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内懒得再说一句话再打一个字了

一百年前,也刚好是一百年前,鲁迅先生就《呐喊》过,他认为“救国救民需先救思想”,但是有鸡巴用呢?今天的中国满大街都是习近平思想,这是鲁迅先生一百年前都想象不到的,他老人家活在今天估计不明不白都死上几百次了。

几年前,可能是十多年前吧,我也呐喊过就像青年时代的鲁迅先生充满热血和壮志,希望中国能民主能自强,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拥有追求自由、幸福的权利不再受共产党的欺压。不过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无用功都是无言的结局,我甚至都改变不了我身边的人。

“512地震”那么多未成年的孩子死于偷工减料的学校建筑,“温州动车组”出事后就地掩埋车头,“天津港大爆炸”至今让我心有余悸,“2012年秋天反日游行”遍地的流氓出来打砸抢…还有太多个人或者小团体悲惨的案例数不胜数,然后呢?共产党还是那个共产党,并且今天的那些小朋友、小年轻们还更爱这个共产党了。

成都49中的事件发生后,我作为过来人很深刻的就感受到今天的舆论环境跟十年前真的没办法比较。今天的小粉红们脑回路我都没办法说,今天的那些舆论引导员们不是有党性没人性的问题了,而是各个都他妈是禽兽。

我现在在墙内真的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一个字都不想打。上次我犯贱在某个平台说了一句华为的坏话被喷了好久…我不知道像我这样的应该贴上什么标签,不同于那些白莲花、岁月婊说祖国是好的,我就是积极赚钱一方面要穿衣吃饭一方面为移民做准备,政治话题一概不碰。

我已经过了打字对线教育小粉红的年纪了,也真的没有那么多精力了。说心里话中国人劣根性如果不被殖民统治是没办法去除的,我同意中国人就应该被管着被更文明的管着。“核平论”有些惨无人道,我不是很支持。但中国人的傻逼浓度真的太高,如果在习近平的加速主义加持下能自取灭亡倒也是一件好事。

最后还是那句话,依照鲁迅先生的经历和我多年的经验,能移民还是移民吧,别想着中国人能救,真的没戏。移民不了那就闭嘴少说话,千万别和傻逼对线,自身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对了,鼓动他人去冲塔的不是蠢就是坏,杨佳可敬但不可取,除非你抱有一死的决心换掉几个狗头也值。因为杨佳的死并没有对共产党的统治构成任何威胁,今天不是冷兵器时代,也不是一百年前。中国人的劣根性不除,下去一个旧的共产党还会上来一个新的共产党的。
54
分享 2021-05-14

59 个评论

正常人生活在猪圈里很难不抑郁。
>> 正常人生活在猪圈里很难不抑郁。

很久都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重度反贼的话只能移民不适合国内生活了。。。
>> 重度反贼的话只能移民不适合国内生活了。。。

很多年前某幼儿园的孩子们被权贵操弄,我觉得这更让人难以接受,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了。
既以出墙何必再回看墙内。望其毁灭
墙内生活就是非正常人类

你要觉得自己还是个正常人  

你就会发现周围真没几个是正常的

是逻辑的正常  语言的正常  思维的正常
>> 墙内生活就是非正常人类你要觉得自己还是个正常人  你就会发现周围真没几个是正常的是逻辑的正常 ...
所以我的朋友很少很少很少。
墙内全被粪蛆占领了,自从公知被打成贬义词,上网实名之后我基本不在再墙内讨论任何时事政治类话题,也不鼓励任何人去和粪蛆对线,完全没必要,也不鼓励任何人企图是唤醒他们,更没必要,这些人不值得。
>> 墙内全被粪蛆占领了,自从公知被打成贬义词,上网实名之后我基本不在再墙内讨论任何时事政治类话题,...
有时候挺羡慕那些傻白甜的,我自己大多数时候都是孤独的。
防火墙和战忽局的工作一方面是防止中国人接受外界消息, 另一方面也阻止外界认识中国人的真实想法。这个同志们的努力各界都看到了。

不过你们习主席说过以史为鉴.... 他自己在防范政治风险方面如此, 颠覆政权怎么会还不如他? 历史告诉人们, 这都是扯蛋,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中国人也不例外, 改变始与抗争, 希望中国的年轻人做出正确的选择。
>> 所以我的朋友很少很少很少。


朋友少说明你还正常 和自己成为朋友吧
>> 防火墙和战忽局的工作一方面是防止中国人接受外界消息, 另一方面也阻止外界认识中国人的真实想法。...
只要有一口吃的就没有压迫。
>> 只要有一口吃的就没有压迫。


这也是贵党需要拉拢中产的原因, 他们在意的是吃之外的问题
>> 重度反贼的话只能移民不适合国内生活了。。。


何止重度反賊
有點良心和對社會要求的人都不適合
你這才是正常人的思維
應該鼓勵對國內有點看不慣 有能力的人全部都走
對個人幸福跟削弱中納粹國力都有很大好處
>> 你這才是正常人的思維應該鼓勵對國內有點看不慣 有能力的人全部都走對個人幸福跟削弱中納粹國力都有...
我是一名悲观主义者。
其实,成都一直还算一座古道热肠的城市,在公开场合,警察一般不会过分的举动,否则,民众会抱膀子(互相支持)来对抗。

这个城市的人的道德感是天然的,直觉性的。

但是,在习近平的霸凌之下,这个城市的精神和气质都完蛋了。那一天,民众中很多人并不是来追问真相,而是对坠楼学生的去世而遗憾,以及对逝者母亲表达感同身受的同情,居然被污蔑为境外势力,连献一束献花都不被警察许可,要被盘问。

这个国家已经荒唐到了什么程度?!

