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致友人:我如何看待傻白甜仇恨言论

作者:湖湖湖湖湖湖湖
2016-07-26

在知乎看到一句「是不是所有穆斯林都要主动退教、当众吃猪肉,有些人才能消停?」我心道这下不好,然后果然在评论区看见了「是的。」和「如果是普通人,不必。但是政客的话,是的。」

我父亲从来不善言辞,唔,也不擅长讲道理,他喜欢使用「难道」(当然,用维语的),比较常见的比如「难道把我们气死了你才满意吗」。
我父母还会频繁使用「实际上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来堵死一切沟通的可能,并表达坚决的态度,比如「就算你的汉族对象是国家主席的儿子,我们也不会同意的!」

其实如果只是这样,也没事。这些极端化的话语,作为一种情绪的表达,它的文本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我父亲有时候死脑筋,把「难道」引领的问题,当做一个真实的问题来问,并且表现出强烈的「真的想得到一个回答」的态度。

所以说,要如何回答「难道把我们气死你才满意吗」这个问题呢?
如果你也满心愤怒,不打算沟通,也不打算服软,你大约只能回答「是的」。

我相信这也是最开始那段「是不是」得到一些「是的」的原因。

我在评论区说:

就像我写个专栏标题叫做《「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就有人一脸纯真地在下面留言讲「杀完确实是好事…」这样。

有人回复我讲:你就是知乎的穆斯林呀,我想问一下知乎为什么这么害怕穆斯林?
有一瞬间我还蛮想回复的,想请她确认一下「知乎的穆斯林」和「知乎害怕穆斯林」具体是指什么,毕竟这两个分句实际上都所指不明。
但如果我回复的话,我期待什么样的回答呢?我和她会从「要问为什么,先问是不是」开始交流吗?
或者再往回推一步,她在发这条内容给我的时候,她期待什么回答呢?她期待我的回答吗?

我遇到的仇恨言论蛮多,我还想过隔段时间把新近收到的仇恨言论整理整理,录音发在公众号上。
还没有着手做,其中一个原因是,音频的上下文很容易丢失,展示仇恨言论的行为可能会被会错意、鼓励更多的仇恨言论,这对我的心理健康实在是不好。

我那篇情绪有点失控的文章《「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发在知乎,有人在评论里讲「穆斯林也开始害怕了」,当时读来字里行间都是喜滋滋的味道。
现在想,这句话的关键是那个「也」字,对他来说「(我们的)仇恨言论让穆斯林害怕了」对「恐怖主义让我害怕了」构成了某种报复/反击。「也算是扳回一局」他喜滋滋地想。

我的朋友,我们都知道「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不是一个问题、不值得被回答,但我也不建议给这些言论贴上「歧视」和「仇恨」的标签,然后视而不见。

比如,前文中「杀完确实是好事」的完整版是「杀完确实是好事,只是此例一开,往后怕控制不住,其他招人厌的种族也会逐渐被屠杀」。
在令人震惊的「杀完」后面,紧接着的这些表达思路顺畅、逻辑清晰。
这不是「无脑穆黑」,我看到一个理智不够强大、信息渠道受限的人,面对复杂、巨大、充满不确定的外部世界,在表达他的无措和恐惧。

所以我说这是「傻白甜仇恨言论」,这些言论背后的恐惧,比仇恨多多了。
作为仇恨言论表面上的受害者的我,还可以在朋友圈这样抱怨:

啊说实话我已经适应「随处可见穆黑/杀光/种族歧视言论」这件事了,当然「适应」并不是看见了可以假装没看见,而是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地经历「看到-情绪飙起来-顺顺气-情绪落下去」的过程。
但每当有我点过不少赞同、甚至互相加了微信的人,以赞同的态度,把那些言论推到我的首页和朋友圈,我就真的还是会需要花费很多力气,去应对这种刺激。
我好累呀,我的朋友。

但他们(似乎)只能通过喊打喊杀来排解,这实在是很不健康。

我不希望这些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国家的人,过得这么不健康。我不希望他们路过街边的兰州拉面时心情复杂,不希望他们看到货架上食品不起眼的清真标示时,闪电般收回手,皱眉头。

