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人劣根之我見:道歉的文化

在下并不是学富五车,也不是才高八斗,只是单纯描述一下在下在日常对国人劣根的看法。

《论语》有云:过而不改,是谓过矣。指的是本身知道有过错却不加以改善,也是一种过错;又有一句: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去发生的事无法弥补,但未来的事还可改变
可见在过去中国文化是注重认错和道歉的,因为认识到自身的过错并愿意加以改善,是一种崇高的美德,可以成就一个更完美的人

可惜的是,国人骨子裡有一股‘要强’的心态。做错了事,打死不忍错,反而到处找借口。鲜有中国人愿意低头承认自己做错了,并答应改过。这一种‘要强’的心态,在下认为这是一种存在基因里的劣根。大家都知道国人最重视的就是‘面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面子文化的扎根之深,也决定了国人是绝对不会轻易道歉的。因为一旦道歉了,就是认怂,就是丢了面子,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与其成此丧家之犬,倒不如百般抵赖,死活不肯认错道歉,甚至说成是别人的错,与自己无关。

如是情况,国人渐渐忘却了认错改过的重要性,反而把过错归咎于他人,自己压根没做错,因为自己从来不会有错,错的都是他人、都是世界。这一种无赖的做法,使得国人渐渐走上自我膨胀的道路,因为自觉没做错任何事,就是完美的,不需要改善。

举个例子,中国的社会普遍缺乏道歉的文化。例如每当父母怪错子女、老师怪错学生或上司怪错下属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主动道歉,取而代之的是无止境的说教甚至体罚。因为他们上一代也是如此教导的,即使意识到自己在处理事情上有错误,都不会坦然承认,反而把错的代价转嫁给自己的子女、学生或下属
【一切都怪他们不听话、没能力,要是他们能处理好事情,要我出头吗?我不用出头,还会怪错人吗?】

相反,同属东亚的日本,对于道歉文化可是有一套。对日本人而言,犯了错事不仅对他人带来困惑,也是彰显了自己的无能,使自己、家庭乃至群体蒙羞。因此,日本这种‘耻’文化,某程度上使它成为亚洲的列强。因为人家愿意道歉,愿意改正过错,这也是为什麽国人与日本人之根本差别。无耻即无敌,只要不承认自己有做错到,任何人也奈我不和。这一种做法的确避免了丢面子,然而只是避免一时的丢面子罢了

另一个例子就是德国人。1970年西德总理在华沙犹太起事纪念碑下跪,向遭受纳粹祸害的犹太人道歉。乃至2015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德国时,荒诞地指犹太屠杀是巴勒斯坦人教唆希特勒时,默克尔直言‘是德国人做的,这是德国必须负的历史责任’;

反观某党,上至土改、三反五反、大跃进甚至是文革、六四等罄竹难书之事,下至普通行政失误、政策问题等,乞求一个‘对不起’、‘我们做错了’竟是如此不现实

不愿意承认自己做错了,并承诺加以改善,对一个政权、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是致命的。这样一个集合体,也永远得不到真正的进步

欢迎各位葱油加入讨论
34
分享 2020-04-21

35 个评论

建议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读一下柏杨先生的死不认错集,他在六十年代就已经说得很透了。我小时候在北京的图书馆看过他的杂文,很有意思。

https://readmoo.com/book/210084951000101
日本上司也有死不認錯推給下屬的現象,多看日本社畜的牢騷就知道了
而對等關係下的日本則是「明明不感到自己錯了甚至覺得自己沒錯,但是對方生氣了所以也要道歉」
個人覺得,日本這樣不反省的道歉其實很失禮,而中國這樣明明犯錯(有時甚至自己意識到自己理虧了)還嘴硬的很可恥(代表:錯怪別人以後說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兩者都不可取
覺得自己錯了就要道歉,覺得自己沒錯就不道歉,多簡單
道歉文化與小共同體有很大的關係。小共同體的成員互相依賴,不小心困擾了他人,當然會發自內心地道歉。