习犬犬以及其匪党不死,天理难容!
所以說跑路宜早不宜遲啊
跑路之後圈裡的屁事基本很少關心,偶爾在品蔥後者推上看到就當個笑話看了
跑出來之後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事情值得去關心
>> 很多年前某幼儿园的孩子们被权贵操弄,我觉得这更让人难以接受,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了。


能走就走,走不了只能加倍保护好自己和家人了,中共不倒无解。
>> 所以我的朋友很少很少很少。

品蔥的大家都是你的朋友,望你早日肉身翻牆,加油
身处丧尸堆。
      一听爱国这个引爆器,周围立即两眼一翻化身丧尸,党往哪指人往哪打,跟他妈中蛊一样。
      抑郁。真的抑郁。孩子还上学,天天被洗脑。
看文风应该是在墙内受过墙内教育的,类似周小平。
当前墙内只适合非公开的交流。还要先确保网评员丧尸小粉红不会影响到你情绪。
很正常,在墙内反贼是没法和岁静,小粉红做朋友的,最终不会想说话,所以没朋友。
以稳定之名,
行稳腚之实,
墙内现在真的是粪坑,中国人现在已经连最基本的同情心都没有了,看网上这些狂吠的死妈粉蛆,我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些帐号后面究竟是活人还是中国养的网评员,还是监狱里的五毛。
动辄境外势力拜登发牌,不是大国崛起吗?不是厉害国吗?还让美国渗透成这样?
墙内是真没有正常人,搞不懂身边的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感觉是某种未知的生物,不像是人类
我认同"中国人的劣根性不除,下去一个旧的共产党还会上来一个新的共产党的"
感到绝望的时候,我可能会转移注意力,不去碰政治和社会的信息,但终究是要在这种环境中边生活边挣扎
这个情况我已经持续一年多了,和那么一群牲口没什么好说的
民主是封建制度时由上层社会的制衡演化而来,民主并不是底层反抗统治者得来。
说实话,我连墙内的新闻都不再看了。看一次就抑郁一次。新闻让我抑郁,新闻下面老百姓的评论更致郁。
祝你早日移民成功,逃离粪坑。对了,出来也少加华人微信群,不少含支量也严重超标,我现在一看微信就火大
没什么爱不爱的,大多数人根本没有余力在意政治。乐观一点来讲,恶劣的网络环境反而让我戒除了网瘾。交友可以是多维度的,出现政治分歧的时候圆滑地避开就好了。。。
誒,我想說的大家都說了,也不知道這個名族以後會變成怎樣,我看匪國這樣子,朝鮮就是將來的樣板吧。
只要感受够外面,都会悲观,不只是你。活在新闻联播里就不会。
>> 品蔥的大家都是你的朋友,望你早日肉身翻牆,加油
谢谢!
>> 我认同"中国人的劣根性不除,下去一个旧的共产党还会上来一个新的共产党的"
中国人的劣根性里有些爱贪小便宜,共产党下去然后又上来一个政党又是一番甜言蜜语的画饼,没有思维逻辑的中国人再加上各种劣根性必然重蹈覆辙。
>> 身处丧尸堆。      一听爱国这个引爆器,周围立即两眼一翻化身丧尸,党往哪指人往哪打,跟他妈...
孩子才是最受罪的。
能润就润吧,不脱脂能行吗
所以出来了发现一点不想家,除了父母和墙内仅剩的一个朋友。而且在本地新认识的人更容易交流沟通,发现大家思维都是在一个维度上!
>> 重度反贼的话只能移民不适合国内生活了。。。