人很宝贵,不应当被这样消耗。

——————

当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会来看我写的这些:)
但是,如果有人,带着批判的态度来,看到一个被他们认为是穆斯林的人,在关心穆黑的心理健康,大概会觉得我还蛮虚伪的吧。

对「傻白甜仇恨言论」,我生不起气来 —— 但也并没有与之讨论的可能。
我能做的只是,展示信息、讲故事。
我展示俏皮的小说,令人心碎的诗歌。
我展示一个维族女性和她的汉族老公过得很不错。

毕竟他没办法怒斥小说、反驳诗歌、无视秀恩爱。
然后也许他会愿意了解更多。
了解多一分,恐惧少一点。

然后这个世界可能就变好一点点。




来源:豆瓣
https://www.douban.com/note/572423150/
14
分享 2019-03-09

17 个评论

在说别人太过分的时候,麻烦审视一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身正不怕影子斜。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任何群体都有极端派别 如果认为穆黑里的某些极端派别伤害了自己温和穆斯林的感情 也应该换位思考下许多极端穆斯林的言行是否伤害了许多异教徒们的感情

说到极端言论 类似的杀光之类的在贵教的可兰经里不也大有存在
当人开始维护自己同类 这就是战争的开始。
当穆斯林不再是一个色彩鲜明的群体,卡费勒才能和穆斯林和平共处,改变的按钮在穆斯林手中。
我認為穆斯林和其他群體的矛盾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面都難以解決。英文裡有句諺語,叫做「高牆使鄰居善良」。各個持有特定政見和宗教信仰的團體,可以在其定居點周圍修建高牆。這可能是未來歷史的趨勢。
一直搞不懂中國人幹嘛那麼害怕回教徒
又不是所有回教徒都恐怖分子。反社會的中國人不是也會去學校殺小孩、抹口水在電梯按鈕之類的,這不是比幾百年才出現一次的回教恐怖分子還恐怖嗎XD

P.S.清真食品應該比假扮成鮭魚的中產虹鱒乾淨吧?至少沒有中華肝吸蟲XD
我認為穆斯林和其他群體的矛盾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面都難以解決。英文裡有句諺語,叫做「高牆使鄰居善良」。...

比较有意思的解决方案,大家各玩各的,互不打扰。但应该也要保持一定的主观可流动性,给人用脚投票的自由,这个平衡点比较难以把握,过了就变成墙国,太低了又达不到效果,是否要判断流动者的价值观或者如何判断都不是个简单的问题,但总比左派以侵犯自由意志的民族大融合好多了
一直搞不懂中國人幹嘛那麼害怕回教徒又不是所有回教徒都恐怖分子。反社會的中國人不是也會去學校殺小孩、抹...

倫敦市長就是個穆斯林,美國也有回教議員,人家也可以順利融入主流社會啊。

另一方面,邪惡的中國人在比例上和數量上都遠超回教恐怖分子,我比較害怕中國人。
我認為穆斯林和其他群體的矛盾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面都難以解決。英文裡有句諺語,叫做「高牆使鄰居善良」。...

边界是人类维持和平体面的底线。随意打破边界的融合才是21世纪各种冲突的根源
在说别人太过分的时候,麻烦审视一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我被偷了,一定是我防盜措施沒做好,是我只用了個錢包而沒背一個保險箱的錯
我被打了,一定是我防身術沒學好,是我不會打打不過對方才會被欺負的錯
我被強奸了,一定是我穿著暴露勾引對方的錯
我被殺害了,一定是我在哪裡招人恨的錯
傻白甜的仇恨言論本質上還是對他人生命的漠視,對他者存在價值的不尊重。
但是看著看著,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為什麼很多人都認為當壞的事情和言論本身是常態時,就很正常了,就可以隨意說出做出了?這就是麻木嗎?
宗教搞不懂呀,但还是希望不同族群间和和平平的,新疆确实是穆斯林搞了好多次针对百姓的袭击,包子对穆斯林也确实是不手软,神仙打架,百姓遭殃,根在独裁,在强硬同化,不知道还要多少年才能互相尊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