电影以及教育其他看不懂电影的人,不是为了要营利、不是要拿YouTube的钱,才做这样的事情。

谷阿莫的委任律师简荣宗则说,如果告诉人没有取得改作权及公开传输权的专属授权,这样的告诉可能会有不合法问题;谷阿莫的作品跟原着作有很大的转换性,上传之初更不知道会获得多少利益。


谷阿莫对于挨告一事曾自製影片,在脸书上回应,认为他的影片符合网路着作权合理使用原则,但最后仍应由法官判断,而且在评论、解说、研究、教学或新闻报导等情况下,合理的范围内,可以不事先经着作权人之授权,而使用网路上已公开之他人着作内容。

不过提告的片商提出「逐幕分析表」作为证据,向检察官证明谷阿莫侵权;台北地检署侦办后,认为谷阿莫涉嫌改作、当中有商业利益,因此依违反着作权法第92条规定,今年6月将他起诉。

影音平台业者KKTV表示,尊重智慧财产权并致力捍卫正版影音内容原则不变。诉讼一切交由司法处理,并尊重司法判决。

根据ETtoday,近日开庭时,谷阿莫再度强调,製作影片都是他个人的行为,主要是为教育及评论用途「让看不懂电影的人看懂」,上传时,并不知道Youtube是否会给他奖励金。此次开庭,谷阿莫并未多说,委任律师则认为,合理使用的理由之一,就是谷阿莫的影片为「诙谐改作」。

不过,包括迪士尼在内5家影视公司对古阿莫提告侵权,有2家表示没有和解意愿。

二次创作与同人作品,你认为对原作者是一种正面宣传,还是剽窃与侵害?
近期即将上路的欧盟《着作权指令》,其主张由来是在社群网站阅读新闻,将伤害原创新闻、音乐及影片的点阅率及广告营收。然而,也有不少反对声音,认为会限制创作及数码产业发展。你支持哪一方的说法,理由为何呢?
你认同古阿莫的创作方式吗?

题主觉得古阿莫的影片核心,其实是不管是好片还是烂片,总之通通都可以讲成好像是非常烂的片,这是他的幽默诙谐之处。但是,很多观众是把古阿莫当作「懒人包」在用。形成了「你有去看电影/电视剧ooo了吗?」,「有阿,我昨天有看古阿莫(?)」这种奇怪的现象(而古阿莫本人似乎也不以为意)......只能说现代人时间真的很少吧。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我觉得有关二次创作与同人作品,可以参考日本的相关法律,日本这一块我觉得是做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至于谷阿莫,我曾经有段时间经常看,觉得“诶,这解说的蛮有意思的嗷”
但是随着我阅片量的增多,当我看到他讲我曾经看过的电影
我发现其实他节目中的很多包袱都是他强行加出来的
为了一个增加好笑的地方,他可以忽略重要的主线和伏笔,甚至歪曲捏造清节
作为一支搞笑视频他做的蛮不错的,但是作为懒人包,实在是不合格,没有做到理客中,整支影片不为了电影想表达的内涵,或者自己的看法与见解服务,而全部都是为了所谓笑料服务的。
罗斯巴德 无政府资本主义
支持知识产权的人首先应该做个表率,嘴上说到或者文字上提到某知识产权大户时,必须先给该大户交费,因为该大户的名字也应该受到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能被随意使用。
      二次创作与同人作品,当然是对作品的宣传(尤其是对一些知名度不高的作品)。这方面的理由,鹿儿可以关注一下Article 11 和 Article 13 的反对者的理由,在这里同样适用。再说了,二次创作有自己的劳动成果和付出,我有付出,凭什么没有收获?更不要说是把视频发布在Youtube 这种事了。以这种逻辑,那么所有Youtuber 都是为了盈利而发布视频的,然而很多Youtuber 一开始都是出于爱好才分享,在有了基础之后才有盈利的念头(而且更多的是接个广告什么的,而不是剽窃知识产权)。
     像Disney 这种企业,因为自身知名度高,自然不需要人们宣传;对他们而言,更可能地把流量吸引到他们这里,是他们的目的。同人创作者能对这种企业造成什么损害?但他们不在乎个人创作者的感受,要么为我工作,要么你就别想干了。很流氓的强盗逻辑,但也没办法。Article 11 和 Article 13 在广受诟病并且引发抗议的情况下仍然通过(这两项法案最终的盈利者就是Disney 这种企业),普通人根本没能力与这种巨头对抗。只能说这种企业,还是别招惹比较好。
我記得谷阿莫的起源是那種把古詩直譯的段子
宗旨就是不談邏輯關係、人物感情,只照字面講述大綱
然後就會吐嘈古人好無聊啊,吃飽飯沒事感嘆一下,基本上就是用來搞笑的
關鍵在於他很多所謂粉絲沒get到這個點,把搞笑當成懶人包用,就像上面的起源古文,你不可能把直譯搞笑當文言文解讀用

回到問題本身身上
這事沒有你覺得,全看作者自己怎麼想
人覺得對自己有用就留你一命,覺得對自己有害就封禁你
Comike那麼多本子好像理所當然,作者下命令就只能偷偷摸摸地賣,或者只能免費發布
就別說電影這種,影片本身就是顧客實際體驗的情況了,剪輯影片已經算直接將付費體驗免費發布了
連遊戲都能因為是劇情向就不準你實況,用到音樂都直接下架,有甚麼好討論的
boeing797 轻关易道,通商宽衣
参考东方project,开放二创是这个圈子能够如此庞大不可缺少的因素,没有二设的东方可能早就玩完了
我覺得可以劃入fair use的範疇來探討,不過這個也是一個很模糊的界限。

要包含多少比例的original material才算fair use, 是不是不能full screen放片,還是說要縮小成一小部分再放上一個大頭,類似某些reaction youtuber那樣。像谷阿莫那樣介紹劇情是不是構成了transformative use的類型了嗎?他創作的內容的目的是以作者本意為準,還是以觀眾普遍的認知為準呢?
用爱心说诚实话 ? PUA祖师爷 你们知道我是谁
这种问题,其实根本没有答案,所以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交给法院判决,商业素材的使用本来就是灰色地带,这无关对错,全是利益

所以像迪士尼这种钱多多,律师也多多的,最好不要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除推特、品蔥與medium,本人並不在其他社群活躍,請注意假冒現象|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5-06
  • 浏览: 3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