呵呵 凭什么移民 那是我的家 既然ZF 有问题 那就弹劾他 改变他 若他们违背宪法 那就推翻他 我们需要行驶本该属于我们的权力
清醒的國人们  让我们团结起来  一同争取本该属于我们的权力吧
不同意。基督信仰告诉我们,人若要跟从他,当舍己,背起十字架来追随他,全世界最能背十字架的地方,除了北韩就是中国了,悲观主义只是没看到福音,信仰让人在绝望中看到希望,早期基督徒被处死,也是欢喜快乐的。王怡被判刑,也是当作恩典的。
在牆內閉嘴 不要與身邊粉紅爭論就是最好
根本就爭論不了 他們是聽不進的
诶,我也是这样想的,中国不是没有英雄,而是不配出现英雄,有的人天生就喜欢当奴隶,你去扯他的链子,他就对你又挠又抓,搞得你遍体鳞伤;等他从链子解放了,也不会念着你的好,想的却是当年的奴隶主有多么伟大的文治武功。
既然他们的幸福就是链子,我们又何必把我们所向往的自由强加于他?移民自己的,不必管他们了。
中才以上,可与之语上,中才之下,不可语之
我倒是很想说话啊,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的那种,即便被五毛和小粉红围攻谩骂也不怕,但这些贱种老爱举报,害得我总是要享受屏蔽删帖禁言封号的一条龙服务,说了等于白说,也只好沉默是金了。
墙内一般人哪敢说话,得罪哪边都得先死个全家,最后还得跟着赢了的一方赔笑,丝毫没人在乎这个过程中普通人所感受到的政治和认知错乱带来的压力,这简直就是霸凌
這幾年言論審查力度是有目共睹的,雖說早在08年就開始了,但直到習上來之前好歹是能夠用比較隱晦的方式談政治,現在即使你想用隱晦的方式也沒人跟你談了,身邊的朋友除了賺錢買房談婚論嫁好像就沒有其他的好說了,想要有能談所謂敏感話題的人都找不到,所以有一兩個我覺得可以知足了。殖民論讓我想起以前初中同學是汪精衛的堅定支持著,我當年卻是非常粉紅,我們之間還有過不少衝突,現在想想他真的算是同齡人中最早啟蒙的吧。我不僅覺得殖民是上佳選擇,甚至分邦而治更能解決大一統的諸多問題
請不要沒事在厠所説話好嗎
不僅會讓你覺得很臭,還會讓隔壁那間裏的人覺得你怪怪的
唉 滞纳人被压迫惯了。
不说了,准备准备吧,能留学留学,不能留学就黑。和你一样,很少朋友,都是权一句:也不能改变什么。真的没得救了
从这次49中事件彻底对支那死心,我以前一直以为youtube上有小粉红但大部分都是网军,是土匪派来捆绑14亿和自己在一条贼船上的手段,所谓无脑喊着境外势力,美国cia的只不过是监狱里的服刑人员,当然也有现实生活中的粉蛆但数量没有那么庞大,大部分都是混吃等死岁静派,直到这次我看到朋友圈一连贯的抹黑网友抗议渴望真相的声音,第一次在身边人口中所谓的上过研究生所谓的家境不错所谓的出过国的所谓受教育的人口中(粪坑中)听到境外势力指挥这个词,而且跟他们辩论,一直在讲这件事是有人预谋性策划的不然一个小孩子跳楼怎么可能那么多人关注。
支那,60%的人对别人遭遇不公冷嘲热讽,不关他事,甚至幸灾乐祸,轮到自己被铁拳的时候又可以骂这个社会冷漠,然后下次继续不长记性死循环
30%的人自己当死奴才当条臭大街的狗就算了,看到别人不愿意当奴才去发声去抗争,百般抹黑,百般侮辱,自己明明也是一条狗却以为自己是主人,这是一条生命的逝去,这群人是有多冷血,比主子还在乎主子的面子,他们关心的是会不会被境外媒体逮到,关心的是有没有外媒宣言抹黑,他们从不知道谁是自己的同类,谁是自己的同伴,向着奴隶主摇尾巴,还不允许其他人清醒。
胡温在的时候,那时候胡喊个和谐,全民玩梗,你被和谐了,推出绿坝,全民戏谑,绿坝娘,那个时代有压迫有删帖有噤声,但打开评论区,和身边人聊聊天,全都是手足和朋友,大家的声音可能传不出去,但是至少我们身边都是正常的人而不是丧尸。
高中的时候赶上砸日本车,班里同学义愤填膺,上电脑课的时候上贴吧一起怼仇日的爱国五毛狗。
千万别报幻想被铁拳砸过了的人就能觉醒,我微信朋友圈有几个人被铁拳砸过那时候还疯狂发朋友圈骂政府,我以为多了几个反贼朋友,没想到过两天又开始爱国开始战狼。
今天心情很差,我从不怕这个世界黑暗无边,在匪国长大的我们身经百战,甚至知道了很多抗争的巧办法,但我会因为身边没有一个手足而绝望,土匪灭绝人性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人,他是吸血的贵族,这一点而言他扮演一个丑陋而无耻的独裁者站在他的阶级立场上很称职,而很多粉蛆又是什么呢?自己明明是个狗奴才,别人不想当奴才他还不愿意,还要让全世界陪着他当奴才,这种人真希望有报应,盯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法西斯的恶棍
恭喜楼主夺回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快到端午了,現代人想起屈原都覺得他蠢,可想起天問又覺得他只是看不透,不值得的,大洪水來了他們還樂於充當那方舟上的起子,讓那一隻一隻的禽獸離去
可我在美国,周围的中国人也都堪比战狼。。。
港台人还没遇到过,
有的时候也不敢扩展华语圈的好友随意说话,
怕有匪谍夹杂其中。。。。
和印度人倒是能玩一玩。。。
希望covid 过后,能结交一些能聊天的人。。。。
我昨天贴吧全吧被封 今天整个百度账号都被夹了
微博b站表达观点还得说成小粉红看不懂的各种艺术形体
在墙内确实是没什么说话的欲望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就是肉猪,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15
  • 浏览: 1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