中共黨文化下的唯物主義者沒有這樣的小共同體,於是也沒有道歉文化。相反,中國的基督徒,由於有小共同體,其道歉文化(以及其他文明人共有的文化)並不劣於日本和美國的右派。
我曾經可是為了“讓某某丟了面子”這種事道過不少歉呢:),真尼瑪噁心死我了。
    或许维系金字塔的其中一个基础是"礼” ,这里的“礼”指的是不平等的"礼”,也就是说,一个人应该对任何人都保持同样一种礼,而不是依据任何身份职位地位哪怕成就而有所不同,只要这种假礼存在,金字塔的模式就还是存在的。
    刚需上经常用道德绑架与垄断资源进行牟利,刚需中的道德绑架可以表现在强行维持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这种类型病人的没有质量、非常痛苦的生命,立法需要保护只要当事人此前有遗嘱、声明文件或多次公开表现出的意愿,家属都不得进行阻拦,医生也不得瞒报当事人实际病情,同时朋友同事也最好不要对程序上决定安乐死的人进行口诛笔伐。还有沾上教育、医疗、儿童与老年的东西都可以卖很高价,婚事、丧事对很多程序的漫天要价等等。
    网络暴力与道德绑架的关系,网络暴力中直接辱骂毕竟是低端而且少数的,而且一些辱骂都是以道德绑架为铺路砖,对非公职当事人亲友的人肉搜索侵犯了他们的隐私、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事业与人身安全。比如《搜索》里体现的就很明显了,不看道德绑架这个锁链,而给网络暴力投上制度上严管的另一个锁链。
日本文化の劣等感に対する私の見解:謝罪の文化
My view on the inferiority of American culture: the culture of apology
....

你要講中國人的劣根性,試不試應該先舉証其它國家不同? 否則,你的發言衹是低劣的種族主義言論。
柏楊先生的《醜陋的中國人》可謂對我影響深遠

描写的应该是几十年前的台湾,看来进步确实需要过程
国人的道歉文化还不止于死不认错,还在于强迫别人道歉,例子不胜枚举,比如去年莫雷人家就发了个推说Fight for Freedom这种完全人畜无害的推文就被一堆习卫兵强迫道歉。布冯就开了个玩笑说“你是武汉来的吧?”还摸摸对方头以示友好,结果也被粉蛆强逼道歉。习真乃这个时代中国的恶性毒瘤;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正是由于习这样的人在位,上行下效导致流毒失控,五毛粉蛆四起。外交官战狼化,也是习亲自递条子要求的。

台湾人说强国人玻璃心一点没说错。一个人顶天立地,别人说什么让他说去,尤其是一些政治议题,和个人利益几乎完全没关系,为什么处处都是G点一戳就要高潮?强国人真是不可理喻。
柏楊先生的《醜陋的中國人》可謂對我影響深遠


柏杨先生在演讲丑陋的中国人的时候,锋芒已经比六十年代写杂文时期收敛了很多。但他直到死都对中共,对民主有清醒的认识,很了不起。
什么都要扯到国人劣根性,你自己有这劣根性别把别人也带上!我发现一点,老是讨论国民劣根性的人其实对自己身份感到自卑!这跟那些地域黑没啥两样!
我不太懂什么民族历史劣根性,我是觉得世界是丛林法则,霸主才有资格不道歉,所以,美国才能勇往直前战无不胜,如果光想着道歉就做不好霸主。但支共作为世界头号敌人,绑架民众的纳粹弱鸡,给世界带来这么大灾难还不道歉,就等着世界清算一起围攻,彻底灭亡吧
川普大统领简直中国人。
中国的道歉社会主义文化特色是政治犯到央视向全国人民忏悔,还有各种言论犯罪到警察局报道,道歉,画押
记得米兰 昆德拉在《不朽》里说过,世界上有两种人,当无意中撞到别人时,一种人觉得自己伤害了别人,一种人认为自己被伤害了。私以为大多数国人是属于后者的,对付他们的办法只有一种,那就是加大力度。
不好意思喔…
你到臺灣逛一圈都能聽見(請、謝謝、對不起),當然還有(不好意思),至少大部份的人都會用,這是做人的基本禮貌。
张顺飞 新注册用户 回复 weini8964
柏楊先生的《醜陋的中國人》可謂對我影響深遠

请问墙内能购买到这种书籍吗?
什么都要扯到国人劣根性,你自己有这劣根性别把别人也带上!我发现一点,老是讨论国民劣根性的人其实对自己...

难道是到了百度贴吧了吗 他说的不是事实吗 这个国内人普遍存在的问题 承认一个事实就这么难吗
讲一个我自己的事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 我们班主任检查听写英语签字 我家长签了字 也背了 但是科代表检查的时候看漏了 于是就这样我和班上一些没签字的人大约10多个同学中午放学被请到办公室 去了之后我一直辩解说我签了的你们看错了 再不是你再听写我一次班主任不为所动 直到科代表检查出来 我确实签了 然后呢 她不但不认错立刻放我回家 还让我继续站着 最后午饭也没吃 家人担心我还不知道我情况 最后给班主任打电话 才问明白情况  我相信国内这种老师家长对孩子 或者领导上级对下级的这种态度有太多例子了 其他事更举不胜举了 这件事我记得清楚就是 她打死不放我去吃饭 最后饿了一天 
說一個小事 以前有一次在大陸不小心撞到人我說了聲抱歉對方超級驚訝還特意轉過頭看了我幾分鐘
你确定他是惊讶于你的道歉?

額 我覺得 當時整條街只有我們兩個
額 我覺得 當時整條街只有我們兩個

这在大陆已经很常见了,尤其年轻人群体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永居条例》折射出共产党和民运的共同尴尬处境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因为这些民运清一色左派,他们年轻时就是因为受到白左的教育(民运津津乐道的,所谓风气自由的八十年代,所谓胡赵黄金年代),才有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念头。加上他们如今在白左支配价值观的自由世界谋生,不可能去反白左几乎要统一地球的多元文化旗号,连想到去做这种事都不行,不要说讲出口了。

民运面对的尴尬和共产党是一样的,既要依赖大中国主义作为立足点,又不能用大中国主义真的去做排斥多元文化的动员,因为排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就是和亲近中国,喜爱社会主义的大批白左翻脸。

实际上就是不能用大中国主义去做任何有实际政治意义的事。所以人人看到共产党天天拿大中国主义演戏,或者任何问题都打民族主义牌,好争取愚众的支持声浪,但绝不会真去统一台湾。民运人则开口闭口人权、自由、民主,更多时候,这方面的黄左比白左还要激进。

反共爱中的几乎所有群体,和共产党一样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线在于西方资源,民运还需要明确的政治支持,断了就会挂,所以他们必须坚持把中和共分开,日常话语和文宣中强调共害了中,强调共灭了中的文化,或是共洗脑支配了中,并用这些教育青年一代。而且说来说去,始终就只有这些。只有谨守学者本份,不去掺合的极少数,倒是能讲点儿谁都不爱听,也谁都不能真正帮得了的实话。

绝大部分民运,还有中国共产党,尽管敌对,其实乘坐的是同一条命运之舟。因为西方文明真正的底线需要,是安全、价值与战略上方便的棋子。一旦不再有战略需要,或者战略转向,不要说棋子,连可能挡路的自家智囊也没什么再留的必要。比如川普上台后的大批拥抱熊猫派智库,说客,咨询公司。既然布鲁金斯学会没用,可以立即来个当危会,来个project2049。

真心信仰大中国主义的粉韭与红韭,反倒是没有这些麻烦,它们绝对没有这种意识形态和现实需要的混乱冲突。他们相信,中国只靠自己,中国至高无上。就算从黄左那里没学到作为西方白左思维源头的较真精神,起码学到了蔑视一切的自傲。

先不说是否有行动力存在,《永居条例》在微博上爆炸,起码证明了心口如一不但是粉韭与红韭,还是占中国人绝大多数的老中青三代愚众的真正优点。他们都膜拜中国这面旗帜,绝不想任何非我族类来捣乱。

现在组成中国的中国人,就是这些渗透所有领域的愚众,还有与他们完全不对盘的共产党和反共者两派。剩下少数是逃避现实的所谓中产,所谓文化与经济精英,比共产党都不占人数优势。他们将来也不可能左右得了中国的变化,只能被左右。如果继续在中国岁静,下场又能和拥抱熊猫派或是恋中的美国企业类似,那真是要感谢祖坟冒烟了。
就算指出这一点,该道歉的还是没人道歉
他们会回答你:我们不来那些虚的
都说真小人胜过伪君子,那今之陆人最多算是伪小人
伪小人,虚伪小人也
可以开个帖子,专门讨论“支”性。
建议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读一下柏杨先生的死不认错集,他在六十年代就已经说得很透了。我小时候在北京的图...


小时候家里有一本丑陋的中国人,算是初中爱读的书之一。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了我塑造性格。
一讨论这种问题就会暴露不少反共不反中华文化的
不是道歉,是按着別人的腦袋強行要求道歉
我不太喜欢用劣根性这个说法,因为各国人民都有各种各样文化和毛病。但是各国文化对于现代化的发展影响也不好说,因为这个东西与经济发展、工业化进程甚至国际关系都有关系。一个文化不能包含全部。
明明就只有共匪从不道歉,倒变成了中国人从不道歉。
这是在说共匪的支那代表性吗?
现在有种潮流是反中为主偶尔用共匪只是支那人的代表来作为支那人活该长期被共匪统治的理由,
变相宣传支那人选择了共匪这套说词,
不讲反共只讲逃离,不逃离是自己的问题而不是共匪的错。
这么讲的人越来越多了,看来是新培训教材的功劳。
慢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